梦远书城 > 子纹 > 甜食王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六


  “回去吧!我不会有事,改日我们有机会再叙。”

  舒云乔被众多双眼睛盯着,也不好不理会严辰天的安排,只能再交代一句,“王爷,此事真与伊雪无关,你别为难她。”

  严辰天暗暗的轻抚了下她的后背,“知道了,你回去吧。”

  舒云乔一叹,只能跟着唐越离开。

  之后严辰天让人全都退下,自己与冉伊雪隔着一张大圆桌坐着。他慢条斯理的吃了口飘香楼的桂花糕,滋味是不错,但仍比不上自己王妃亲手做给他的,直到吃完一块,他才打破沉默,“若当初你知道舒舒是我的王妃,你是否还会出手相救?”

  “你是你,云乔是云乔,我想救自然会救。”

  严辰天嘴角一勾,“虽说我气恼因为你的介入,让我多年来寻不着人,但你救了凌月是事实,对于严家——你是大恩人。”

  冉伊雪挑了下眉,“别在我面前打官腔,说什么恩人不恩人的,我不屑。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别浪费时间。”

  “冉大夫爽快,不知冉大夫对二十多年前被朝廷以邪教为由灭族的百夷有多少了解?”

  “我压根没听过。”

  严辰天眼底的严厉一闪,“冉大夫,明人不说暗话。”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总之没听过就是没听过。”

  “我已派人去了趟杏花村,虽说已被一把暗夜恶火给烧尽,但还是留下了些东西。”严辰天轻唤了一声,门被打开,一个侍卫拿了个木盒进来,放到冉伊雪面前。

  冉伊雪在严辰天的目光下不情愿的打开,里头有焚烧不完全的五色锦旗,还有理应被灭绝的百夷人家家户户都会挂在门口辟邪的山神图腾。百夷的山神人身猪面,长得十分讨喜。

  看来村民走得匆忙,百密一疏,她不由一恼。

  “据闻百夷向来取血为祀。”

  冉伊雪闻言气愤不已,用力将木盒关上,“祭祀山神是取公鸡之血,难不成你怀疑用人血?!”

  “当年百夷被先皇视为邪教,便是因为先皇后宫的馥妃是百夷人,馥妃因身有异香,又貌美非常,所以深受宠爱,但她蛇蝎心肠,每月都用人血泡浴,先太皇太后得知后将人拿下,不顾当时她即将临盆,斩立决。先皇更下令灭其族,在多年后的今日,百夷早该灭绝,留下的只是流传在民间的乡野传说。”

  冉伊雪不平的一咬牙,百夷族人不过千余,但在百年前早已分支,其中一支以天地为尊,隐居灵山之巅;一支以巫为尊,偏居西南一隅,两族多年井水不犯河水,偏偏巫族野心勃勃,竟送巫女入宫,巫女馥妃受尽宠爱却心术不正,害得全百夷背负骂名,最终造成灭族之祸。

  灵山一族侥幸逃过一劫,在她姥姥的带领之下,远离故乡,最终选在宁安落脚,在姥姥死后,她也遵循遗命,安安分分带着仅存的族人融入汉族,但还是摆脱不了邪教之名。

  “总之,此事与杏花村无关。”

  “我相信与杏花村无关,但肯定与百夷有关。”这个少数民族的巫术向来诡谲神秘,若没有冉伊雪相助,严辰天知道自己得要花更长的时间才能查个水落石出,“告诉我,你到底查到了多少?”

  冉伊雪大可选择沉默、装傻到底,但若什么都不说,她知道今天不可能脱身,“我不知道主使者是谁,只是我查过古籍,知道他们定要找来童男童女,用纯阴纯阳的鲜血祭祀日月。”

  “目的为何?”

  她沉默了一会儿,不太情愿的说:“用来逆天改命,但是否真有成效,并没有记载,我想不通谁会如此大费周章。当年灭族之祸,灵山一族留下来的不过百余人,至于巫族……多年来从未听闻。我不过才满周岁便被我姥姥带着逃难,数年躲躲藏藏,最后才在宁安定居,我们延续过去的生活,没做过伤天害理之事。这次除了镐京之外,失踪之人都在宁安,我想,或许是幸存的巫族人查出杏花村所在,想要嫁祸给我们。”

  “冉大夫既知这层道理,为何要迁村?”严辰天瞄了眼装着焦黑物品的木盒,“徒然使人心生怀疑而已。”

  “我们只是为了活下去,我们不相信你们汉人的皇帝,当年可以为了一个贵妃而灭一族,谁知道现在会不会赶尽杀绝?”

  严辰天沉默了会儿,目光炯炯的看着冉伊雪,最终说道:“总此次多谢冉大夫相助,只是这些日子得要委屈冉大夫。”

  冉伊雪看着他,心中生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你要做什么?”

  严辰天没有说话,只是让人将冉伊雪带走。

  “严辰天,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你为什么还要抓我?!”

  “我只是要确保冉大夫安全无虞。”严辰天神色自若的交代,“念在冉大夫对严家有恩,我网开一面不将冉大夫押入牢中。来人,将冉大夫送至宝庆王府,派人严加看守,若意图脱逃,直接押入刑部大牢。”

  冉伊雪闻言,双眼不由大睁,“严辰天,你这个混帐,我不要去宝庆王府,立刻把我放了。严辰天,你太可恶,说什么我是严家的恩人,你明明就恩将仇报,你会不得好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