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甜食王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


  “别动,我冷,让我抱着取取暖。”

  她没料到他竟如此厚颜无耻,顿时停止挣扎,气得涨红脸。

  看她气极,他反而很乐,重逢后,见她越是柔顺,他的心就越不踏实,因为从她身上,他知道了这世上柔顺的兔子都是骗子。

  “我知道你在乎那丫头,回京之后便能见着。”

  她缄默片刻,才幽幽说道:“我不想回京。”

  他抱着她的手一紧,“这事由不得你。”

  她抬头,双眸凝视他墨黑的眸子,“你还想逼我到何境地?”

  “舒舒……”他的手滑过她的脸颊,“为什么不信我?”

  舒云乔眼底的情绪流转,从平静到激动,最后又回复平静,这过程很快,快得令人几乎无法察觉。

  “你知道了些什么?”她淡淡的问。

  “你爹的死、你此生无法生育的原因,最重要的是,恩羽一出世便被认为不祥,差点活活被打死,你认为她已经够苦,不想无辜的她继续受伤害,所以你不想回郡王府,也不想让她回京。”

  他看出她眼底有破碎的情绪在流动。

  “你不信我能护着你,所以当年才会一走了之。”

  她摇着头,“不是不信你,而是你说过,就算赔上一切,也得得到嵘郡王之位。”

  他眼中的闪着冷峻,“你认为赔上的一切包括了你?”

  “若你无法心狠赔上我,我的存在最终只会妨碍你。”她看着他的眼神很理智,彼此都清楚,若她继续跟在严辰天身边,是他摆脱不掉的弱点。

  “我已经不是当年的孩子,要你时刻替我担心设想,我不想让你难过,你想走,我是该放手让你走,但我舍不得,所以此生你只能认命的跟着我,正如同我与你成亲时的承诺一生死相随。”

  生死相随是彼此许下的承诺,只是当年她走了,只求能给他更自在、更没有束缚的人生,而孩子也能平安成长,但她这些年的失落无法用言语形容,五年了……他始终是她放不下的人。

  “你做尽一切,若没有后嗣,终究要将嵘郡王之位让给严雷则。”

  “别忘了,我们还有凌月。”他紧紧的抱着她,“日后她若有子嗣,我们抱一个来养,再传位给他便是了。”

  以他如今对朝廷的贡献,这也不过就是几句话的事。

  她伸出手,轻轻划过他的唇,他算尽了一切,除了……她无奈的提醒,“以你闺女的脾气,她未必听你的。”

  这句话说完,果然严辰天的脸色变了。

  §第十四章 重回嵘郡王府

  马车在夜色中进入京城,最后停在众多仆人一字排开的嵘郡王宅邸前。

  舒云乔被严辰天扶下马车,再见眼前的朱红大门,只觉恍如隔世。

  敏感如她,自然看出眼前奴婢对她的态度变了,这些下人的脸上不敢再有当年似有若无的鄙视。

  她依然是她,但身旁的男人却不是当年那个任人摆布的少年……还在沉思之际,舒恩羽已经兴冲冲的跑来。

  “娘。”她一路奔进了舒云乔的怀里。

  舒云乔抱着她的手一紧,心中一阵激动。

  舒恩羽撒娇的赖在娘亲怀里,闻着她身上熟悉的味道。

  突然一只手不客气的拉开她,她皱起眉,对上了严辰天霸道的双眼。

  “天冷,也不担心冻着你娘亲,进屋去。”

  她爹明显吃味的神情令舒恩羽的嘴一撇,像是存心似的,硬是伸出手牵着自己的娘亲。

  严辰天也顾不得众多眼睛盯着,强迫分开两人,将舒云乔的手稳稳握在自己的掌心之中,空着的另一只手同时牵起舒恩羽。

  舒恩羽感觉手一暖,心一惊,但也没有不懂事的在众人面前将她爹的手给甩开。

  舒云乔看着父女俩紧握的手,嘴角微扬,舒恩羽不懂,可她心知肚明,一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却等于宣告不论过去如何,如今的嵘郡王重视这个嫡出的大小姐,不允许他人看轻。

  经过那些奴仆们后,舒云乔隐约察觉到一道不善的目光,她抬起头,看到前方挺直着腰杆,依然一派高贵的老嵘郡王侧妃——席氏。

  过去的岁月飞快的在她脑海中闪过,她不禁心头一颤。

  察觉她蓦然的僵硬,严辰天握着她的手一紧,走到席氏面前。

  舒云乔下意识要行礼,但是严辰天制止了她。

  她抬起头,就见他嘲弄的一个扬眉,对席氏淡淡的唤了一句,“姨母。”

  舒云乔很快会意,也跟着唤了一声,“姨母。”

  席氏的脸色微僵,她虽是长辈,但只是个侧妃,尊卑有别,面对承爵的严辰天,他和他的妻女不需向她行大礼,如今甚至还愿意唤她一声姨母,已经算是尊重。只是想到过去被她捏在手掌心的人,如今竟傲慢的站在她面前,她忍不住心中暗恨。

  对上严辰天炯炯有神的双眸,她讶道:“你的双眼……痊愈了?!”

  “谢姨母关心,已经痊愈。”

  “如此甚好。”席氏脸上带笑,但笑意未达眼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