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甜食王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严辰天也相信萧君允不会有事,只是要找人,单靠他和几个暗卫可没法子,“你修书一封送回镐京给你爹,让他派人去找。”

  萧瑀一心只想躺在床上狠狠睡个三天三夜,但他知道除非不要自己的小命,不然还是得先把严辰天交代的事做完,他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是,我回房后立刻修书一封派人送回京城。”

  舒云乔在内室听到严辰天的交代,不由心中一叹,轻手轻脚的将被子盖在舒恩羽身上,伸手将床帐给放下后,缓缓走了出来。

  “王爷,找人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她看了萧瑀疲累的神情一眼,“萧瑀累了一夜,不如让他先歇会儿,等睡醒再说。”

  萧瑀闻言,一脸感激的看着舒云乔,果然还是温柔的舅母有人性。

  严辰天冷着脸看着萧瑀,“你先下去歇息吧。”

  “是。”萧瑀对舒云乔一笑,没有迟疑的转身走了出去。

  舒云乔柔声说道:“我知道你用心良苦,想给萧璃多些磨练,但也别逼他太急,不然纵使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

  “我有分寸。”严辰天笃信玉不琢不成器,为让雏鹰学会飞翔,就要有亲手将它们推下山崖的狠心。

  他转身走进内室,看着床上已经睡熟的女儿,他不是个心软的人,对自己的外甥和女儿都一样,唯一的例外,就只有自己的娘子,“齐哥儿的事,你别插手。”

  听严辰天提及的不是萧君允和冉伊雪,而是齐哥儿,她便知道他也猜出齐哥儿的身世,所以他的决定她并不意外,只是……“齐哥儿是伊雪怀胎十月所生,她没想过让他认祖归宗。”

  “这事儿不是她说了算。”严辰天侧着头看着她的剪水双眸,“宗族的规矩就立在那,不论是君允或是我,都不会任自己的骨血流落在外。”

  她闻言,胸口一闷,下意识退了一步。

  他眼明手快的拉住她,没让她逃开,“我派唐越回京寻了两位教养嬷嬷,等我们回京之后,就能让凌月学些规矩。”

  舒云乔终于明白之前严辰天那句“女儿自在的日子也没多少”是何涵义。

  “两位教养嬷嬷也是宫中请来的?”

  她犹记得当年严辰天的姊姊严琅玉出嫁前两年,嵘郡王府曾从宫里请来两位教养嬷嬷,一位姓李,一位姓林。严琅玉出嫁之后,也不知道严辰天用了什么方法,总之两位教养嬷嬷便从宫中被放了出来,跟在才进京没多久的她身旁。

  她平白收了两位有品阶的宫人在身边,惊慌得不知如何是好,但两位嬷嬷待她极好,没有一丝瞧不起她的出身。

  她娘亲早死,这两位嬷嬷陪了她数年,给了她如母亲犹在的温暖,教会她不少规矩,让她出嫁后得以在嵘郡王府一直没出大错的稳坐着世子妃的位置。

  想起两位老人家在她嫁入嵘郡王府后便告老返乡,她刚嫁人的头些年,原本还有鱼雁往返,这些年却是彻底断了联系,也不知两人如今是否安好?

  “来的自然是宫中的人,凌月可是堂堂嵘郡王府的嫡小姐。”

  “王爷,恩羽只是恩羽,妾身从不妄想恩羽能嫁入什么权贵之家,也不指望回京,我只想她此生能得一知心人,幸福快乐,所以教养嬷嬷一事还请王爷三思。”

  “恩羽、恩羽!”严辰天闻言一恼,扬声说道:“为何你总不愿改口称她凌月?”

  他的声音惊扰了床上的舒恩羽,见她嘤咛了两声,舒云乔连忙在床沿坐下,轻拍了拍她的后背,看她翻身向内,再次安稳入睡。

  看着舒云乔,严辰天有些烦躁,纵使彼此将话给说开,但她却摆明了不愿与他返京,他不懂她到底还有何顾忌?

  “舒云乔,你该明白,不论你要叫她什么,她始终是我的闺女。”他一字一句说得轻柔而肯定,“她终究要回京,寻户门当户对的人家。”

  “寻户门当户对的人家?”她抬起头,一脸坦然的面对他炯炯有神的双眸,“王爷难道不怕人家说她不祥?”

  严辰天的眼微冷,“谁敢?!”

  “纵使不敢在王爷面前议论,但背后的耳语不会少,何苦让恩羽去承受这一切,不如让她自在点在这里过日子。”

  “那你呢?你重视那丫头,为了她可以抛下一切,所以她留下,你也要留下?”

  “她毕竟还小。”

  “她不小了,再过几年就能婚配。若拿那丫头逼着你,你才听话,我就只有利用她。”

  “妾身心中向来敬重王爷,无须用恩羽威吓。”

  “骗子,你口不对心。”他低下头,直视着她的双眼。“总之不论你或她都只能随我回京。”

  舒云乔沉默半晌,她无法说服严辰天改变心意,最终只道:“你一心想坐上嵘郡王之位,若是没后嗣,这个位置要来何用?”

  “这位置我要来只为报仇。”

  她又沉默,眼神似乎一下子变得空白,为了报仇,她真的失去太多,回京代表着将再次与那些阴谋周旋,她只觉悲哀。

  她表面上虽然平静无波,但严辰天太过了解她,莫名的烦躁充斥在思绪中,他一把拉过她,不顾她似有若无的挣扎,双唇占有的覆在她的唇上,几近饥渴的狂吻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