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甜食王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不好!我想娘了。”舒恩羽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脸上的喜悦一褪,皱了皱眉,“那人真可恶,竟说没破案前,不许我来见娘。”

  “不可以没规矩,那是你爹。”

  舒恩羽撇了下嘴,对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爹,她不想费心思去讨好,只不过她得承认爹的脑子确实不错。嘴上虽不说,但她也知道,这次要不是有他在一旁,她跟萧瑀两人不会这么快就查到了凶手。

  现在县侯府可说是闹翻了天,死者小红是二姨娘的陪嫁婢女之一,但生了攀龙附凤的心思,让县侯上了心,二姨娘发现后出手教训,谁知把人给打晕过去,请了大夫来才知道小红有了身孕。

  二姨娘之所以失宠便是因为多年未孕,二姨娘的老嬷嬷替主子做主暂时瞒住了小红有孕一事,并暗中派人处理小红,原以为趁着嵘郡王到来宴客那天,县侯为了颜面不会声张,只要跟三总管打好关系,随便嫁祸个人,县侯也不好追究,谁知道最后事情闹大,咬出了二姨娘房里的肮脏事。

  “公子、小姐,这次真是多亏了两位。”

  舒恩羽被突然跪在她面前的人给吓了一跳,还来不及看清楚,萧瑀已经动作迅速的挡在她和舒云乔面前,低头看着那人。

  “此人乃是当日在县侯府被诬赖害死小红的伙计。”舒云乔柔声解释,“他叫张济。”

  舒恩羽闻言立刻回过了神,说道:“你快起来,这不过就是小事一件,事清本就不是你做的,你无须挂怀。”

  “不,小姐对小的恩同再造,若是没人帮我,小的还是含冤莫白。”张济感激得眼都红了,又磕了好几个头。

  “这声谢,还是等今日未时,案子判了后再说。”萧瑀毕竟年长了几岁,沉稳的要人起身。“等用膳之后,你随着我们去县衙一趟。”

  “是!谢谢恩人。”张济一抹眼泪,连声道谢,这才转身离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舒恩羽心中有些奇异的感受,“娘亲,这就是替人洗清冤屈的感觉?”

  看着舒恩羽小脸上闪着光亮,舒云乔柔柔一笑,“是。”

  舒恩羽觉得有些得意,难怪她爹总替百姓伸冤,一发觉自己心底对亲爹生起的崇拜,她不由一撇嘴,连忙提醒自己——此人不喜自己,自己也讨厌他。

  “娘,县侯府出了事,小姑母的亲事看来是成不了了吧?”

  “此事不是咱们可以管的。”

  舒云乔向来不管闲事,平静如水,但是舒恩羽则不同。

  知道娘亲的性子,她也不再多提,只是盯着舒云乔手中的糕点,“好几日没吃娘亲做的点心,正嘴馋着。”

  舒云乔闻言,动作微顿了下,“这几日送进府里的点心,你没吃?”

  舒恩羽不解的眨着眼,“娘亲有送点心进府吗?是给我的吗?我怎么压根没见着?”

  舒云乔温柔的双眸看向跟在舒恩羽身后的萧瑀。

  萧瑀不太自在的动了动身子,上前恭敬的唤了一声,“舅母。”

  萧瑀前几日来福满楼找自己,拿着舒恩羽当理由要她做些小点心送过去,如今看来是假的,舒云乔也没多问,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等答案。

  萧璃清了下喉咙,有些心虚的说:“不满舅母,那些点心……全送进了舅父的房里。舅母也知道……舅父这人就爱吃甜食。”

  舒恩羽一听就猜着了前因后果,一口血差点喷出来,“他爱吃甜食也不该拿我当幌子,凭什么要我娘做点心给他吃?”

  “月妹妹,那是你爹。”萧瑀忍不住说道。

  “就算是我爹也是小人,还有,别再叫我月妹妹,我叫舒恩羽。”

  “可是舅父已交代,你得改回严凌月这名字。”

  “我不要。”

  “月妹妹,不可没有规矩。”他一个最不把规矩当回事的人教别人规矩,萧瑀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子传回京城,肯定能震掉一堆人的眼球。他的双手背在身后,微抬起下巴,“你可别忘了我舅父可是个执法——”

  “执法如山,公正严明,百姓夸赞,皇上宠爱的青天大人。”这几句话舒恩羽听得耳朵都快长茧了,她承认她爹是很厉害,但是他不喜欢她也是事实,所以他再好,她也不想讨好他。

  “你既然知道,就该以他为傲,别总是处处针对。”

  “还不知是谁针对谁。”舒恩羽忍不住一哼,转向舒云乔寻求支持,“娘亲,我叫舒恩羽,不当什么严凌月。”

  舒云乔眼底闪过为难,她并不乐见父女俩争执,只是她不认为自己的坚持能让向来任性的严辰天退让半分。

  注意到他们交谈的声音已经让厨房里的人都看了过来,舒云乔轻声说道:“这事儿容后再说,厨房热,你们先去外头等会儿,我忙完便出去了。”

  “好。”舒恩羽点头,原要出去,但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压低声音在娘亲的耳际说道:“可是那人……”看舒云乔轻挑了下眉,她不是很情愿的说:“爹也来了。”

  舒云乔倒也不觉意外,“好好伺候,别让你纪二伯母为难,”

  民不与官斗的道理,舒恩羽不是不明白,所以虽然不太情愿,还是乖乖点头。

  她一出去,就遇上了来找人的唐越,他见到舒恩羽停下了脚步,“小姐,王爷请你过去。”这几天唐越已弄清楚这家子的事,称呼上也改了口。

  舒恩羽的嘴一撇,对她不苟言笑的爹硬要把自己绑在身边,她满心不悦,总觉得这个看起来高高在上的爹,跟色鬼县令吕大人一样,盘算着拿她当棋子,逼她娘亲服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