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甜食王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不论眼瞎或身患有疾,你就是你,妾身永远不会嫌弃半分。”

  听出了她温柔语调底下的关怀,他的气恼不自觉的平顺了些许,这些年他找她找得极苦,一开始以为找她不难,毕竟她带了个特殊的孩子,走到哪里都会引人注目,偏偏多年来没人查出母女俩的下落,她们俩仿佛消失在天地之间。就在他快要绝望时,她竟然又出现了,可他看不见了。

  他冷静下来,察觉她似有若无的冷淡,抱着她的手一紧,“休书?你想要,没问题,等爷我哪日开心了,自会给你。”

  任性的口吻就像是印象中那个爱闹的孩子,她的嘴角因回忆而微扬,看来不管过了多久,他还是孩子气,在外人眼中,他是冷漠无情、断案明快的严大人,然而她心知肚明,他其实很小孩心性,甚至称得上阴晴不定,就跟恩羽一般。

  “妾身静候王爷佳音。”她不疾不徐的丢了一句。

  严辰天在心中诅咒了一声,她大他两岁,向来把他当个孩子哄着、骗着,过去他喜欢她这么宠着自己,但现在她明显敷衍哄骗的口气却令他不满。

  他的手摸索着摸上她的脸颊,感觉她的身体明显一僵,可终是没有闪躲。

  他倾身,用力的吻住了她的唇。

  她一时没来得及躲开,这个人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不过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赖,她才要挣扎,整个人被扣得更紧。当他年幼时,比力气她还有胜算可言,如今只有任他摆布的分。

  他的舌头狂妄霸道的强行探进她的嘴里,根本无视她的反抗,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卧榻上,双手双唇放纵的在她的躯体上游移。

  鼻息尽是熟悉味道,他心中不由激动了起来,解开她腰间的衣带。

  微凉的空气袭来,一下子令她冷静了下来,察觉他打算脱掉她的衣衫,他灼热的体热传到她的身上,一如过往的强行介入她的平静生活,可想到他们之间的问题依然在,她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苦涩。

  她温柔的回吻,用舌尖细细描绘他的唇,缭拨缠绕,“别在这里……”她的声音带着丝柔媚。

  严辰天屏息,这是他的舒舒第一次对他柔媚,他根本无力抵挡,不自觉的松开紧锁她双臂的手,毫无招架之力的任她将他牵起。

  走没几步,他立刻察觉牵着他手的温暖离去,虽看不见,但他敏感的察觉身旁的人离他远去,他的手向四周挥动,却只有空气,“舒舒?”

  舒云乔拉开两人的拒离,将自己身上的衣物整理好,“妾身惶恐,无能伺候王爷。”

  严辰天的手僵在半空之中,难以置信,“舒舒,你骗我?”

  “妾身不敢。”

  严辰天激动的想将人给抓回来,脚步却一个踉跄,摔在地上。

  舒云乔一惊,正要上前,门外的唐越一听到声音,立刻冲了进来。

  看到唐越,舒云乔停下了动作,看着他将人给扶坐起来。

  “妾身笨手笨脚,惹恼王爷,是妾身罪过,妾身就此告退。”

  “该死!你不许走!”他又气又恼的嚷道:“过来!”

  “王爷,”唐越从没见过严辰天这般疯狂的样子,硬着头皮打断了他的话,“人已走了,可要属下去追?”

  严辰天咬着牙,早在她带着女儿一走了之时,他就该知道这只向来柔顺的兔子是个大骗子,今天又被她耍了!他的双手不自觉紧握,在底下人面前,他还得保持尊严,不过舒云乔……她这辈子,别想再有第二次机会离开他身边。

  她当年能为了女儿抛下一切,他就不信押住女儿还不能留下她。

  一个丫头,虽说是自己的骨血,但他向来认为自己才该是舒云乔最重视的那一个,就如同初识的那个冬夜,在他万念倶灰、以为自己只剩死路一条时,她救了他,温柔的给他一碗热粥,自此,他的眼中只有她,她也只有他一般。

  想到伶牙俐齿的舒恩羽——他的闺女,得想办法治治才行。

  “不用追。”他脸色变得极快,恢复了一贯的冷静,“她要走就由着她,立刻把恩羽那丫头留下,没我允许,不许她离开府中半步。另外,派人进京去请宝庆王来一趟。”

  宝庆王萧君允妙手回春,医术了得,深受皇上宠信,王爷将人请来,看来是愿意医治自己的双眼了。

  听到自己主子的交代,唐越的心也跟着雀跃,立刻领命去办。

  马车一停在福满楼前,舒恩羽就跳下了车,头也不回的冲了进去。

  萧瑀见了也连忙跟上去,把失明的严辰天交给唐越照料。

  “娘,我与瑀哥哥这次可厉害了。”在厨房里找到正在帮忙做糕点的舒云乔,舒恩羽忍不住兴奋的说道。

  舒云乔看着女儿红扑扑的脸蛋,好几日没有见她,她心里总觉得空落落,如今见她来到跟前,仔细的看她一切安好,她放下了心。

  “县侯府婢女小红的案子,我们抓到凶手了!”舒恩羽急切的解释,“小红真不是自杀,她是被杀的。”

  抓到凶手,舒云乔并不意外,毕竟两个孩子的身旁还有一个严辰天提点,只不过相较于县侯府的凶案,她更挂心自己的闺女,“这几日过得可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