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甜食王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是啊!严辰天——当年的嵘郡王世子,如今的嵘郡王,更是刑部大理寺卿。”纵使两人已缘尽,舒恩羽提及位居高位的他,心头还是隐隐泛着一丝骄傲,爵位是世袭而来,但大理寺卿却是凭着他的真本事努力得到,她爹一直到死,都将他视为最得意的女婿和徒儿。

  冉伊雪实在很难想象舒恩羽那个野丫头身上竟扛了个大家闺秀的招牌,眼前浮现舒恩羽粗鲁的言行举止,她的头……按了按太阳穴,冉伊雪觉得有些疼。

  “那男人不是个好的,什么大理寺卿?!”她猛然将手放下,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口气带着火气,“什么公正严明?!若真有本事,怎会平白无故冤枉自己的闺女?甚至跟着人云亦云的信那所谓不祥之说?”

  接连几个问题,令舒云乔的眸光微微黯淡,“发生了太多事,当年不单是他……连我、连我几乎也要相信恩羽不祥。”

  冉伊雪呆楞了下,疑惑反问:“你……也信?”

  “嗯。”回忆不受欢迎的袭来,回到那一夜,恩羽小小的身子被打得浑身是血,她竟冷眼旁观,未能及时挺身相护,心还有些刺痛。“真的发生了太多的事……”

  “老娘才不信世上有这么多巧合的事都发生在一个娃儿出生后,嵘郡王府……”她盯着舒云乔,别具深意的讽刺道:“我看里头的肮脏事不少,这一切都是有心人的手段吧?”

  舒云乔出神了一会儿,最终淡然的说:“是手段也好,不是也罢,我离开嵘郡王府,图的是让恩羽摆脱一生遭人轻蔑的命运,其他我已无心追究。”

  “是!你为了恩羽,能抛下一切恩怨,但那男人……他也抛下?这些年,不找你们母女?”

  关于这点舒云乔本是没把握,一个比她年幼的少年夫君,成亲之初,看着他稚嫩的脸庞,说是他照顾她,不如说她照顾他更多。他们在嵘郡王府里相互扶持,不论外头风雨,始终一心,她爹将毕生所学教给他,更视他如子,只是最后恩羽出生,让一切都变了样。

  她一心护着女儿不受伤害,只是当他不在身旁,她又得知自己无法再怀孕,她再傻也得认清自己的处境。

  他身为嵘郡王世子,将来承袭嵘郡王之位,需要的不会是她和一个可能拖累他的孩子,她若识趣就要当一个瞎子、哑巴,只是最后……她的眼眸微黯,实在无心再思索与他的情爱。

  “不会有人找的。”今日一见,严辰天的冷漠使她明白两人早已陌路。她的心头是有难过,但静下心之后却有更多的释然,原本就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如今只是走回各自的路罢了。

  这么些年,要不是因为嵘郡王过世,严辰天要守三年丁忧之期,只怕早就迎娶一个与他身分相匹配的闺阁千金了。

  “我不服气,生出什么样的孩子,那男人也得负一半的责任,为何过错最后全落在你身上?不公平!”

  “我不觉得有何不公,我倒觉得现在的日子挺好,恩羽本性不爱受拘束,离开嵘郡王府对她反而是福。”舒云乔面上平静的激不起半丝连漪。

  男人初见她时会喜欢她的美貌,但相处久了,却未必能喜欢她的性子,她沉稳平静,但更多的时候,她就像根没有感情的木头,没有任何情绪外露。

  “对她是福,那你呢?你真是想得开,我看得出来,恩羽与她今天带来的那个小哥有些古怪,你是不是认识他们?”

  舒云乔脸上不见变化,老实承认,“是。”

  冉伊雪闪着精光的眸子直视着舒云乔的眼,“是不是恩羽她爹那边的人?”

  舒云乔依然坦然,“是。那少年姓萧,单名瑀,至于坐在马车上的另一个男人……”她就像在谈外头的天气般,云淡风轻的说:“就是恩羽她爹。”

  冉伊雪觉得这个晚上受到的惊吓加起来比和舒云乔相识五年来还多,她一口气没喘上来,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了。

  舒云乔连忙给她倒了杯水,温柔的轻拍着她的背。

  冉伊雪喝了口水,想着他们夫妻多年未见,却像陌路人似的,且恩羽就在他面前,他却根本不认得。

  想起这个萧瑀一口一声叫着舅父的男人,皮相自然没话说,算是配得上舒云乔,但就那性子——若说舒云乔的性子平淡如水,那男人则冷得像冰,她很难想象同样冷漠的两人怎么凑在一起,最后更神奇的生出了舒恩羽这个有着火爆冲动脾气的闺女?!

  不过眼下实在不是思索这件事的时候,她想起先前那男人对舒云乔视若无睹,连关心一句都没有,看来这些年他已经把母女俩都给忘得彻底。

  冉伊雪心中越想越恼,嵘郡王又如何?大理寺卿又怎样?!就是个混帐东西、负心汉!

  “今日赶着进城去救你时,在马车上我听萧瑀提及,他们一行人要去雍州城?”

  “似乎是如此。”舒云乔也从女儿口中得知此事。

  “这样正好,明日你带着恩羽跟我一同去雍州城,”冉伊雪的脑子飞快转动,“算算从五年前你在杏花村住下来后,连村口都没出过几次,恩羽也跟着你被拘在村子里。最近这几年,宁安县因为那铁矿热闹得很,连带着雍州城也是人来人往,你正好趁机出去走走,散散心。”

  舒云乔嘴角微扬的看着冉伊雪,“我手中的花样赶着给人,下次吧!”

  冉伊雪知舒云乔的性子是怎么也说不动,嘴巴虽说是下次,只怕这下次是遥遥无期。她也听出舒云乔语气底下对严辰天的诸多维护,没有一丝怨怼,然而她能做到,她冉伊雪却不能。

  当年她费了不少心思才将舒恩羽从鬼门关前给拉回,舒恩羽的伤口早已痊愈,但身上还是留下消除不了的伤痕,她若不讨回一点公道,也实在枉为被舒恩羽叫一声姨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