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甜食王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姊姊,你没事吧?”冉伊雪也急忙抱着纪修齐下来,看着舒云乔的眼底有着藏不住的担忧。

  舒云乔摇头,抬起手摸了摸舒恩羽的脸,确定她没事后松了口气,忍不住一叹,轻声的问道:“你这个孩子去哪了?”

  舒恩羽微敛下眼,有些嗫嚅的说,“本想去镐京……”

  镐京?!舒云乔一楞,毕竟是自己怀胎十月所生,轻易便猜到了她去镐京的目的,她轻揉了下她的脸颊,没有多说什么。

  刘捕快一看到舒恩羽,立刻不客气的上前拉住了她的手。

  舒恩羽突然被一扯,不由踉跄了下。

  “跟我去见吕大人。”

  “放开她!”萧瑀斥了一声。

  刘捕快听到怒斥,楞了一下,手下意识的一松,但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抓紧,威严的看着来人,“有人状告此女伤人,本官奉令捉人,滚开。”

  “伤人?她不过就是个小姑娘,能有多大能耐?”萧瑀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刘捕快,“好!你说有人状告此女伤人,状告者何在?伤者何在?”

  “都在县衙里。”刘捕快说得脸不红气不喘。

  “在县衙?”萧瑀冷冷一笑,手一伸,就把马车上发着抖的虎子给拽下来,“你说小姑娘伤人,伤的是不是这个小子?”

  看到虎子,刘捕快的表情微变。

  “说话!”萧瑀不客气的踢了虎子一下,“你有没有告官?”

  虎子被踢了一脚,回过了神,连忙摇头,“没有!我跟恩羽是闹着玩的。恩羽是好人,我喜欢她,她以后要当我的媳妇儿。”

  舒恩羽听到他的话,猛翻着白眼。

  “滚吧你!”萧瑀一脸嫌弃,“才多大年纪,就肖想媳妇儿,也不看看自个儿的长相,祭典时嘴里塞颗橘子都能当供品了。”

  虎子觉得面子挂不住,看着足足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萧瑀,硬是扬起下巴,“我娘说我以后我长身子,就瘦了。”

  萧瑀懒得听他废话,只是冷冷啐道:“别一口一声你娘说,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你没断奶。看你这德性,要变痩难度挺高的。”说完,他转而高傲的看着刘捕快,“大人,这明摆着是误会,来往街坊都听到、见着,这小子根本没打算告官,现在既无告诉之人,县衙也没理由抓人,现在大人可以把人放了吧?”

  刘捕快看着四周越聚越多的人,已经开始指指点点,不由心中诅咒了声,不太情愿的松开了手。

  舒恩羽一得到自由,立刻跑到娘亲身旁,被娘亲的温暖环抱住后,才真的觉得心安。

  舒云乔搂住了她,感激的目光看向萧瑀,只是不知为何,这个少年郎令她有些眼熟。

  萧瑀与舒云乔目光相对,只一眼却足以令他心惊,方才在马车上就听着舒恩羽一口一声她娘亲长得极好,美得像天仙下凡似的,他听了只觉得好笑,在京城繁华之地,美的女人他见得多了,他娘亲也有着好相貌,所以他只当这个丫头没见过世面,子不嫌母丑罢了。

  如今舒恩羽的娘真站在眼前,这惊艳自然不说,纵使淡妆素服,身上无其他饰物,却掩不住其姿容与仪态,尤其她有一双极漂亮温柔的眸子,不由自主的便令人的浮躁沉静。他见过这双眼,他肯定见过……萧瑀脑子里灵光一闪,认出了来人,一脸激动,手直指着她,“你、你是——”话还没说完,脚突然一痛,他一惊,就见舒恩羽一溜烟的跑到他的面前,不客气的狠踩了下他的脚。

  他怔楞了片刻,但他毕竟出身皇族,身分高贵,可不允许个丫头放肆,忍不住喝道:“大胆,你竟然敢——”

  “瑀哥哥,”舒恩羽不见一丝惧意,打断他的怒喝,一字一句喊得清清楚楚,双眼炯炯,“我与我娘亲,此次多谢瑀哥哥相助。”

  一句简单的“瑀哥哥”令萧瑀心头一窒,怒气一散。

  都多少年了,这世上只有一个丫头会用这种软软柔柔的语调叫他瑀哥哥——他舅父家那个被说为不祥的表妹。

  想当年纵使鄂亲王府有心相护,最终却没将人留住。

  在太阳直射之下,舒恩羽那身不寻常的雪白肤色和那长长的睫毛闪着银光,只是他印象中那银丝般的发……萧瑀皱起眉头,“你的头发涂了什么东西?”

  舒恩羽挑了下眉,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只说道:“总之谢过瑀哥哥,您贵人事忙,可以走了。”

  “走?”萧瑀两难的看着站在面前的母女,又看着马车的方向。“可是我——”

  “萧瑀,既已无事,走了。”从马车中传来淡淡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情绪。

  “表少爷,时辰已不早。”唐越也开了口,知道自己的主子已经心生不快,“快上车吧,咱们还得赶路。”

  萧瑀有些不情愿的挪动步伐,但又忍不住看着舒云乔,不死心的问:“你……可认得我?”

  舒云乔心下闪过无数念头,最终沉稳的看着他,轻摇了下头。

  萧瑀压根不相信,但看得出眼前同样长得出众的母女并不打算和自己相认,他的心不由一沉。

  “表少爷。”

  “知道了。”萧瑀看着一脸倔强的舒恩羽和一派平静的舒云乔,母女俩这些年吃的苦肯定不少,没想到堂堂嵘郡王妃和嵘郡王嫡女,连个小小县令都能欺到她们头上,然而这毕竟是嵘郡王府的家事,也不知舅父的想法。他心头一恼,翻身爬上了马车。

  萧瑀掀起布帐的一瞬间,舒云乔与马车里的男人对上了眼,她的心没来由的一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