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甜食王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她好奇的瞧着他身后的马车,上头用青布覆盖,没有任何徽记显示身分。她不由皱起了眉头,这个丫头实在是脑子糊涂了,怎么随便带着陌生人进村子里来?

  萧瑀向来大刺刺,他没瞧出什么古怪,只是觉得这四周的五色线还挺漂亮的,他随意地打量四周。

  院子不大,十分干净,一旁有十几只鸡被圈养着,还绑了匹小马,这么一户人家,在这种小地方,该算是不错的家境。

  冉伊雪稳住心神,上前问道:“敢问公子是?”

  “晚辈姓萧,单名一个瑀字。”收回了视线,萧瑀有礼的一拱手,“方才在路上遇上了两个孩子赶路,看他们身旁没个大人陪伴,便多管闲事的问了几句,才知道小姑娘的家里出了事,一心想要走到镐京讨救兵。我听了后觉得不妥,便带着他们回来,顺道看看是否能帮上忙?”

  “镐京?!”冉伊雪很惊讶,她看着舒恩羽,“你要去镐京做什么?”

  舒恩羽很不情愿的回答,“找我爹。”

  冉伊雪这次是真惊讶了,“你还有爹?!你爹不是早死了?”

  舒恩羽耸了耸肩,她与娘亲可从来没说过她爹死了,是冉伊雪在破庙救了她们之后,自己认定她娘死了丈夫。她娘亲没解释,自己又对亲爹没好感,所以最后她娘就成了个貌美却命不好的寡妇,而她则是可怜的无父孤女。

  “你爹若不是死了,怎么会放你娘亲这么好的女人在外吃苦受难?”冉伊雪可不愿承认之前是自己误会了,胡乱传话。

  “因为我爹虽然不是死人,但也不是好人。”舒恩羽提起自己的爹,也不是很客气。

  冉伊雪心中有疑惑,但现在实在不是问这件事的时候,只道:“你娘以为你们去了县衙,现在已经赶去了。”

  舒恩羽闻言一惊,连忙看向萧瑀。

  “事不宜迟,”萧瑀也爽快,“立刻走一趟。”

  舒恩羽立刻跟着走。

  冉伊雪眉头微皱,除了个名字之外,她根本对这少年一无所知,偏偏舒恩羽一副全然信任的模样。只是现在她也没法子多想,只能拉着自己家的小胖子跟着上了马车,决定先想办法进县衙把找人的舒云乔救回来,走一步算一步。

  然而冉伊雪没料到马车里还有个男人,长得极好,看起来不过二十好几,却被萧瑀一口一声叫着舅父。

  不过虽说长得好,可惜性子有些清冷,高傲得令人谈不上喜欢,冉伊雪也没空理会他的态度,只急着要赶去城里。

  “被你打伤的人家住在何处?”始终沉默的严辰天开了口。

  舒恩羽一心记挂着娘亲,没注意到萧瑀的舅父在跟自己说话。

  萧瑀见她发楞,连忙说道:“我舅父问你话,还不快答?”

  舒恩羽回过神道:“就在咱们村北边的长顺村,村里最大的那间屋子,就是村长——”

  “唐越,”严辰天没有听她说完,直接开口吩咐,“先到长顺村一趟。”

  “是。”唐越应了一声。

  “去长顺村做什么?”舒恩羽不解的问:“那与县衙可是不同的方向,我要去救我娘亲,你不要——”

  萧瑀连忙对舒恩羽比了个噤声的动作,他舅父开了口,代表他要出手帮忙,能让大理寺卿相助,这丫头还真是上辈子烧了好香。他看着严辰天,试探的问:“舅父,你要去长顺村是有何盘算?”

  “若真如此女所言,伤者无事,就把人带到县令跟前,两厢对质,若伤者不愿追究,一切自然有解。”

  “是啊!”萧瑀一个击掌,“若是没将人给带上,县令存心刁难,还真不好脱身,还是舅父想得周全。”

  严天辰听到萧瑀对自己的赞誉没有太多的反应,只是静静的闭上了眼,不再开口。

  “还真看不出来,虽是个面瘫,脑子挺不错。”冉伊雪不由说道。

  “脑子不错又如何?”舒恩羽不悦的咕哝,“一张死人脸没个好脸色,冷得像冰似的。”

  “可是他车里的点心好吃。”吃货总是专注在吃这个点上,纪修齐已经把人家的东西一扫而空,“不过比起姨母做的还差了一点。”

  “这是当然,”舒恩羽忍不住骄傲,“我娘亲亲手做的东西,这些随便的点心哪能比得上?”

  萧瑀的小心肝惊得跳了好几下,连忙比个噤声的动作,平民老百姓就是没见过世面,不会看场合说话,一个个的口没遮拦,看不清谁都能得罪,千万别得罪他舅父。

  吕大人才刚和夫人和两个姨娘用过早膳,坐在屋子里喝着茶。

  守着门的衙役从外头走了进来,“大人,杏花村的舒娘子来了。”

  一听到舒云乔来了,吕大人双眼一亮,站了起来。

  “大人,不过就是个死了丈夫的寡妇,瞧你这心急的样子。”说话的是目前吕大人最疼爱的三姨娘。

  “舒娘子的孩子伤了人,本官是要去了解情况。”吕大人一门心思都飞到舒云乔身上,嘴上讲得却是道貌岸然。

  “大人果然是爱民如子。”三姨娘纵使气在心里,但面上依然不显。

  吕夫人冷冷一哼,吕大人也懒得理会,大步走了出去。

  二姨娘忍不住看着三姨娘,语带嘲弄,“就你这女人愚昧,找上舒云乔过府裁衣,这才让大人看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