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甜食王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冉伊雪的眉头打上了结,舒云乔明明知道一个人去肯定无法脱身,却还是决定自己跑一趟……“云乔,”她一脸的严肃,“我不想见你为了恩羽而赔上自己的清白。”

  “你想多了,”舒云乔忍不住轻笑,“还有律法,你当真以为县令糊涂?他真能为了我一个区区小女子不要前途?别忘了,以前不敢说,但今时今日的宁安县县令可是众人眼中的肥缺,若吕大人一时私心,行差踏错一步,只怕下场会跟死去的吴大人一样。”

  冉伊雪跟舒云乔两人都心知肚明前任县令吴大人死得古怪,只是她们俩都没有心思去没事找事,反正官场上没几个干净的人,她们只要知道并小心这点便好。

  “吕大人能够取代死去的吴大人在宁安县当差,身后定有不小的靠山,所以他也未必真的怕被人取而代之。”冉伊雪就事论事的说:“他今日敢妄想拿恩羽的事逼你不得不自愿委身,将来说不定还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区区县令,竟然就压到了咱们头上,想来便窝囊。”

  “你我一介布衣,何止县令,就连长顺村一个小小村长都能欺压咱们。”舒云乔早就看开了,不论过去如何富贵,现在也不过是个平凡之人。

  “总之,我不要你去县衙,天一亮,我便去雍州城。我骑马赶过去,顶多半天便能来回。”

  “你想做什么?”

  “虽说县令是个官,不过我也有个开国县侯府可以当靠山,即便徐县侯没什么实权,但总有个名号可以让人忌惮。这些年我给县侯的母亲治病,老夫人赞赏我的医术,对我颇为看重。我上门去说说,或许老夫人会卖我份人情,替咱们出面。若再不成,就找福满楼的纪二哥和纪二嫂替我们引荐有力之人。”冉伊雪向来不屑靠着关系处理事情,只是现在情况特殊,只能找上比吕大人权势更大之人,才可以帮上舒云乔母女,又不牵连杏花村。

  舒云乔知道冉伊雪的性子,这次要不是真的怕她和舒恩羽会出事,她不会拉下脸去求人,“谢谢你,让你为难了。”

  “不为难,我们是一家人。”冉伊雪打定了主意,“我去叫两个孩子起身梳洗,这几日,这两个小祖宗可得安分些。”

  冉伊雪进了两个孩子的房间,原以为两个孩子应该睡得不知日夜,谁知道迎接她的却是空无一人的两张床。

  她脸色一变,一眼望去,房里没人,便啐了一声,“我早晚给这两个小鬼气死,就没一日安分!”

  “怎么了?”看着冉伊雪气急败坏地去而复返,舒云乔心知不好,“恩羽和齐哥儿呢?”

  “不见了。”冉伊雪一脸气愤,但心中更多的是担忧。“两个都不见了。”

  舒云乔眼底的惊慌一闪而过,去了房里看着里头的情况,果然没那两个孩子的踪影。

  “这两个孩子该不会自己去了县衙吧?”冉伊雪想想摇了摇头,连忙转身,“这两个家伙,我若短命,肯定就是被他们俩气的!我立刻去一趟县衙,若是见到人就把他们带回来。”

  舒云乔却反手拉住她,冉伊雪不解的停下脚步。

  “你留在家里等。”舒云乔眼中的慌乱已经隐去,恢复了一如过往的平静,“我去。”

  “可是……”

  “若恩羽和齐哥儿去了县衙,只有我去,他们才能回家。”若是吕大人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一定会等到她出现。

  冉伊雪想反驳,却是无言。“我去找村长派人,一行人出去找孩子,一行人跟你去县衙。”

  “天才微亮,暂时先别惊扰了村里的人,”舒云乔轻拍她的手,“我会见机行事,有消息便请人来知会你。

  但若孩子回来,你也记得给我个信儿。”

  冉伊雪心中一沉,只能点头。

  “姊姊,我好累。”纪修齐的声音有些发颤。

  “若累了,你就回家去。”舒恩羽也累,觉得自己的双腿都在发抖,但是她逼着自已不能停下来。从夜深走到天色微亮,就算是累极,也只是休息了一会儿,只要想到自己惹出的事,她就又逼得自己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她知道,她不能坐以待毙,害了自己的娘亲和整个杏花村。

  想到漂亮的娘亲,舒恩羽的眼中不自觉的浮上水雾。她带着齐哥儿溜出来的时候,瞧见娘亲房里的灯还未灭,可以想见她正借着烛光,低头绣花样的沉静柔美样貌。

  有时候她真的觉得别人或许没有说错,她不是像她娘亲一口一声说的什么天生不凡,而是天生不祥才对,不然为什么她一出生,带给娘亲的不是快乐,而是一连串的苦难?

  所以她不管了,她不要再有人欺负她的娘亲,所以她要去找人,找……突然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打断了舒恩羽的思绪。

  抬头一看,往他们的方向而来的是两匹高大骏马拉的大马车,她小心的拉着纪修齐让道。

  坐在驾车的人身旁的少年看上去大约十六、七岁,双眼闪着光辉,远远就看到他们俩。

  “前头有两个孩子,看起来不大,身边没大人相伴。”他朝马车厢说话的声音落下后,马车里却没太多的声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