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甜食王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章 美貌惹来祸事

  听到身后的声音,冉伊雪停下怒吼,微转过身。

  纪修齐一看救星来了,立刻松开了舒恩羽,直接扑向来人,“姨母。”

  “乖。”舒云乔被撞得退了一步,连忙稳住自己,反手抱住了纪修齐圆滚滚的身子,安抚的拍了拍他的后背,抬头看着冉伊雪一脸盛怒难消,劝道:“孩子大了,别三天两头动气,动手打孩子。”

  看着舒云乔,冉伊雪悻悻然的放下高举藤条的手。

  回想当时初见,她还以为自己见到了仙女,这女人很美,美的不单是容貌,更有一份骨子里透出来的从容淡雅,虽然共同生活了好些年,偶尔一见还是会被舒云乔惊艳一把。

  “不是我想打他,”吸了口气,压下脾气,冉伊雪才道:“而是这小子好的不学,学人家去下药,我让他们跟着我学医理、药理,是要他们有朝一日能助人,不是要他们去害人。药亦是毒,他们想要讨公道不是不行,但就是不能置人命于不顾。”

  舒云乔拍了拍纪修齐,眸光微黯,“我明白你是爱之深,责之切,方才我在屋里全听见了。这事并不全然怪齐哥儿,他毕竟也是替恩羽出头,是恩羽不好,没个当姊姊的样子。”

  “是啊!”舒恩羽也不在乎将罪过全往自己身上揽,“怪我,全怪我。”

  “他们俩都怪,全是讨债鬼、惹祸精。”冉伊雪没好气的用力将藤条一放,看到舒云乔脸色不好,担忧的走过去。

  躲在舒云乔身后的纪修齐一看娘亲接近,立刻一闪,以他那球似的体型,闪躲的功夫还挺灵活。

  没空理会他,冉伊雪迳自扶着舒云乔坐下,“方才我也问了恩羽,知道今日这事说到底也怪不得他们姊弟俩,是虎子欺人太甚。”

  舒云乔自然清楚来龙去脉,但毕竟女儿动手伤人,已经有理说不清,她的翦水双眸看着冉伊雪,问道:“你可去看过虎子了,他可有事?”

  “我还没机会去看虎子,等会儿——”

  “娘、姨母,虎子不会有事,”舒恩羽连忙插话,“我们只用了半钱。”

  “是啊!姨母,”纪修齐抹了抹眼泪,跟着接口,“真的只有半钱,吃不死人的。”

  冉伊雪听到两人一搭一唱,立刻冒火的双眼瞪了过去。

  纪修齐脖子一缩,舒恩羽将他拉到自己的身后,两人都识趣的不再多话。

  舒云乔看着两个孩子,这次她气愤虎子欺人太甚,也气恼舒恩羽冲动伤人,但她更担心拖累了无辜的冉伊雪母子。眸光一沉,这几年在这里带着闺女过着近乎离群索居的生活,常有种与世隔绝之感,现在看来这日子是到头了。

  “妹子和杏花村众人好心收留了我们母女多年,若是因为恩羽伤人,给村子带来灾祸,就是我们的罪过,我会立即带恩羽离开。”

  “能有什么灾祸,我们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人。你可别忘了,当年多亏了你,才让我免于被押入大牢杀头的命运。”

  这段往事冉伊雪此生难忘,她向来自傲,自以为无所不能,但是就在她出手救了舒云乔母女没几日,宁安县县城里的柳员外家竟告官说她医死了人。

  当时柳家的主母吃了她开的药方死了,正当她百口莫辩,舒云乔竟要求开棺验屍,与仵作一同,亲自在旁协助。

  一个看似娇弱的妇道人家面对众人心生恐惧的屍首没半点惧意,最后舒云乔更在众人都笃信柳家主母是中毒而亡时,在屍体的头顶发现了几枝细针,证明柳家主母的死是有人存心加害,与冉伊雪开的药无关,替她洗刷了冤屈。

  这份恩情形同再造,她感激于心,打定主意这辈子会把她们母女视为一家人。

  “我岂是怕事之人?!不过是小小一个长顺村村长,我还没放在眼里,等会儿我便去找咱们村长出面,杏花村的人可不是好欺负的!其实这次的事也让我想清楚了,这里来往的人越来越多,咱们杏花村是时候再寻一僻静之处安居才是。”

  舒云乔敛眼没有多言,杏花村的人个个和善,只是她也不是没看出古怪,杏花村虽说有个村长,但他们对待冉伊雪的态度恭敬,俨然她才是真正的一村之主。

  她是冉伊雪带回来的人,因为这层关系全村都很敬重。这些年,她看得出杏花村排斥外人,甚至通婚都得经过祭祀天地神明,获得同意才成。

  这个村的习俗、祭祀都与汉族有异,这五年来,她曾不经意的瞧过几次。她不是没有好奇心,只是冉伊雪不提,她也不多问。

  她只知道在走投无路之下,是这个待人和善、不将自己闺女当成怪物看待的杏花村,给了她们一个安身立命之所,因此对她来说,其他都不重要。

  “不如赶明儿个你收拾点东西,跟我带着恩羽去雍州城纪二哥的福满楼住些日子。”冉伊雪说道:“这几年,你别说镇上,就连杏花村的村口都少去,更别提热闹的雍州城。”

  “妹子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向来不喜热闹,而且现在恩羽伤了人,事情若是闹大,扯上官府,只怕我与恩羽哪里都去不成。”

  舒云乔是这个家里思虑最多的一个,或许因为如此,所以身子一直不见好,但有时她的担忧也不是没来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