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甜食王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章 与众不同的白子

  有句话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句话在多年后的今日看来,舒恩羽自然认同,只不过随着年龄增长,她更体会到此话的另一层真理——一份对她来说是福气的日子,对另一个人或许代表着不幸。

  夕阳西斜,晕黄光芒晒在小小的身板上,年纪不大却已看得出好模样的她低着头,双手背在身后,踢着地上的小石头,耳里听着倦鸟归巢的啾啾叫声,一旁圈养着的小鸡也不甘示弱的啼叫,一切如昨日的平静,但又有些不同。

  听到面前的木屋大门被拉开,她怯怯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在那道杀人于无形的严厉目光底下,缓缓缩回踢着石头的脚,站直身子。

  “姨母,”终究捱不住这窒人的瞪视,她嗫嚅的开了口,“我娘的身子如何?”

  看着小丫头一脸内疚的模样,冉伊雪冷冷一哼,“天底下就你舒恩羽最出息,能够直接把自个儿的娘给气晕过去!现在知道难受了?死丫头,你动手打人时,怎么不想到你娘?”

  舒恩羽缩着脖子,扭着手,想开口解释,偏偏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动手打架是不对,说再多都是辩解……想起自己的娘亲晕倒在面前,她的眼眶红了,“姨母,我娘是不是会死?”

  冉伊雪虽想再多责怪几句,但看她快哭的样子,没好气的说道:“说什么鬼话,有我在,你娘不会有事。”

  舒恩羽闻言心头一松,眨了眨含着水雾的眼,把眼泪给逼回去。她长大了,要保护娘亲,不能像个娃儿一样爱哭。

  “娘没事太好了。这几日我娘亲睡不好,我本就在担心她,谁知道这时不知哪个混蛋把我打了虎子的事告诉她,才会害我娘一口气没喘过来就突然晕过去。姨母,我看我娘晕过去,都吓坏了。”

  冉伊雪闻言,伸手戳了戳她的太阳穴,又气又恼的教训,“吓坏了?!怎么不索性把你吓死算了!有脸说别人混蛋,你舒恩羽才是真混蛋,成天除了闯祸之外,你还会什么?”

  “姨母我一时气不过——”

  “气不过?!气不过就能动手,这是谁教你的规矩?真不知你娘亲性子这么好,怎么就生出你这德性的闺女?”冉伊雪心头实在纠结,不知这个任性的丫头到底像了谁。

  舒恩羽被数落也不敢有一丝怨言,只能讨好的拉着冉伊雪的手轻晃了晃,“姨母别生气,先进屋去喝口茶歇歇,时候不早,我这就去生火煮饭,一会儿就有好吃的了。”

  压根不吃舒恩羽献殷勤这套,冉伊雪反手拉住了往屋里走的她。“你先别忙,把话先说清楚。”

  舒恩羽立刻听话的停下脚步。

  冉伊雪沉默的看了她好一会儿,迟疑了下,才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她的发上有些黏腻,染发是小丫头每日必做之事,若没有乖乖照做,她便连家门都不能踏出半步。

  虽然常被她气得半死,但也知道这个丫头不容易,想当初第一眼在破庙里见到她时,她被打得浑身是伤,一身雪白——不单衣服白,连头发也近乎银白,身旁还守着她着急的娘亲。

  这对母女好运气的遇上了她,她同情母女俩孤苦无依,善心大发,甚至不惜打破杏花村不收外人的传统,将这对母女带回这个风景气候皆宜人且民风纯朴的村落。

  一转眼数年经过,日子算是平静,但这份平静得要是小丫头安分的时候。

  “你爬树、泅水也就算了,现在还打架?!出咱们杏花村去打?!”冉伊雪原想忍着气,但越讲火气就越大,“虽然我答应过你娘,以后不再动手打你,但你今日若不给我一个好理由,我也不得不破戒,狠狠的抽你一顿!”

  “姨母……”舒恩羽的声音一低,咕哝着说:“你不是最常挂在嘴边说,头可断,血可流,士可杀,不可辱。他人若不敬我,我也无须客气,自当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虎子对我不客气,那我动手打回去,这可是天道之理。”

  冉伊雪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这什么鬼话?动手打人还扯上天道之理,还说是老娘教的?!敢情你这性子长歪了还怪到我头上不成?”

  舒恩羽暗暗躲开冉伊雪挥舞的手,杏花村里的人口不过一百多人,彼此感情好,就像个和乐的大家族似的,大伙儿三天两头聚在一起说说笑笑,确实有不少人私下说她的性子跟冉伊雪像了七八分。

  毕竟她娘亲在这村子里是人见人夸的美人儿,讲话轻声细语不说,还烧得一手好菜,信手拈来就是一盘美味点心,绣功又了得。她也很想像她娘亲,但就真的没半分相似……至于姨母,她长得是不错,医术也好,就是脾气不好,连救人也是端看她心情。

  看得顺眼的人,不收半毛银子,她倒贴药材也要救下人,但若是对方让她看不顺眼,就算把全副身家都捧到她跟前,跪上三天三夜,她也不会心软半分。

  如此古怪又任性,确实跟她挺像。

  冉伊雪见她想跑,眼明手快的拉住她,伸出食指用力的又戳了戳她的额头,“真是个没脑子的丫头,你这次真闯了大祸!”

  舒恩羽被戳得痛到嘴扁了起来。

  “当年你娘带着伤重的你,没个安身立命之地,幸亏遇上了我。这些年,你们孤儿寡母好不容易在杏花村安定下来,今日你却动手打了隔壁村村长的儿子,两村若为了你一人起争执,我看你拿什么谢罪!”

  一个小小的村长,冉伊雪也不是真怕得罪对方,只是不想惹是生非,毕竟自巴蜀迁村至雍州宁安,已平静过了二十余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