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甜食王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楔子 生死相随,如梦尽散

  从很小的时候,她就跟着自己的爹相依为命,父女俩住在江南的一个小镇郊外,附近有个很大的庄园,但旁边只住了他们这户人家。

  庄园的人不少,但都没了呼吸——说白了,这个大庄园就是存放棺材的义庄。

  当然义庄里的棺材不会是空的,里头的屍体有的是一时未来得及寻得风水宝地安葬,暂时借放;有些是客死异乡,等着家人领回故土,但也有些是无名屍,甚至根本就穷得无法入殓,便放在义庄之中。

  她爹是个小小的提刑官,手底下管理着两、三个仵作,地位不高,薪饷也不多,好几年前她娘亲带着她从老家到这个小镇要与她爹一家团圆,可惜在路上病倒,抵达小镇后拖了几个月,几乎花光了家中钱财,人还是走了。

  她爹带着她一个女娃儿,身上没积蓄,总是心中不踏实,便想要多赚点银子,正好看管义庄的老伯老了,就顺势接了看管义庄的工作,和她一起住在义庄旁的小屋里。

  住在这里多年,她接触冷冰冰的屍体的机会比活生生的人还多,不过她爹是个正气凛然的北方汉子,教导她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因此就算县衙事多,她爹几天不见人影,她也懂事的自己照顾自己,丝毫不觉害怕。

  她这辈子永远记得,遇到他的那天。

  那一年的冬天很冷,一早起来地上都结了霜。

  半夜,她爹被官府的人叫出去,这种时候,她就知道镇上肯定发生了不小的事。

  等到天色微亮还不见她爹回来,她乖巧的生火煮饭。穷苦孩儿早当家,在她的个儿都还没炉灶高时,就已经做惯了家里的大小活计。

  简单的吃了饭,她走到义庄去上炷清香——这是她爹多年来的习惯,她爹若不在家,就由她来做。

  日子一如过往的平静,除了这一天真的冷,是冷到骨子里去的冷。上完香,她本要离去,却听到了义庄深处有些奇怪的声音。

  脚步微顿了下,她记得昨儿个傍晚她来上香时,还特别将门关好了,所以不至于有小动物跑进去。她敛眉想了一会儿,鼓起勇气踏入了有些阴暗的庄子深处,最后在众多棺木的间隙中,找到了个衣衫破损、额头受伤的好看娃儿,他坐在冰冷的地上,一张脸已冻得没有血色,一双漂亮的眸子正警戒的盯着她。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不由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她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男孩,看年纪不过六、七岁,她蹲在他的面前,对他伸出手。

  这附近因为靠近义庄,平时人烟罕至,她不知道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但肯定需要她帮助。

  看他动也不动,以为他怕生,她只好柔声安抚,要他跟着她。

  他没半点反应,但她才起身,他竟飞快的伸出手拉住了她的衣角,彷佛怕她走开似的,她不禁一笑——真是个好看又别扭的孩子。

  于是她就让他拉着自己的衣角,回到温暖的屋子里,细心的打热水给他擦了脸,包紮伤口,端给他一碗热粥,像她生病时娘亲照料她的方式一样照顾他,她一口一口喂着他吃粥,让他暖暖身子,看他的脸色慢慢变得红扑扑的。

  一开始他不太说话,她向来习惯照顾人,既然他不想说话,她也没逼他,更不曾对此生气。然而她发现,不论她走到哪里,他就拉着她的衣角跟到哪里,像条甩不开的小尾巴。

  她猜他是害怕了,只是不想承认。她没有点破,只是更有耐心的跟他说话,他没有反应也没关系。

  原本做了点甜糕要给爹回来时吃,发现他很爱吃甜食后,为了让他高兴,把甜糕给他以外,她还做了不少各式各样的甜品。

  她终于让他笑了,他的笑很好看,看着他的笑容,她也嘴角上扬,任何人都没法子抗拒这么一个好看的孩子。

  几天之后,她爹一脸疲累的回来,见到他惊奇不已,她才知道这几日她爹忙得无法回家,就是因为要找他。

  这个小她两岁、才满六岁,有些骄气、任性,爱吃甜食的漂亮孩子,原来来头不小——他是镐京城来的嵘郡王小世子。

  一个提刑官之女和一个郡王世子,在任何人眼中看来都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她已经懂事了,知道两人身分悬殊,即便她真心喜欢他,可惜他终究得走,偏偏他骄气又任性,像只小兽似的挣扎,不愿离开她身边。

  嵘郡王得知后迫于无奈,勉为其难在京城给她爹安插了个位置,从那一年起,她的生命里多了他。

  他以世子之尊拜她爹为师,成日与仵作和屍体为伍,还替她寻来宫里的教养嬷嬷,教她读书、识字,让她变得知书达礼,并在她爹打算给她寻门亲事时,以还一饭之恩为由,不顾一切定下与她的亲事。

  他的任性与霸道将嵘郡王府闹得天翻地覆,终于在他十五岁时,他如愿成为她的夫君,她也更清楚嵘郡王府中的暗潮汹涌——世子爷的生母在生下侯府嫡长女后多年未孕,大度的将自己的幺妹迎进郡王府当侧妃,两姊妹共事一夫。老天垂怜,在妹妹产下庶子隔年,她自己也有了身孕,多年来总算盼到后嗣,可惜运气不好,世子爷不到三岁时人就去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