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七


  杨氏至今也想不明白,明明一切都已经盘算好,他家老爷引世子入大漠,派人追杀,只要楼子沁一死,楼子棠又是个好拿捏的病秧子,到时侯府早晚是二房的天下,谁知最后楼子沁没死,活得好好的不说,还即将返京,以他立下的战功,再加上叶大将军美言请旨,老侯爷就算还未咽气,楼子沁成为永安侯也是板上钉钉的事。

  想到苦心白费,将来要寻下手的机会难上加难,杨氏的手在袖子握紧,心中很不甘,但面上却不能显现分毫。

  “婶母也是关心二郎。”她乾巴巴的说。

  “婶母的关心,我与世子心知肚明,他日定将回报。”薛童颖嘴角带笑,目光森冷的看着杨氏。

  她与世子成亲多年,未有子嗣,原还以为是缘分未到,但世子此次受伤,遇上神医救其一命,却也因此得知世子被人用了药,此生子嗣艰难,抽丝剥茧竟是他们向来敬重的二房所为。

  原以为一家和乐,都是假象,在权势面前,血脉至亲都能抛下。

  薛童颖敛下眼中杀意,淡淡的说道:“赶了几日的路,没能好好歇息,祖母,我先回去梳洗一番,再来跟你叙话。”

  “你有心了。”老太君心疼的拍拍她的手,“快回去歇着。时候也不早了,别再过来,有事明日请安时再说。”

  薛童颖也没拒绝,起身行礼后,对杨氏视而不见的离去。

  赵嫣随着楼子棠起身告退,楼子棠没理会杨氏,她自然也就夫唱妇随,反正她本来也不喜欢二房的人。

  杨氏恼在心里,偏偏老太君没有出声,她也只能将屈辱往肚子里吞,行礼告退。

  回望梅轩的路上,赵嫣的心情很好,“我喜欢嫂嫂,她好厉害,一个眼神就能让婶母吓得说不话来了。”

  “我也可以。”

  赵嫣没好气的看他一眼,“别像孩子似的跟嫂子拈酸吃醋的。”

  “说我像孩子,”他捏了捏她的鼻子,“不知道谁吃东西都吃得满嘴?”

  “那是东西太好吃了。”赵嫣嘟了嘟嘴,“不过听嫂嫂的口气,世子真的不喜欢我对吧?”

  楼子棠停下脚步,低头看她,没在她眼中看到受伤的神情,这才一笑,“我说过,我喜欢你便成了。”

  她笑着勾着他的手,“要不是因为世子是你兄长,是你心中在意之人,我也不会在乎他喜欢与否。”

  “放心吧!一切有我。”

  两人才踏进望梅轩,只见薛童颖从阴影处现身,道:“感情真好。”

  “大嫂。”赵嫣微惊的喊道。

  薛童颖对她一笑,因为她长得比一般姑娘高,所以赵嫣站在身旁,只到她耳下的地方,她低头看着她一张圆脸,粉粉的脸颊,看不出年龄,这张娃娃脸真是可爱得紧。

  现在楼子棠年少看来还好,就怕再过几年,二郎带着媳妇儿出门,会被当成爹爹带着女儿。想到这个,她笑得更欢,瞄了楼子棠一眼。

  楼子棠挑了挑眉,不知薛童颖心中所想,只觉得她笑得有些阴险。“半路拦着我们,大嫂有事?”

  “世子要我带话给你。”

  楼子棠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事成。”

  简短的两个字,却是沉重,楼子棠微敛下眼眸,心情没有太大起伏,只道:“大哥可还好?”

  “放心吧!”薛童颖伸出手拍了拍楼子棠的肩。“新春时节,为了不让老太君心里不痛快,所以他们才晚几日回来。”

  “知道了。”

  他们的话听得赵嫣一副如坠五里迷雾,直到薛童颖离去,她才开口问道:“怎么了?什么事成?”

  楼子棠揉了揉她透着健康粉色的脸,“巧巧不是信善恶有报吗?”

  赵嫣点了点头,“戏台上都是这么演的,最后落幕时,良善之人有福报,恶毒之人受制裁,这才大快人心。”

  楼子棠用力的将她往自己的怀里一抱,轻声一叹,“事成便是终等到善恶有报。”赵嫣被抱得紧,也没挣扎,静了一会儿,隐约猜出了什么,但没有把话挑明,只是轻声说道:“若是终等到善恶有报,那就是大快人心。戏既落幕,便无须再想。”

  果然是个心宽之人,楼子棠满心的柔情按捺不住,低头吻住她柔软的唇。

  她呻吟了声,也没阻止他,两人唇舌交缠,粗重与娇细的喘息声在房内交织响起……

  正月十五才过,永安侯府世子回京的消息传了开来。

  大军入城,最醒目的焦点除了最前方骑在马上的英挺将军楼子沁,还有身后一具漆黑沉重的棺椁。

  侯府大门外,原等着迎接世子返京的一行人,眼见这一幕,眼中的喜气渐褪——

  老太君的身子晃了一下,一旁的楼子棠上前扶了一把。

  “这……”老太君的声音抖着,“这是怎么回事?”

  楼子棠与薛童颖对视了一眼。

  薛童颖微敛下眼,在老太君面前跪了下来,“孙媳不孝,隐瞒祖母。”

  杨氏死死盯着一行人越来越近,她原也盼着一口棺椁回京,里头躺的是楼子沁的尸体,但眼下楼子沁英挺的坐在马上,而放眼望去不见她的夫、不见她的子……

  杨氏回过神,一把拽起了薛童颖的手,“说清楚,你隐瞒了何事?”

  薛童颖没有答腔,看着杨氏如同看着死物。在二房对她的夫君痛下杀手时,他们之间已经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

  楼子沁人已到大门前,伸出手,握住杨氏,将她的手从自己的娘子身上拉开。

  杨氏抬头,一与楼子沁黑白分明的双眸对视,一瞬间只觉得浑身冰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