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六


  赵嫣也跟着看过去,听着名字,难道是世子夫人薛童颖回来了?

  她曾想像过像薛童颖这样的女中豪杰该长什么模样,如今一见,确实如她所料,英姿飒爽,目若朗星,肤色略黑,身形也比一般姑娘家高姚许多,一身骑装,俐落大方,黑色披风随着大跨而来的脚步飞飘在身后,更显其风标俏倬。

  “祖母。”薛童颖上前,先是跪下行了大礼,这才起身握住了老太君的手,“颖娘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太君的双眼含着泪。

  “大嫂。”楼子棠扶着赵嫣起身。

  “别!你们俩别跟嫂子来这一套虚的。”薛童颖制止了上前见礼的两人。“坐着。”

  老太君拉着薛童颖的手,“颖娘,怎么只有你?大郎呢?你们二叔呢?可有随你一起回来。”

  薛童颖听到问话,神情一正,拍了拍老太君的手,“世子和二叔还需些时日,此次是世子担忧老太君挂心,让我随着大将军先行回京。”

  “齐绍回来了?”老太君难掩惊讶,郡主的长子叶齐绍跟她家大郎、二郎的爹年纪相仿,两府世交,她可说是看着叶齐绍长大的。

  叶齐绍长相肖母,不若武将粗犷,但性子却是最像老国公,尽得老国公真传,调兵遣将,出神入化,数年前不知因何细故与老国公起了争执后,便请旨镇守边疆,多年未归,如今可终于盼到他回京了。

  薛童颖点头,“将军出了意外,伤了右足,所以秘密回京。”

  老太君闻言心一悬,“可严重?”

  “只要将军回京好生休养,应当无事。”

  “如此便好。”老太君松了口气,人人提起平城郡主都得赞声命好,郡主也确实一生荣华,但身为好姊妹,老太君却也知道她心中并非了无遗憾,她挂心着长子始终无法承欢膝下,明明贵为国舅,却情愿去守着苦寒之地,或许这次伤了,是个转机,能让人留在京城。

  薛童颖看着紧盯着自己瞧的赵嫣,不由一笑,“这小模样真是可爱,让我好好看看我们的二郎媳妇。”

  老太君被逗笑了,“我方才才说,二郎媳妇是个有福的,二郎与她的亲事才定下没多久,就听大郎脱险的消息,如今随着二郎返京过年,你也平安归家,看着你们一个个安好,年就过得舒心了。”

  “能被二郎看上,自然是个有福的。”薛童颖带笑的眸子看向赵嫣。“我听闻弟妹做的面霜颇有功效,边疆冬季严寒,夏日酷暑,我厚着脸皮想向弟妹讨要些,让嫂子我在边疆也能美丽动人。”

  看似轻巧的一句话,却让赵嫣明白,薛童颖对自己的出身早已了若指掌,但在她带笑的眼中,没有看到二房见到自己时的鄙夷,她的笑容更甜了几分,“嫂嫂喜欢,是巧巧的荣幸。”

  “祖母,快瞧瞧二郎媳妇这笑,就跟个福娃娃似的可人,莫怪让二郎一眼相中,也不管世子爷想法了。”薛童颖面上带笑的看楼子棠一眼,自己的夫君这些年为了弟弟的亲事操碎了心,如今才知,原来二郎喜欢长得有福气的,“瞧瞧这脸蛋,令人好想捏上一把。”

  “我娘子怕疼,”楼子棠状似不经意,却用了巧劲挥开薛童颖伸过来的手,“嫂嫂手下留情。”

  薛童颖手背吃疼,不由暗笑,这还真是上了心,把人当成宝贝似的,连摸一下都不成。

  赵嫣不以为然的看了楼子棠一眼,“你叫嫂嫂手下留情,那你平时捏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手下留情?”

  赵嫣的话一出,老太君和薛童颖立刻不客气的笑出声。

  楼子棠无奈的摸了下自己的鼻子,没料到被自己的媳妇儿拆了台。

  “巧巧,嫂子我真是太喜欢你了。”薛童颖爽朗的道,伸手搂了下赵嫣。她本就不喜欢那些虚与委蛇的贵女做派,原还担心自己的夫君固执,最后会挑个徒有身分,但惺惺作态,让人看得眼疼的贵女回府给二郎当媳妇,如今倒好,二郎自己挑的这个媳妇儿真是讨人喜欢,“二郎媳妇抱起来软乎乎的,真舒服。”

  楼子棠皱了下眉,将赵嫣从薛童颖的手中拉回自己的怀里。

  “真是小气。”薛童颖取笑。

  杨氏得到薛童颖回府的消息,立刻赶到了松青院,还没踏进门里就听到里头笑语不断,她的嘴一抿,但随即挂上笑,“瞧瞧!颖娘可终于回来了,这些日子,不单你祖母,就连二婶母都叨念得紧。”

  薛童颖脸上的笑微敛,对着进门的杨氏点了下头,“谢二婶母挂心了。”

  杨氏敏感的察觉到异样,以往与薛童颖虽称不上亲近,但该有的规矩薛童颖也不会落下,纵使贵为世子夫人,也敬她是长辈,都会上前见礼,眼下却是端坐堂上,这般冷淡,所为何来?

  杨氏济出一抹笑,“怎么不见世子?!还有你二叔和三郎呢?”

  薛童颖没有直接回答,只是不冷不热的看了眼杨氏,“边疆出了事,将军受伤,我便先行送将军返京。”

  杨氏被薛童颖锐利的眸子看得有些心虚,“将军受伤,可严重吗?”

  “无事。”

  “无事便好,”杨氏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可喜可贺。”

  “确实可喜,不过说到喜事——”薛童颖好整以暇的看着杨氏,“长房似乎还得感谢二婶母,据闻您费心的替二郎挑了门亲事,只可惜最后出了错,白费了二婶母一番苦心。”

  杨氏的笑容有些尴尬,当时相中的是赵妍,最后嫁过来的是赵嫣——原还以为是个身分更低贱的丫头,更能弄得楼子棠的日子鸡飞狗跳,没料到事情出乎意料。

  楼子棠很满意赵嫣,夫妻感情甚好,楼子棠的身子不单没有变差,反而一日好过一日,连老太君见了都心喜,时时把二郎媳妇是个有福的话挂在嘴边,赏的东西更是一次比一次好,气得她牙疼。

  如今看到薛童颖,她才想起更严重的事。

  若论起令二房最为忌惮之人,当数永安侯世子楼子沁莫属,这人心狠手辣,极其护短,若让他得知二房趁着他下落不明时,对他视若珍宝的弟弟下手,只怕没有好果子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