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五


  “我的孙媳我高兴怎么宠,就怎么宠。”老太君拉过赵嫣,对她软绵绵的手可说是爱不释手。

  看着他们祖孙几个和乐融融的样子,楼映玉一哼,高傲的起身,就称了声累,转身告退,眼不见为净。

  杨氏脸上的笑都要僵了,埋怨的看了柯氏一眼,同为孙媳,柯氏就是不懂得讨好,瞧瞧赵嫣才进门,就能把老太君哄得多开心。

  柯氏知道自己是受了无妄之灾,莫名的被婆母给怨上了,无话可说,只能敛下眼,逃避婆母锐利的眼神。

  永安侯府掌管中馈的是杨氏,身为长房媳妇的世子夫人薛童颖,乃是开国元帅薛世朗的孙女,将门之后,与楼子沁门当户对、青梅竹马,两人是夫妻,更是并肩作战的伙伴,这些年随着世子镇守边疆,是个世间少见的女中豪杰,自然不管府中庶务。

  赵嫣入了永安侯府,对掌管中馈一事全然不感兴趣,毕竟想掌权,就得付出代价。对她而言,吃饱、睡饱、陪伴俊秀的夫君,全都比掌权来得重要,更别提楼子棠在意的从来不是二房手中的权力,而是二房背里干的丧心病狂一事,所以赵嫣压根就没为了侯府中馈与二房起什么龃龉。

  反正有老太君在,二房也不敢克扣,所以赵嫣依然吃饱、喝饱,陪着夫君,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人似乎又圆了一圈。

  新春时节,是府里最热闹的时候,原盼着在年前返京的世子和二房老爷,却因故未能回来。

  除夕吃团圆饭时,看着一桌子少了几个人,老太君的心情有些低落,吃完饭就让众人散了。

  楼子棠在与赵嫣成亲后,便由着赵嫣将他自小所居的院落改名为望梅轩,只是就如同红霞阁里的望梅轩一样,里头没有梅树,有的是一片桃花林,为此楼子棠没少取笑赵嫣。

  赵嫣依然故我,对她来说,名字是否相符不重要,这个名字代表的是她对姨母的想念。

  望梅轩就在松青院旁,由此可见老太君确实疼爱楼子棠,打小就把他放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

  一回望梅轩,赵嫣就叫来了金子,“我姨母给我带的梅酒放在何处?”

  金子立刻回答,“就放在望梅轩的地窖内。”

  “去拿出来。”赵嫣交代。

  离开扬州时,秦悦几乎把能给的都给赵嫣带上,包括了用梅子酿成的果酒。

  金子立刻去办。

  “怎么?”楼子棠侧头看她,“今日有兴致想与为夫小酌几杯?”

  赵嫣摇头,“是有兴致,但不是跟你,我是要去跟老太君喝。”

  楼子棠挑了下眉,看着赵嫣又交代下去备点吃食。

  她道:“方才老太君没吃太多东西,晚点肯定肚子会饿。”

  楼子棠伸手搂了搂她,“你有心了。”

  她在他怀中抬起头,“老太君疼你,所以我也疼她。”

  楼子棠低头凝视她,脸色更加柔和了。

  “今天本该一家团聚,”赵嫣眨了眨眼,想起了秦悦,“也不知我姨母今日过得可好?”

  这么多年来,对彼此来说,今年都是第一年没有彼此陪伴的年。

  楼子棠弯下腰,脸庞与她靠近,直到两人鼻尖相触,呼吸交缠。

  抱着梅酒的金子脚步硬生生的停在门口,不敢动了。

  “开春我们回去吧。”他亲了她一口。

  她的眸光闪着光亮,“可以吗?”

  她一脸雀跃,虽说离开不过几个月,但她实在想念自小长大的地方。

  楼子棠点头,牵起赵嫣的手,走向只有一墙之隔的松青院。

  在松青院的老太君让人都散了,并非疲累,而是心情不佳,看到楼子棠两夫妻去而复返,前来相陪,心中感到欣慰。

  招手让长得像是福娃娃似的赵嫣过来,大过年的,看她穿着一身红,很是喜气洋洋,心情不由转好,就让一旁的下人拿了叶子牌。

  这年节时分,外头大雪纷飞,屋内火炉烧得暖,有酒、有小点,再打打叶子牌,人生一大乐事。

  楼子棠也陪在一旁,时不时剥几颗花生,放在一旁的盘子上,看着赵嫣圆嘟嘟的脸,嘴巴动个不停,可爱极了。

  赵嫣时不时抬头对他笑一笑,自动自发的拿起他剥好的花生,一口一口吃着,两人十分有默契。

  老太君看出两个小辈的感情好,心中暗笑。“前些日子进宫给皇太后请安,遇上平城郡主,她见了我,说我气色看起来极好,”老太君笑道:“我说,这是二郎媳妇给的玉肤霜好用,郡主还夸我永安侯府娶了个有福的媳妇,众命妇也深感认同。”

  平城郡主是皇太后和叶齐云的生母、当今圣上的外祖母,出自建国有功受封异姓王爷的肃王府,当年艳名远扬,是京城第一美人,最后嫁入叶国公府,一生显赫。郡主与老太君在闺阁时,便是私交甚笃的手帕交。

  “有三爷在,郡主用的东西肯定更好,郡主这是看在老太君和二郎的分上,才在众人面前夸我,给我长脸。”

  “你这丫头,就会说话。”老太君拍了拍赵嫣的手。“也不枉我这老婆子疼你了。”

  “听听祖母这话,不过才多久的日子,老太君便偏心了?疼了二郎媳妇,那大郎媳妇怎么办呢?”

  老太君听到门口响起的声音,手上的叶子牌应声而落,激动的看过去,“颖娘吗?!是颖娘吗?颖娘回来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