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二


  “后头有两辆马车,柴、米、油、盐、菜、肉、灶一应倶全,自然有热腾腾的饭菜。”

  赵嫣第一次听闻此事,惊得双眼微瞪,“不愧是京中权贵,”她啧啧出声,“虽是赶路,但也真是享受。”

  楼子棠没说平时可没这般享受,是因为她爱吃,他才特地要叶齐云找人改了马车,这些日子与其说叶齐云是在忙他们俩的亲事,倒不如说是为了他要让赵嫣吃好、睡好而忙碌,为此叶齐云可是气得牙痒痒的,偏又莫可奈何。

  “若你喜欢,以后出行,这马车就由你用。”

  “就算你不说,我也不会跟你客气。”赵嫣的脸皮厚,反正夫妻本是一体,她接受得很自然。

  越往北,天气越冷,隐隐有要下雪之势。

  赶了几天的路,天空果然飘下雪花,一夜之间,天地一片苍茫,赵嫣探头仰望着天际,像孩子似的把手伸到窗外。

  “小心受寒。”

  赵嫣转头对他一笑,“我没这么娇贵。二郎冷吗?”

  楼子棠倚在榻上,嘴角泛着浅笑,摇了摇头,对她伸出手,她顺势靠进他的怀里。

  他摸了摸她的头,像哄孩子似的哄道:“明日便能进京,再忍忍。”

  赵嫣乖巧的倚着他,待在马车里,有他陪伴,也不感无聊,只是她向来静不住,很想到外头好好的跑跑跳跳,舒展舒展筋骨。

  楼子棠抱着她,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她的后背。

  她轻叹了口气,动了动身子,在他怀里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微眯上眼,昏昏欲睡。半梦半醒之间,马车猛然一停,她有些迷糊的睁开眼,楼子棠拍着她背的手没停。

  “怎么了?!”她的语气带着还未睡醒的慵懒。

  他低头,唇碰了碰她的额头,“有人挡道。”

  楼子棠的话声才落,就听到驾车的车夫急吼了一声,“郎君、夫人,前头有贼人。”

  赵嫣一下子就清醒过来,她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听着外头打斗的声音,心头一紧,目光一看到楼子棠,心又莫名的静了下来,“二郎放心,有我在!”

  楼子棠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有你在?!”

  圆圆的包子脸上满是坚决,“我保护你。”

  楼子棠忍不住笑了出来,吻了吻她的脸蛋,“我的娘子果然胆势过人,真是可爱。”她脸微红的看着他,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兴致来调戏她。她急急的推开了他,四下梭巡着,“我的剑呢?”

  这把剑是在离开扬州那日,楼子棠送给她的,当时她只觉得这把剑柄上的宝石漂亮,想拿来当成摆饰,如今倒是能派上用场。

  寻到剑,她紧握筲剑柄,剑光森冷,随着外头越来越激烈的打斗声,她脸色明显有些苍白,但神情还算镇定,她咕哝道:“金子、银子去做吃食的马车上给我们拿吃的,会不会有事?”

  “你这是担心你的丫头们,还是担心你的吃食?”

  赵嫣瞋了楼子棠一眼,这节骨眼上亏他还有心情逗她,还来不及回嘴,马车突然一震,似有人撞了过来。

  楼子棠眼中冷意一闪,一把握住她的手。

  原以为来人再强悍,有叶齐云的护卫在,也会有惊无险的,但眼下看来,来人身手并不简单,像是非要夺人性命。

  此乃京郊,进京的官道,已属天子脚下,却遇贼人挡道。有叶齐云夫妇同行,一路并不低调,十几辆大马车,一眼就看得出非富即贵,更别提叶齐云的马车上醒目的叶国公府家徽。

  为了阻隔寒风的毛颤子被用力掀了开来,冷风伴着浓重血腥味飘进来,赵嫣只看到银光一闪,剑上的腥红血迹刺目,来不及感到害怕,赶紧护在楼子棠面前,拿着剑就刺了过去。

  赵嫣的功夫对付几个三脚猫功夫的匪徒还成,但这些贼人身手了得,几乎在交手的同时,她就知道自己没有胜算。

  “二郎,你先——”要楼子棠先逃的话还未来得及说出,原本一剑要朝她挥来的贼人飞了出去。

  她还搞不清楚情况,就被楼子棠抓着手臂,跳下了马车。

  外头的雪地已被鲜血染红,倒了数人,有叶家的护卫也有贼人,楼子棠扫了一眼,看到还安坐在马车上却一脸阴沉的叶齐云。

  楼子棠将赵嫣推向叶齐云的马车,抽出腰间的软剑,声音透着一股冷冽的杀意,迎向厮杀的贼人,“捉活的。”

  赵嫣怔愣了下,要向前帮他,却被叶齐云眼明手快的一把拽住。

  “别过去,二郎能应付,你去只会坏事。”

  赵嫣心惊胆战的看着与黑衣人打起来的楼子棠,只是看着看着,眼底闪过疑窦——明明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俊秀公子,怎么手握利器,刀光剑影来去之间游刃有余?

  因为楼子棠加入,没多久便扭转了局面。

  贼人节节败退,其中一个蒙面黑衣人显然是领头的,抵抗不了楼子棠的攻势,注意到远方马蹄扬起尘烟,想来是对方的救援到了,当机立断的丢了个字,“撤!”

  楼子棠本要向前追,却被叶齐云出声喝住,“二郎,让护卫去。”

  叶齐云不知匪徒是否留有后手,纵使楼子棠足以自保,他也不想让他追出去,万一误中了埋伏就不好。

  楼子棠停下脚步,回到马车来,轻轻将赵嫣给拉回自己身边,低声问道:“没事吧?”

  赵嫣摇头,看着他衣服上头被染红的痕迹,向来俊秀的脸上也被溅染了血花,她抬手轻触,看着自己手上鲜红,不由抖了一下。

  他立刻捉住她的收,拿出帕子,轻轻擦拭她的手,“别怕,有我。”

  “你功夫……挺好。”

  “嗯。”他轻应了一声,“足以自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