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一


  “三日后返京,你以为如何?”今天来意,便是与楼子棠商议成亲后返京之事。

  赵嫣分心听着,手下正忙着用蜜做口脂,还时不腐的吃上一口。

  楼子棠静了一会儿,反问:“我要的马车可已备好?”

  叶齐云瞪了他一眼,“要不是看在老太君开口的分上,我压根不想理会你。”

  楼子棠不置可否,只道:“所以马车已备好?”

  “是。”叶齐云近乎咬牙切齿。

  “如此便三日后返京。”

  “我也跟你回去。”

  这下楼子棠终于有了些情绪波动,挑眉看着他。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大半年在扬州干了哪些事。”叶齐云“嗤”了一声。

  查楼子棠私产时,叶齐云意外的查到了楼子棠住到魏家时,明为养伤,实为从中搜查两淮盐运使的罪证,他也不知该说这小子太过自信还是太过愚笨,只带了个看起来傻乎乎的李大壮就敢以身试险,也不怕走漏了一点消息便会死得无声无息。

  如今他既然知情了,当然不会由着他胡来。

  “有我叶三爷同行,无人敢起歪心思,一路护你安然。”

  “三爷挺自信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

  “只怕就算有你在,该动手的还是会动手。”

  被个小辈小瞧的滋味可不好受,叶齐云瞪他一眼,听到赵嫣笑出声,更觉颜面无光,一眼看过去,就看到她没在做口脂,而是抱着一罐蜜,听戏似的坐在一旁边吃边往这里瞧。

  他眼角抽了抽,看着蜂蜜被吃了大半,“你这是在干活,还是在吃东西?”

  “两者兼顾。”赵嫣舔了下唇,回得一点都不心虚。

  “看你这德性,你当年会跟着康嬷嬷学制胭脂水粉,根本不是你有天赋,而是因为有得吃吧?”

  叶齐云原本只是说说,却没料到还真是说中了,赵嫣承认得很乾脆,“是啊!确实因为有得吃。”

  她还记得,一开始她对做胭脂水粉真没兴趣,康嬷嬷教她时,她也学得不是很上心,最后是因为她发现做面霜的牛乳、蜂蜜和做口脂的麦芽糖好吃,所以才愿意跟着康嬷嬷学,说到底她就是个吃货,不过也多亏了自己爱吃,如今她才能有这一手功夫傍身。

  叶齐云无奈扶额,看着一旁静静的看着赵嫣的楼子棠,摇头问:“她这德性,你不怕?”

  楼子棠一笑,“我家大业大,不怕她吃。”

  赵嫣瞬间笑眯了眼。

  看着两人,叶齐云觉得一阵恶寒,这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算了,我怕了你们俩。时候不早,巧巧,你快收拾收拾。”叶齐云说道:“我送你回去,明日就要成亲,还待在这里,也不怕给人笑话。”

  “我夫君不在意便好,我何必在意旁人?”

  听到一声“夫君”叫得如此顺口,叶齐云实在哑,P无言,知道赵嫣活得肆意,但能做到这般不受约束,还真是令人开了眼界。

  “随你、随你,我不管了。”叶齐云摇摇头,由着她去。

  等他一走,赵嫣兴冲冲的来到楼子棠身旁,“三天后就走啊?”

  楼子棠点头,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颊,“舍不得吗?”

  “舍不得是必然,毕竟我姨母不与我一道。”

  “扬州到京城也不远,坐马车七天便到,行水路又更快些,若你真念着你姨母,就多回来看看便是。”

  赵嫣也知道这个理,她性子虽强悍,但是遇上秦悦坚持的事,她也只有妥协。她拿起桌上刚做好的口脂,指了指自己的唇,“加了洛神花,这个颜色好不好看?”

  他侧着头打量着她粉亮的唇,伸出手,轻轻抚过。

  “别,这样就被你抹——”

  她话还没说完,嘴唇就被温柔的吻住,这个吻没有一丝强迫,满是温柔与爱恋。

  “很甜。”他嚐到了蜜的味道,一股柔情在他内心生根,将心涨满。

  “你也很甜,比我用的蜜还甜。”

  楼子棠的笑容加深,这代表在她心目中,他胜过了吃食,真是令人欣喜。

  成亲后三日,赵嫣便随着楼子棠返京,叶齐云也不顾楼子棠冷眼,带着妻子一同北返。楼子棠乘坐的马车车架高大,车厢牢固宽敞,由两匹高头大马拉车,跑起来又快又平稳,坐在上头浑然不觉是在马车上,里头几案坐席一应倶全,甚至连供人歇息的软榻都有,虽是长途跋涉也不觉得累人。

  依依不舍的告别了秦悦,赵嫣的心情始终不见开朗,就连平时喜欢的吃食也没吃的兴致,这可令楼子棠有些担忧。

  “若真想姨母,等返京待些时日后,求老太君首肯,我们便回扬州住段日子。”

  听到这句话,赵嫣的双眼一亮,“可以吗?”

  楼子棠点头。若是还不知兄长下落,这个承诺他未必能给,但如今兄长历劫归来,论功行赏,袭爵一事已是板上钉钉,只要除去虎视眈眈的恶人,他便能安心的陪赵嫣去任何她想去的地方。

  赵嫣激动的一把抱住了楼子棠,楼子棠抿嘴一笑,捏了下她的脸颊。

  楼子棠的话使赵嫣心一宽,食欲也好了。

  到了饭点,下人送来食盒,打开来有五菜一汤,虽称不上精致,但味道挺好。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咱们又没停下来,怎么有热腾腾的饭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