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九


  “你们——简直是想气死我!”赵老夫人一副完全被气狠的模样。

  赵老夫人发怒,一群小辈自然不敢插嘴,赵嫣敛眉,翻出了荷包里的栗子,小声剥开后塞进嘴里,脸颊鼓鼓。

  “娘,”魏氏捂着心口,泣诉道:“你先别恼,咱们妍儿被欺负了,总得先要个交代不是?”

  魏氏的嫂子柳氏气得咬牙,自己这个小姑子本就任性,但毕竟已嫁人,成了赵家妇,平时也不常回魏家,看在婆母疼爱这个出嫁女的分上,便忍着厌恶,对她忍让几分,却没料到今日竟算计到自己的娘家头上。

  之前为了赵雪与魏宇坤在神仙潭落水一事,她认了哑巴亏,没想到今日又来,对象还是赵妍,自己的婆母爱屋及乌,对赵妍也是多加疼爱,但她打心眼里看不上这个名声差、个性刁蛮的外甥女,想要她收下来当媳妇,当她魏家是什么歪瓜裂枣都收吗?

  偏偏今天这事,在撞见的一干女眷里多是她家老爷在官场上的同僚眷属,若是没给个交代,也不用想要脱身,她心中实在又气又恼。

  “赵家还真是好家教,”柳氏眼中满满的讥讽与鄙夷,“闺女一个个的皆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攀高枝。”

  赵家人全都阴沉下了脸,只有赵嫣面色悠然,毕竟柳氏说的没错,这一个个的确实都是使着下三滥的手段,包括她——虽说她的情况不同,她是与楼子棠合谋算计,但在外人眼中,她确实是不知羞耻,对此,她无话可说,且敢做就不要怕人说,就算错,也错得坦坦荡荡,她赵嫣这点担当还有。

  “嫂子,”魏氏气瞪着柳氏,“我的闺女被宇坤占了便宜,你竟然还说风凉话,难不成是想不认帐?”

  “认!我如何能不认?”柳氏猛地站起身,“你都能让自己的闺女脱了衣服勾引我儿子进房了,如此不要脸面,我如何能不认?三日后,我就派人来迎你闺女进门。”

  魏氏怒火中烧,一副巴不得冲过去撕打柳氏的样子,因为娘家的娘亲宠爱,她从来都没将这个嫂子放在眼里,柳氏对她也向来客客气气,今天竟当众给她难堪。

  “你这是要妍儿当妾?”

  “是!”柳氏不留情的回嘴,“就凭她的品性,能给宇坤当妾已是造化,宇坤的媳妇儿我们早已相中,是永安侯府二房的嫡女楼映玉,所以别说赵雪,就连赵妍也只能给宇坤当妾。”

  此言一出,别说魏氏,就连田氏也是难掩惊讶,她可没听自己的表姊说过要将闺女嫁入魏家。她微敛下眼,虽说魏家富贵,但若是自己表姊的算计成了,永安侯府便是侯府二房的囊中物,到时绝对看不上魏家,这应只是魏家的一厢情愿。不过她也没有开口多言,冷眼旁观,魏氏摆在心尖上的人儿如今要为人妾,这滋味肯定难受。

  赵雪原是红着眼,一脸委屈,听了柳氏的话,赵妍竟也跟自己一样要入魏家当妾,莫名的心中生出一股喜悦和泄愤的快感。

  “舅母,我嫁给表哥,是表哥的福气,你竟然有脸让我为妾?”

  “你都有脸做出那等下作之事,还跟我讲脸面?!”柳氏看着赵妍的眼光有着说不出的厌恶。

  “你——”赵妍又气又恼,被说得羞愤欲死,眼眶通红。

  “此事就此说定,”柳氏懒得多言,直接起身,“若点头,三日后魏家自会派轿来抬人,若不愿,那今日之事就当没有发生过。”

  看着魏氏头也不回的走了,赵嫣不得不说够狠,毕竟魏宇坤是个男子,今日的事传出去,名声是差了些,时间一久,也不过就是段风流韵事,但对赵妍可不同了,名节有损,这辈子是难以嫁个好人家了。

  她又塞了颗栗子进嘴里,魏氏看来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真是机关算尽,反算了卿卿性命。

  “你们、你们真是存心要气死我!”赵老夫人觉得这辈子的颜面全都丢光了,一时气怒攻心,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

  众人一急,连忙上前将人扶住,吼着叫大夫。

  赵妍却顾不得赵老夫人,一把捉着上前的赵嫣。

  原只是想做做样子上前关心一下的赵嫣被拦住了路,一脸莫名的看着赵妍。

  “去叫那个楼映玉不许跟表哥成亲。”

  赵嫣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没这份能耐。”

  “我不管。”赵妍将自己所受的屈辱全都一股脑的丢到赵嫣身上,“若事情能成,等日后你成了寡妇,有求于我,我或许还能帮衬帮衬你。”

  赵嫣闻言,眼神一冷,用力的抽回自己被拉住的手,“赵妍,你还真是令我大开了眼界,我都还没嫁,你就替我算好了将来。我告诉你,心肠恶毒会有报应,二郎君会长命百岁,你死了他还没死,你成了寡妇,我还会与他幸幸福福。”

  赵妍一恼,抬起手就要挥下。

  赵嫣的速度却比她更快,反手就给了她一巴掌,一下子就让赵妍站不稳,退了几步,脸上明显浮起五指印。

  “赵四,还嫌不够丢人!”赵老夫人转头看到赵嫣打人,也不问缘由,直接拿起一旁几上的茶杯,用力的砸过去。

  赵嫣没来得及闪,茶杯砸中了她的头,她“嘶”了一声,抬手一摸,手上一片鲜红。

  赵老夫人也吓了一跳,她是一时气恼,却没料到会砸伤了人,但面子挂不住,只能斥道:“没个规矩,还不滚出去!真想气死我不成。”

  赵嫣捂着额头,双眼含冰,这一家子还真是给她长了见识,庆幸自己年纪小小就已经离府,不然在这里待到长大,八成也是长歪了。

  “祖母发话,巧巧自然得滚。”她目光像刀子般锐利地紧紧盯着赵老夫人,“巧巧不单会滚,还会滚得远远的,为免气死祖母,就当巧巧给祖母尽最后孝道,以后巧巧再如何丢人现眼、没个规矩,也跟赵家无关,绝对不再丢赵家颜面。”

  “什么意思?”

  放下自己的手,上头的血液鲜红,赵嫣冷冷道:“从今而后,断恩断义,音问两绝。”

  “你——”

  不再费心多瞧这些人的嘴脸,赵嫣掉头就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