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八


  “高嫁女,低娶媳,我二婶母万不可能看上魏家,但魏宇坤也是个聪明的,知道投其所好,”想起初到扬州就遇袭,之后在魏家的点滴,楼子棠浅浅一笑,温柔的抚着赵嫣的脸,“但谁能料到后头事情会如何变化,就顺其自然,且相信终将苍天有眼,善恶有报。”

  这几日楼子棠“昏迷不醒”,赵嫣自然随身伺候,实际上两人窝在房里,楼子棠看书,赵嫣做胭脂水粉。

  赵嫣都打算好了,等进京后就开间铺子,再接秦悦进京打理,想起未来,舒心至极。

  叶齐云一大清早就急匆匆的进了屋内,将手中的信给一甩,赵嫣莫名其妙的看他,楼子棠则是冷淡的瞄了一眼。

  “你倒是个厉害的。”叶齐云有些气恼,“还来了个先斩后奏,老太君来了信,说是得知你遭难,大病一场,担心你有个万一,要我主婚,挑个好日子让你在扬州先行成亲,说白了,这是要给你冲喜。你算计旁人也就算了,如今却算计到我头上,明知这亲事你兄长不会满意,还拖了我下水。”

  “怎么三爷还怕个侯府世子不成?”

  “不是怕,而是不想蹚浑水。”叶齐云死也不会承认自己怕了永安侯世子,“你怎么就不等大郎回京再成亲?也不差这几个月。”

  “等不及。”

  楼子棠轻轻一句话,令叶齐云翻白眼,赵嫣则笑开了脸。

  叶齐云字里行间说明了楼子棠的兄长并不喜欢自己,门第的观念也不是一时半刻可以说服人的,她向来是个心宽的,她要对着过一辈子的人是楼子棠,至于世子爷——虽然也挺重要的,但她还真不将之放在心上。

  “我与巧巧的亲事就劳烦三爷。”楼子棠轻飘飘的看着叶齐云,“若三爷事忙,我就请三夫人安排。”

  叶齐云看出楼子棠的故意,夫妻一体,若是姚少媛出面,他也不可能置身事外。

  “算我怕了你。”叶齐云一个挥手,“这事儿我来办,但若要成亲,你也该清醒了。”

  丢下这句话,他转身便走。

  于是在叶齐云走后不到一个时辰,楼子棠醒了的消息传了出来,赵府上下大喜。

  赵妍被罚在祠堂跪了几日,终于在楼子棠转醒后,虚弱的被婆子给背了出来。从今而后,她再也生不出一丝嫁楼子棠的心思。

  只是绝了对楼子棠的心思,却又冒出另一个念头,原本对赵妍而言如鸡肋般的魏宇坤,不知怎么的成了香脖脖,她吵着要嫁进魏家去。

  于是赵老夫人的院子里,常见长房与二房一言不合又互掐上,赵嫣见了,只会拿出自己的小荷包,倒出里头的点心,边吃边看戏,对她来说,都是无关紧要之人,她谁也不帮。

  但最后只能说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魏氏生辰那日,请了平时交好的女眷过府热闹,当然也少不了自己的嫂嫂、外甥。

  只赵嫣这个令赵家丢人的庶女,自然就被魏氏自动忽视,让她乖乖待在自己的院子里,不用出来见客。

  赵嫣不恼,反倒乐得自在,更别提原本赵府养病的楼子棠明日便要离府,她情愿陪着美男子,也不愿去虚与委蛇。

  她亲自下厨煮了鱼汤,陪着楼子棠喝着,金子此时快步地走了进来——

  “小姐,外头出事了。”

  赵嫣吹着热汤,小口小口喝着,口气有些意兴阑珊,“难不成长房与二房又为了魏家吵起来了吗?”

  魏氏要大操大办自己的生辰,赵嫣就猜到有古怪,所以若闹出点什么,她也不意外。

  “是吵起来,不过这次可闹大了。”金子吸了口气,继续说道:“说是魏家的表少爷醉酒,轻薄了三小姐,两人还被捉奸在床,许多人都见着了。”

  赵嫣一下子来了精神,“捉奸在床?!”她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金子用力点头,“是。”

  “二郎、二郎,”赵嫣看着一旁依然一脸平静的喝着鱼汤的楼子棠,“你听到了吗?”

  “嗯。”楼子棠轻应了一声,表情始终波澜不惊。

  “你说,这都是怎么回事啊?”楼子棠的冷淡一点都没有影响到赵嫣,她难掩兴奋的道。

  “不是早就猜到今日宴无好宴。”

  “是啊!可是这一招太精采了。”

  楼子棠看她嫩嫩软软的脸,圆圆的眼睛满是光亮,知道她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你想去看戏?”

  她笑得乐呵,也顾不得烫了,一口气将鱼汤给喝孑,放下碗,装出正经的模样,“不是看戏,是关心。”

  他拿出帕子,替她擦了下嘴,“好吧!你既想去关心便去吧!别让人欺负了。”

  “我又不是主角,谁会注意我。”她兴奋的站起身,“我去去就来。这鱼汤趁热喝了,一定得喝完,回来我要查的。”

  “知道,”楼子棠对她轻挥了下手,“等会儿。”

  楼子棠指了指放在一旁的荷包,里头特地给她备了范阳栗,赵嫣看戏少不了吃点心。

  “还是你想得周到。”赵嫣不客气的收下,忍不住低头亲了楼子棠一下。

  楼子棠感觉柔软的唇印在自己的颊上,几不可察的勾了下唇角。

  金子在一旁看着眼角抽了抽,赵家、魏家上下争得欢,肯定不知道自己在二郎君和自家小姐的眼中就是在耍猴戏的角儿。

  赵嫣虽然已经赶得急,但还是没来得及当场看到魏宇坤和赵妍两人被捉奸在床的场面,对此不免有些失望,得知魏氏请来的一干女眷几乎都已告辞,魏家人则被请去赵老夫人的喜寿堂,她不减兴致的赶过去。

  赵老夫人的屋里,人人脸色各异,赵嫣阻止了下人通报,迳自走了进去。

  纵使有人注意到她的到来,也没人多说一句,毕竟这个节骨眼,她的存在一点都不重要。

  赵嫣也识趣,不发一言的找了个最远的位子坐了下来,双眼飞快的扫了堂上一眼,只有女眷,未见男丁,看来是后宅的事,男人不掺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