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九


  楼子棠看她俏皮的样子,笑了出来。

  “总之,我担心你身子不好,所以换了个法子。咱们就在这里待一晚,明天回去。”

  “明天才回去?!孤男寡女,你不怕?”

  赵嫣塞了口玫块酥,上下打量着他,“该是你怕才对吧?!”

  她对自己的信任,他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伸出手,捏了捏她滑嫩的脸颊,声音一沉,“山顶风大,我冷怎么办?”

  他期待的看着她,赵嫣却是拍了拍他的肩,一脸得意,“你放心,我早有准备。”

  她站起身,在四处找了一圈,在他忍不住开口询问时,她竟从其中一棵树后抱出一大床被子。

  “这……是怎么回事?”

  “从我决定带你上山,就先让金子在普陀寺收拾些被褥上来。”

  他无言了一会儿,最后一叹,“思虑还真是周全。”

  “当然。”她用力点头,“等会儿我再去捡柴火,把火生起,晚上我替你守夜,你安心的睡。以天为幕,以地为席,难得让你随兴逍遥一回。”

  她拿着桃酥送到他的嘴边,被人当个孩子似的喂食,这种事在以前,楼子棠是想都不会去想,眼下却觉得是种享受,他虽不喜甜,但因为是她,所以愿意张开嘴,吃掉了她喂过来的桃酥。

  赵嫣笑眯了眼,“再跟你讲件开心事,嫡母让我代嫁,我狠狠的要了她一大笔嫁妆,有两座庄子、百顷良田外加两间铺子,我现在也是小有积蓄的小富婆了。”

  看她一副像是偷了油的老鼠似的,可爱的样子令他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圆润的脸,“你就贪她这点东西?不怕日后被人在背后说闲话?”

  “我才不在乎闲言闲语,若是在乎的话,当年你让我背了黑锅,赵府上下无一人为我说情时,我就该一头撞死了。虽说嫡庶有别,但我称她一声母亲,她给我备嫁妆也是合情合理,我要得理直气壮,而且这话若传出去,八成都会说魏氏这个嫡母大度,对待庶女如亲女一般,还给她添了好名声。”

  “说到底,你还为了魏氏着想,是个孝女?”

  “当然。”赵嫣呵呵一笑,“她要面子,给她便是,我可以不要颜面,但绝不吃亏,我可是心如明镜似的,别想占我便宜。”

  “你竟然这么聪明,怎么当时被我诬赖却不反击?!”

  “以前是因为年纪小,如今大了,则是因为你长得好看。”她回得理所当然,“别人都说我娘是看中我爹的身分才会巴着他,做人侍妾也不在乎,但我知道我娘是真的喜欢我爹,因为我爹长得好看。至于我姨母就别说了,我没见过面的姨父据说是个瞎子,她一颗心全扑在他的身上,也是因为我姨父长得特别好看。我如今知道,原来我们一家子女人全都对好看的男人没招架之力,若你长得不好看,我从一开始就不会多看你一眼,你与你堂弟争执落水时不会出手相救,也就不会有后头的事了。”

  “如此说来,这是我的幸还是不幸?”

  她没好气的看着他,又拿了个桂花糕送到他嘴边,“自然是幸!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楼子棠低头瞄了一眼,“其实,我不喜食甜。”

  “不喜甜?!这人生活着还有什么乐趣?今天我带的都是些点心。”她硬是喂他吃下去,自己则塞了口桃酥进嘴里,然后有些苦恼的拿出挂在腰间的荷包,里头还有几颗栗子,“给你,悠着点吃,我没剩几颗了。”

  他摇头,“你自个留着吃吧,我有。”

  他也拿了个荷包出来,倒出了色泽饱满的栗子。

  赵嫣眼睛一亮,“这是范阳栗吗?”

  他点头,“你倒挺识货的。”

  赵嫣不客气的将自己手中的荷包塞进他的手里,“我的给你,你的给我。”

  “你还真不客气。”

  赵嫣低着头,剥了颗栗子,送到他的嘴巴边,“一起吃!就不算占你便宜了。其实我发现,你不说话的时候最好看。”

  这是拐了个弯说他说话不中听?

  楼子棠也没跟她计较,只是看了看远处的山峦,片片乌云彷佛要压下来似的,他蹙眉道:“巧巧。”

  “嗯?”赵嫣只顾着剥栗子,随意的应了一声。

  “你盘算得好,吃食、被褥一应倶全,但似乎没算到老天爷这一关。”

  “什么意思?”将栗子塞进嘴里,赵嫣一边咬一边问。

  楼子棠淡笑的指了指天。

  她顺着他的手看过去,远方黑压压的一片……

  “你担心我身子,不愿见我落水,湿了一身,但你带我至此,似乎也难逃我被打湿的命运。”

  赵嫣脸色一变,顾不得剥栗子了,一股脑的将栗子全塞到他手上,然后一口塞了好几个玫瑰酥,忽地站起身。

  “你这是做什么?”

  “干活。”嘴巴塞着吃食,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话说完,她手脚麻利的把放在一旁的被子一捆,将被子背在身后,吃食收进布包之中,重新抱在怀里,“咱们找个地方躲雨。”

  看到她前抱布包,后背一床被子,他的嘴角再次失守,“有没有人说过你挺喜感的?”

  赵嫣用力点头,“有啊!我长这个模样,不说话就很喜感。”听口气还挺得意的。

  她在戏班子待得久了,长得好的人见得多了,很清楚貌美不代表命好,像她这样能吃能睡,活得自在才是正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