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二郎君,这便是我的表妹赵三姑娘,赵妍。”魏宇坤的声音有着取笑,但眼底却没有太多的笑意,毕竟在外人眼中,这两人可是有婚约的夫妻。

  听到魏宇坤的话,赵妍的心中一突,二郎君?!永安侯府的二郎君?!她匆匆的抬眼看他。

  楼子棠对她浅浅一笑,周身散着冷凝沉着的气息,轻点了下头,因礼数而往旁回避了些许。

  看他云淡风轻的模样,赵妍心中不由一阵莫名的酸涩,如此风华绝代,却是早亡之相,可惜了!一时之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魏宇坤敏锐的察觉赵妍的不对劲,眉头一皱,他自小被送进京,后来在太学就读,家中图的便是他能结交京中权贵,日后金榜题名,飞黄腾达的日子可期。

  而结交的权贵之中,与永安侯府二房的长公子楼安轩私交甚笃,永安侯府世子下落不明,若有个万一,楼子棠这个病秧子也活不长,最终爵位便会落到二房手里。

  魏宇坤看清局势,暗地里帮着楼安轩以散心养病的名义邀楼子棠同游江南,原想找到机会除去此人,若事成之后,楼安轩将做主让他娶了侯府二房嫡女,与侯府结秦晋之好。

  只是没料到事情起了变化,楼安轩被老太君派到边疆寻找世子,几乎在楼安轩离京后,侯府也飞快定下了楼子棠与赵妍的亲事。

  促成这门亲事是两府的主母,表面上看似给了魏氏颜面,赵妍高嫁,但看在他这个知情者眼中却恰恰相反,因为侯府二房压根不会让那个病秧子活得太久。

  后宅之事魏宇坤本不该插手,只是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表妹与楼子棠成亲,毕竟以他姑母的性子,若赵妍在侯府的日子不好过,她也不会让旁人痛快,最终只会闹得众人心生嫌隙,所以他派人探了姑母口风,得知姑母也不中意表妹与永安侯府的亲事,他顺势出手相助。

  今日的普陀寺之行,一切皆在他算计之内,但是看赵妍被迷惑的模样,令他不由心生警惕。

  “表妹,”魏宇坤状似不经意的挡住赵妍看向楼子棠的视线,“这是怎么了?”

  赵妍的视线被挡,心中有些不满,咕哝的说道:“没什么。”

  魏宇坤在心头冷哼,心中了然,楼子棠确实长得一副好皮相,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看来赵妍是被楼子棠的相貌所迷惑,但事到如今,他可不允许事情有变。

  他抬起眼,状似不经意的扫了一眼,阵光定在赵雪身上,不过两年未见,倒出落得越发秀丽可人,想起前几日收到魏氏的密函,只简短的约定今日普陀寺之行,欲以赵家庶女代嫁,如今见到赵雪,难不成是把念头动到了长房庶女赵雪头上,打算反将长房一军?魏宇坤心中暗恼,若真是如此,魏氏是摆明了再生事端。

  赵雪不知魏宇坤心中所想,只是注意到他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不由脸色微红。

  她自然清楚魏家的权势富贵,若能嫁给魏家嫡子,将来无数富贵荣华便等着她,只是她自知只是赵家庶女,魏家肯定看不上眼,这么些年,她特意讨好魏氏、顺着赵妍,便是盼能得个眼缘,替她开个口,纵是嫁入魏家为妾,她也愿意,只是万万没料到,魏氏如今盘算等着毁了赵妍与永安侯府的亲事之后,让赵妍嫁入魏家”亲上加亲。

  说到底,赵妍是嫡亲闺女,魏氏自然是想方设法的图个好将来,而她呢?明明年纪较长,嫡母却彷佛不知,一心只记挂着自己明年要进京赴考的儿子,她在赵府虽为小姐,却是看着众人的脸色过活,她不甘心。

  赵雪微垂下眼,掩去思绪,轻声提醒,“三妹妹,我们还得去找四妹妹。”

  “四妹妹?!”魏宇坤双眼一亮。

  “是啊!四妹妹。”赵妍暗暗又看了眼楼子棠,存心似的提起,“就是当年推二郎君落湖的赵嫣,表哥忘了吗?”

  魏宇坤自然没忘,但赵嫣早就离开赵府,如今回府了?魏宇坤瞬间了然,也暗松了口气,姑母看来是把人选给寻来,打算将这个庶女嫁进永安侯府。

  魏宇坤目光带着同情地看向楼子棠,“那丫头可还是身形如牛,力大无穷?!”

  赵嫣将魏宇坤讽刺的字句听得一清二楚,不屑的将嘴一撇,果然名声黑了,多年过去还是洗不白,偏偏害她陷入今日田地的家伙,一袭白色斗篷衬出他超凡出世的形貌举止。算了,看在他秀色可餐的分上,她就不跟他计较,好看的人总是可以让人多点包容。

  “是否力大无穷不知,”赵妍掩着嘴,轻笑出声,“但是身形如牛这词套她身上,倒是挺贴切的。”

  看着赵妍做作的样子,赵嫣一顿恼火,她是胖了点,但身形离像头牛还有段不小的差距。虽然隔了段距离,但她看得很清楚,赵妍似有若无飘向楼子棠的眼神,还有赵雪望着魏宇坤时不寻常的娇羞,她在心中啐了一声,这都是什么事啊!

  若她没料错,魏氏打着要将赵妍嫁入魏家亲上加亲,赵雪这样子是打算横插一脚?她摇了摇头,一个个都不安分,一个赵雪是如此,赵妍也是——她皱起眉头,明明都说白了自己不嫁楼子棠这个病秧子,如今初见,眼神却不停的飘向他,是什么意思?

  她忍着心头不快,不管赵妍打什么主意,她都不会让她如愿,楼子棠是她赵嫣的。

  她吸了口气,扬起了笑,脆声的开了口,“怎么这么热闹?”

  赵妍看到她出现,脸上的笑容险些挂不住,但顾及楼子棠在一旁,只道:“四妹妹是跑哪里去了?你这性子就跟野马似的,一溜烟就寻不着人,母亲担忧,特要我与二姊姊来寻你。”

  赵妍口气中故作关怀,令赵嫣在心中翻了个白眼,似笑非笑的开口,“原来在姊姊的心中,我的性子似马,身形似牛,这么说自家的妹妹,咱们还真是姊妹情深。”

  这是明晃晃的讽刺,赵妍的脸上有些难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