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赵雪这个惯会装模作样的,表面上一副关怀备至的样子,实际上心思比谁都还来得深。

  “如此听来,二姊姊说的果然有道理,所以我还是不嫁了,嫁妆也不要,我回红霞阁去,只是,二姊姊,”她无辜的眨了下眼,“我若不嫁,母亲疼三姊姊,肯定会把主意打到别人头上,你说咱们赵府还有哪位姑娘可以让我母亲给惦记上?”

  赵雪心一窒,怔愣了一下。

  “说来,二姊姊还未婚配,明明长了我与赵妍一岁,看来姊姊的亲事,大伯母也还不着急,到时让我母亲帮着张罗也好,正好这亲事也是大伯母牵的线,可见大伯母也是极其满意的,你又打小就懂得巴结迎合我母亲,所以由你出嫁,似乎也挺好的。”

  赵雪勉强挂在脸上的笑意彻底消失,别人不知,她却是清楚赵家两房之间看似和睦,实则互看憎恶,嫡母看不惯婶母财大气粗,婶母看不惯嫡母一副京城贵女,高人一等做派。

  这门亲事,说穿了皆是各自算计。

  田氏与侯府二房主母是表姊妹,侯府二郎君的身子到底如何,田氏可是清楚得很,赵妍的脾气骄纵、任性,侯府二房当家主母也了然于心,两人却还是极力牵上这条姻缘线,各自撺掇自家老夫人应下这门亲。

  侯府二房就要个令人生厌的刁蛮千金嫁给侯府二郎君,二郎君的身子本就不好,就盼着最好能一折腾,人就去了最好。田氏不在乎嫁过去的赵家女守不守寡,她看中的是攀上了侯府,在侯府二房的表姊面前讨个好,可以给自己来年要赴京赶考的儿子添上助力。

  赵雪虽也存着一心跃龙门的心思,但也知道一旦夫君一死,这辈子就没指望,虽说这世道再嫁不难,却是对一般平民百姓而言,高门大院的正妻少有再嫁的,所以她不愿入侯府,不想落得一生凄凉。

  “妹妹说笑了,”赵雪的脸色微白,“婶母看中四妹妹,瞧不上我。”

  “这可未必,不如我们回紫辰园去问问。”

  赵雪大惊失色的闪过了赵嫣要拉住自己的手,“我身子有些不适,先回房去,就不陪妹妹了。”

  赵雪的局促落在赵嫣眼中,暗自失笑,“姊姊既身子不适,就赶紧回房歇着,妹妹不打扰,只是我虽在姊姊口中所谓的低贱地方长大,但还是懂点道理,想劝姊姊一句——多门之室生风,多言之人生祸,姊姊以后话出口前,最好三思。”

  秋风带着凉意,看着带着笑意的赵嫣离去,赵雪的心比秋风袭人更令人发凉。

  一大清早,赵嫣就被金嬷嬷派来的两个丫头给唤醒,梳洗之后,让她穿上一身襦裙,样式虽是一般,但用料精细,看得出魏氏是打着要在外人面前当个慈爱嫡母的主意。

  反正是好东西,魏氏要面子,赵嫣只要赚得饱饱的里子,心中盘算着回头再多要几匹布,可以给秦悦和康嬷嬷连同金子、银子都做几件衣衫。

  “时候不早了,”小丫头名叫翠儿,在一旁说道:“四小姐给老夫人请安要迟了。”看了眼天色——赵嫣虽多年没回赵家,还是记得赵家的规矩,老夫人起得早,所以请安都是在早膳前,从望梅轩过去老夫人的喜寿堂虽不远,但看时辰,自己已经迟了。

  回府的第一日,要她请安却故意拖着时辰,赵嫣心知肚明,却也由得魏氏拿捏,她都能想见,甫一回府她身上就挂上懒散、不敬长上的名头,她的嫡母果然一如既往的黑她不倦。

  赵嫣神色自若的带着两个丫头走向喜寿堂,一入厅里,果然大房、二房的女眷都到了。

  她上前双手一举,盈盈跪拜,“小四拜见祖母,见过伯母、母亲。”

  赵老夫人坐在高位,眸光晦暗莫测的睨了赵嫣一眼,对于这个孙女,她实在称不上喜欢,毕竟因为这丫头的生母,导致她的儿子亡故,所以赵嫣被秦悦带走十年,她对这丫头也都不闻不问。

  谁知道如今人回来了,才第一日请安,便要让她等到这个时辰,果然是庶出,一点规矩都不懂,正要斥责几句,赵嫣已经开了口——

  “母亲心慈,说是让小四多睡会儿,所以才来得迟,”赵嫣的眼一眨,圆圆的包子脸一脸情真意切,“小四有母亲疼爱,这些日子在外头受的苦,好似都放下了。”

  原来赵嫣的没规矩,是魏氏在后头撑腰?!赵老夫人不满的目光看向二媳妇。

  对上赵老夫人的视线,魏氏着实一愣,她故意不让人催促赵嫣,盘算的便是让这个丫头显得没规矩,让老祖宗替自个儿出口气,但赵嫣竟先发制人,反将了她一军。

  “弟妹还真是为小四着想,把人都给放在了老祖宗和赵家的规矩前头了。”大夫人田氏掩嘴一笑,语气亲昵,眼底却闪着看戏的光芒。

  表面上两房相处和平,但她早看魏氏因为有个富贵娘家而不将她这个嫂子放在眼中不顺眼,偏偏魏氏做人圆滑,三天两头就寻些好东西送进喜寿堂,时间一长,婆母虽嘴上不说,她也看得出婆母心头偏向魏氏。

  魏氏暗暗咬了咬牙,露出笑容,看着高位上的老夫人,尽管老祖宗早不管事,但是在赵家还是人人得敬着,“是媳妇思虑不周,但也是心疼这个孩子,为母者都不容易,老祖宗自然是知道媳妇的。”

  赵嫣看着魏氏不忘给了自己慈爱的一笑,嘴角微微抽搐了下,觉得魏氏不去戏班子插上一脚,还真是可惜了。

  看着两人一副母女情深,赵老夫人也不好再多说了,只让赵嫣起来落坐。

  “你母亲跟我说了,说是挂心你多年在外无依无靠才将你接回来,”赵老夫人懒得费心思在赵嫣这么个上不了台面的庶女上头,“回来后就安生些,对外便说当年鲁莽,冲撞了贵人,送到寺里思过,如今才回赵府。”

  赵嫣一脸委委屈屈的点头,相信魏氏在她回府前已经打点好,只求让她回到赵家,顺利的嫁给楼子棠,其他的事不想节外生枝。

  “妍儿来年开春便得嫁入侯府。”赵老夫人微眯着眼,低声说道:“如今世子下落不明,二郎君就暂居在魏府之中,慧娘得空,去关心几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