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赵嫣露出惊愕的表情,忙不迭地站起身,“母亲别恼,都是栗子太硬了,我一时施力不当,没拿稳给飞出去,唐突了母亲,真是罪过。”

  魏氏瞪着赵嫣,明明就是故意的,偏偏还露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一开口就是赔罪。

  “赵四,”她几乎咬牙切齿的说:“你不简单!”

  赵嫣眼底闪过一抹光亮,没掩去脸上的得意,轻声说道:“母亲,我之前便说过,要求人就得有求人的样子,是你自己找上门,可不是我送上来任你左右。母亲若觉得我的安排可行,就给个准话,我在这等着。”

  说完,她重新落坐,一时之间,房内只有赵嫣怡然自得剥栗子的声音。

  魏氏一脸阴郁,脑门抽抽的痛,心头生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安,找她回府,似乎错了,偏偏为了自己的闺女,她没退路。

  赵雪在一旁不发一言,敛下的眼眸掩去心中的阴晴不定。赵家庶出的小姐不过两位,她出身长房,眼看着嫡母虽主掌中馈,却架不住赵府式微,二房魏氏娘家富贵,对二房凡事以礼相待,遇事容忍。

  她审时度势的与赵妍走得近,巴结赵妍,陪着她一同欺负赵嫣,看着比她更可悲的赵嫣,从中得到满足。

  但如今却变了,赵嫣不再是当年那个任人拿捏的小肉团子,气焰高张,一回府便开口为自己的嫁妆琢磨,没有一般女儿家的娇羞,一个庶女,跟自己的嫡母要嫁妆竟要得如此理直气壮,那份张扬令她眼红又暗恨。赵雪不屑她的粗俗的同时,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嫉妒了。

  赵嫣察觉赵雪的目光,故意似的对她挤眉弄眼。

  赵雪的手在袖子中暗暗的捏成拳头,淡淡的将头一撇,不再看她,清楚明白如今自己动辄得咎,毕竟出自长房,在二房的私事上万不可随意搭上任何一句话。

  “行。”魏氏气炸了,心似火燎,但打蛇打七寸,赵妍就是她的七寸,纵使再不舍,也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闺女嫁去当寡妇。“好!你说的嫁妆,我能给,但从今而后你得依我所言去做,别后悔。”

  赵嫣半敛下眼,几不可察的勾了一下唇角,“我虽是个女子,但也知道一言九鼎,话既出口,绝不言悔,只是日后后悔的别是三姊姊就好。”

  楼子棠除了身子差一点外,别的没有一项不如人,尤其那长相,站出去足以迷倒众生,赵嫣可难保赵妍见了不会生出别的心思。

  看着赵嫣的神情,赵妍心头有股说不出来的诡异,脱口道:“你别反悔便好,那人不过就是个病秧子,表哥说他就是一副早亡之相。”

  赵妍口中所言的表哥必定是魏家二公子魏宇坤——楼子棠这半年来都在魏府作客,不知道他知不知道人家面上敬他,背地里在咒他?!她在心中一哼,对魏家人的印象又差了几分。

  “此事既已说定,我也不好再回红霞阁,只是多年未归,就请母亲给我备个园子,不用太大,清静就好。”赵嫣顿了一下,“算了,就把我姨娘生前所住的望梅轩给了我吧!”

  魏氏瞪着眼看她。

  赵嫣彷佛未见,继续说道:“只是我姨娘死去多年,怕是院子平时只有粗使婆子随意打理,但也无妨,多派几个人给我使使,清理一番即可。看天色不早,母亲还是尽快安排才好,不然我就只好回红霞阁去了。”

  魏氏掐紧了手心,目光刀似的飞向她。

  赵嫣眉心微微一挑,坦然的接受她的目光。

  “好,”魏氏阴沉沉的开口,“你好样的。金嬷嬷。”

  原本敛眉沉默站在一旁的金嬷嬷上前,“二夫人。”

  “派人去将望梅轩给四姑娘收拾好。”

  “是。”金嬷嬷意味深长的瞟了赵嫣一眼。

  “多谢母亲。”赵嫣的笑容灿烂,“等收拾好后,还求母亲发个话,在望梅轩给我备桌洗尘宴,赶了半日的路,我真是饿坏了。母亲和姊姊们若空闲,就陪我在望梅轩吃顿饭,不过我看母亲、姊姊都是忙人,若是事忙,我也不勉强。”

  正反话都让她一个人说完,魏氏冷笑,就随她张狂,这性子嫁到侯府,就不信能讨得什么好,夫君体弱,护不住她,夫君一死,等着的便是一辈子孤苦。一思及此,她心中的怒火微消。

  “我乏了,想歇会儿,你就随着金嬷嬷去望梅轩吧。”

  “是。”赵嫣起身,随着金嬷嬷离去。

  赵雪心思一转,也跟着起身,“婶母,我去看看妹妹有什么需要。”

  “去吧、去吧!”魏氏一脸烦躁的挥了挥手。

  赵雪告退,快走了几步,赶上赵嫣。

  “四妹妹甫回赵府,便对嫡母不敬,话若传出去,对妹妹的名声有损。”

  看着赵雪一副为自己着想的样子,赵嫣觉得好笑,看了眼一旁的金嬷嬷,赵雪是个聪明人,这是摆明了替魏氏要敲打自己一番。“原来在二姊姊心中,我还有名声可言?”赵嫣可一点都不客气的道:“我还以为在二姊姊心目中,我早已经恶名昭彰。”

  赵雪脸上的笑微僵了下,“我们是姊妹,我怎会如此看待妹妹?只是姊妹一场,总要提醒妹妹一句,回府便向嫡母开口讨要嫁妆,实在不妥。”

  “我不觉得有何不妥,而且我母亲最终还是点了头。”赵嫣一脸自得,“凡事都得付出代价,二姊姊总不会认为我会吃闷亏,只能默默的受了吧?!我可不是开善堂的。”

  赵嫣圆圆的包子脸上挂着可爱的笑容,但莫名的给赵雪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愣愣的说道:“四妹妹,做人得有良心。”

  “良心?!”赵嫣看着赵雪,心中有些感慨,“二姊姊说这话是嫉妒了吧?”

  赵雪脸上微微发窘,“姊姊只是看你没将情势看清,将来落不到个好。钱财乃身外之物,你嫁入侯府看似荣华富贵,但成了寡妇,拥有再多金银也是空,日后凡事你还是得靠着娘家帮衬。”赵雪的语气是惋惜,实际上却是在给赵嫣心中添堵。“妹妹到底是在低贱地方长大,被财富给蒙了心,见识浅薄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