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真的?!”

  “真的。”赵嫣一脸肯定,“只不过,这事儿有些麻烦。”

  秦悦难掩担忧。

  赵嫣原不想多解释,但又怕有闲言闲语传到秦悦耳里,让秦悦坐立不安,于是只好坦诚相告,“就像姨母说的,我的身分入不了永安侯府,永安侯府意欲与赵家结亲,但看中的是赵家二房嫡女赵妍。”

  这下秦悦的眼睛都红了。

  赵嫣连忙继续说道:“但是赵妍不愿,所以赵家找上了我,要我回府代嫁。”

  秦悦真的哭了出来,“巧巧,你怎么尽说些姨母不明白的话,赵妍不愿意嫁,那这二郎君是不是有毛病?是瞎了……不对,他看得见……我知道了,因为他不能走,所以赵家才要你代嫁对吧?”

  要不是情况不适当,赵嫣真要忍不住笑出来,“姨母,二郎的腿是摔伤的,如今也好得差不多了,他只是身子有一点不好。”

  秦悦摇摇头,“肯定不是一点不好,而是极不好,八成嫁过去便要守寡。”

  赵嫣眼角抽了抽,看看姨母,谁说她不聪明,一语破的。她清了下喉胧,低声安抚道:“人生自古谁无死,将来的事谁也说不准,但若是命中注定如此,我也不在意。他想娶我,我想嫁他,就像他说的,两人之间没有门当户对,只有两情相悦,姨母该为我开心才对。”秦悦抽泣着,沉默了。

  “姨母,等我成亲之后,我就来接你。”这是赵嫣这辈子的执着,在她有能力之时,替秦悦赎身,让姨母过上富贵荣华的一生。

  秦悦摇头,哽咽着声音道:“你成亲,岂有带着我这个姨母嫁过去的道理?!只要你过得好便成了,可是他活不长,你的日子会苦。”

  “我不苦。”她抱住了秦悦,“姨母,就算将来我的夫君……”说楼子棠死,好像在咒他似的,她百般不愿,所以她改了口,“总之我有个富贵的夫君,将来有了依靠,等进了京,我就给姨母买个小院子,再买几个婆子、奴婢,让姨母自自在在地过日子。”

  若是能自在的拥有一小方天地,秦悦心头也是向往,但赵嫣年轻,失了夫君,这样的一辈子……

  她摇着头,“改明儿个我上庙里去给二郎君点个长命灯,他叫什么名字?我替他求着佛祖,保佑他能长命百岁,跟我的巧巧恩爱一生。”

  听姨母的话,算是接受了她与楼子棠成亲一事,至于点长命灯的事,为了让姨母心安,她也不会拦着。

  “他叫楼子棠,兄长是永安侯世子,镇守边疆,是叶大将军最看重的副将,却在前几个月在大漠失了踪迹。永安侯府顾及二郎年纪不小,身子又不好,所以才急于定下亲事,就怕二郎无后,更怕侯府长房后继无人,所以这门亲事办得急。”

  秦悦听得心头难受,但还是坚持,“就算急也无妨,姨母都会帮衬着。”

  “巧巧不用姨母帮衬什么,只求有一天,我安顿好了,姨母愿离开红霞阁,与我一起过日子。”

  秦悦不由沉默,她心知赵嫣的孝心,她又何尝愿意跟她分隔两地,只是康嬷嬷年事已高,对她恩同再造,若是没有康嬷嬷,她与赵嫣根本没有现在的安稳日子,所以纵使赵嫣成了亲,她再舍不得,也无法舍下康嬷嬷离去。

  秦悦的沉默令赵嫣一叹。姨母虽没读过书,但是她待人真心实诚,你待她好,她便待你好,她真心把康嬷嬷当成亲娘对待,若要她离开,在恩情的大旗下,怕是难上加难。

  赵嫣坐在马车上,行李只有怀中的一个小包袱,里头没装多少衣物,最多就是秦悦亲手做的蜜饯和给她准备在路上吃的点心。

  赵家在林县青桐镇东方,离扬州城也不过半天路程,在青桐镇可是最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

  多年后再次站在赵家的朱红大门前,门口两头石狮子依然矗立,与印象中并无太大改变。

  赵家老爷子原是京官,官拜太府寺卿,告病致仕返乡后,荣光早已不复当年,看着眼前朱门大院,赵嫣无法昧着良心说上一句喜欢,原以为此生不会再踏入赵家门,如今她回来了——

  她的嘴角带着笑,心情没有一丝尴尬、害怕,反而透露着丝丝期待。

  被请进了府中,一路上受到的注目不少,她也一派坦然的坐在厅里等着。虽是府中小姐,但比个陌路人好不了多少。

  在厅里等了半个时辰,下人连杯茶都不上,赵嫣冷笑,这是想给她来个下马威?!魏氏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她曾说过,要求人,就该有求人的样子。

  赵嫣吃完一小包姨母给她备的核桃,觉得够了,拍了拍衣襟,站起身,迳自往外走。

  “二夫人交代四姑娘多年未回府,怕是不熟悉府内规矩,这几日老夫人身子不利索,让姑娘别四处走动,以免冲撞了长上。”

  赵嫣瞄了眼方才始终站在一旁冷眼敛眉的丫头,“回了你家二夫人,就说既然老夫人身子不利索,我也不好擅自登门请安,她既没空见我,那我就不打扰。我这一走,日后就算跪着求我,我也不会再踏入赵家家门一步。”

  金荷闻言脸色一变,她是魏氏身旁金嬷嬷的侄女,算是魏氏的心腹,魏氏原是想要给赵嫣一点教训,让她明白入了赵府,就由不得她胡来,却没料到赵嫣不吃这套,直接甩袖就要走人。

  她连忙对门外的丫头使了个眼色,让她去禀告魏氏。“二夫人有事担搁了,随后便会接见四姑娘。”

  赵嫣似笑非笑的看着金荷的脸色,“不如我直接去嫡母的院子等吧!”

  金荷敢怒不敢言,就怕赵嫣真的掉头离去,只能低头跟着。

  原在房里慢条斯理看着自己陪嫁帐本的魏氏听到赵嫣要走,脸色一变。

  她原以为赵嫣最终是想通了利害关系,所以妥协回赵家,得意之余才想给她点教训,却没料到她竟还端着个架子?

  魏氏一张脸阴晴不定,这才发话让人把赵嫣给带进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