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他伸出手,忍不住又捏了捏她的脸,几乎对这手感感到着迷,“别胡思乱想,你信善恶有报,所以你才是你,老天对你的不公,终会还你一个公道,善恶有报,只是早与迟,所以你别变了,不然就不是我印象中可爱的巧巧了。”

  他的话让纵使向来大剌剌的她也忍不住脸红了,“我才不需要可爱。”她忍不住咕哝,不自在的闪过了他的手。

  李大壮这时拿了个食盒,开门走了进来。

  赵嫣看着摆上桌的酒菜,一眼就看出是宝庆楼的招牌菜,她爱的水晶肘子。肘子——她最爱吃肘子了,她用力的吞了下口水。

  看着她嘴馋的模样,楼子棠淡淡的说了句,“吃吧!”

  赵嫣立刻将羞涩给丢在脑后,不客气的动筷,塞了一大块肉,忽然觉得不对劲,“你今日对我太好了,真是令我受宠若惊。”

  “因为我有事相求,自然得上赶着巴结你。”

  赵嫣吃得一张嘴油亮亮,一脸不以为然,“若说相求,应该是我求你才是,可你拒绝了我,不过我大人有大量,就看在相识一场的情分上,帮个忙也没什么,你说吧!要我帮你什么?”

  “回赵府,听你嫡母的安排,嫁我为妻。”

  赵嫣当下后悔为什么要一口塞进一大块肘子肉,狼狈的嘻了下,用力的捶着自己的胸口,将东西吞下,瞪着眼,声音有些哑,“什么?”

  “跟我成亲。”他微笑的看着她,替她的杯子倒满茶,将杯子推到她的面前。

  “为、为什么?”

  “虽然我总是捉弄你,但多年来,我令你名声有损,我心知肚明。如今让你回赵府,为了不节外生枝,也得委屈你去演场戏,到时闲言闲言都将往你身上去,名节之于女人而言,事关重大,表面上我无法护你,但私底下我不想令你委屈。这门亲事没有门当户对,只有两情相悦,不是你求我,是我求你。”

  他的话令她的鼻头一酸。

  看她红了眼,他不由取笑,“可别哭,留着眼泪,我身子不好,有一天我真有个万一,你再哭吧!”

  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胡说八道。”替他夹了块芙蓉豆腐,“吃!只是身子差了点,以后我给你补补,让你长命百岁。”

  “长命百岁倒是免了,若是能与你同生共死就挺好的。”

  赵嫣的脸一红,没想到他说起情话来还一套一套的。

  “你喜欢宝庆楼的菜,对吧?”

  赵嫣点头。

  “那我应该先跟你说一声,若我真有万一,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包括宝庆楼。”

  赵嫣的双眼微瞠,一脸的激动,“宝庆楼是你的?”

  楼子棠点头,“是我娘亲的嫁妆,我娘死后本来该归还给外祖家,但是舅舅看我年幼,将来又无法袭爵,疼惜我之余便留了几处庄子和酒楼给我,而宝庆楼是其中之一,还有京城的万福楼,虽然只有两处酒楼,但应该够你吃了。”

  赵嫣的小心肝跳个不停,画圆的眼因为想起宝庆楼那些招牌菜色不停的眨啊眨,“那可以先说说除了宝庆楼外,你有多少家产吗?”

  看着她一副掉到钱坑似的模样,楼子棠觉得好笑,“若你感兴趣,等回去我让大壮整理出来,让你瞧瞧。”

  她用力的点着头,“我要看、我要看,这可都是我的。”

  “我还活得好好,所以暂且还不是你的。”

  “这是自然,不过我总得先把后路想好,以免你真有万一,我措手不及。”

  楼子棠挑了下眉,方才还一副舍不得他身子不好的样子,现在一脸充满期待?“你这变脸也太快。”

  “话不是这么说,我只是想先看看罢了,反正你很清楚,我打心里不希望你有事,我只是想看我未来的夫君有多少身家。”

  看她满脸掉到钱坑似的笑,他也忍不住笑了出来,没想到不单是个吃货,还是个财迷。“你就只想到这些,难道不担心侯门一入深似海?”

  “我本就一无所有,自然无所畏惧,往深一点说,要惧怕也该是你们侯府的人怕,毕竟我若撒泼起来,可不管嫡庶、长幼那些规矩,到时我怕你会后悔娶了我。”

  楼子棠失笑,如他所料,她的性子不用担心她会在侯府受了欺负。“你开心怎么做就怎么做,你我夫妻一体,如今我兄长下落不明,若始终无消息,等在前头的路,对我俩来说可不好走。”

  赵嫣注意到他平淡语气下的哀愁,一来有对兄长的挂心,还有更多的是对亲人之间尔虞我诈的失落。

  永安侯这个爵位,无战功支撑,终究走向凋零,不过不管怎么说,名头好看,还是挺吸引人的。

  “要坐什么位置,就要负什么责任,你说,那些人吃饱着撑着,当个闲人不好吗?非要当什么侯爷。”

  这一点也是楼子棠心中所想,所以这辈子有兄长庇佑,他能活得自我,如今兄长不在,他撑起侯府的天,不为自己,而是为了不让兄长重视一辈子的骄傲沦落到二房手中。

  看着赵嫣,他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我兄长远赴边疆前,我也问过他,我不懂他为何定要上战场维系永安侯府的荣耀,在我看来,当个闲散侯爷,平稳一生才是福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