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庆幸楼下的声响盖过楼上的动静,所以无人察觉,赵嫣阴着脸,撂下话,“记住,有求于人的就要有有求于人的样子。”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

  “闭嘴!”赵嫣喝了一声,“别忘了,现在只有我能帮你闺女,若本姑娘开心了,过几天就会自个儿上赵府,要不然我便将你的盘算闹得赵府人尽皆知,让你寻不到脱身之法,眼睁睁送你的女儿去守寡!”

  魏氏的脸色难看。

  赵嫣得意的一哼,转身就走。

  魏氏开口想要拦人,但话到了嘴边却发不出半点声响,只能屈辱的憋着一口怒气。

  §第九章 求你嫁我为妻

  赵嫣想着魏氏吃瘪的模样,心情大好。这么多年,忍气吞声,今日可终于吐了口闷气。

  哼着小曲,经过梅字间,门却被由内往外推了开来,她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

  李大壮笑着一张脸,“巧巧姑娘。”

  “你怎么在这?”

  李大壮让开来,赵嫣探头看过去,壶里的水开了,楼子棠将滚水倒入茶碗中,烟雾散漫开来,看着他,隐隐有些看不真切。

  楼子棠放下壶,抬头对她浅浅一笑。

  她被他的笑晃了下眼,鬼使神差的踏进门,“真是巧。”

  “这世上没太多巧合之事。”楼子棠没隐瞒自己在此是刻意安排。

  她的脸微沉了下,“你知道今日赵家人来红霞阁?”

  楼子棠不置可否。

  赵嫣坐了下来,梅字间的空间比起竹字间更宽敞不少,墙上挂着几幅丹青,皆是红梅,或盛开或含苞,一旁的青铜香炉里点着檀香,别有一番雅致。

  “赵家有你的耳目?!”她试探的问。

  “毕竟是未来的岳家,多少得有些了解。”

  她皱起了眉头,“所以你知道……”被魏氏母女嫌弃一事?!她话没问出口,就怕伤了他的心。

  楼子棠浅浅一笑,“该知道的,我都明白。”

  她安慰道:“别放在心上,她们两母女从以前就脑子有毛病。”

  楼子棠没答腔,只是给她倒上一杯茶。

  闻着茶香,是上好的毛尖,赵嫣端起,喝了一小口,满意的叹息了声,看了看一桌的点心,“你比我那嫡母大方多了。”

  楼子棠很识趣的将面前的杏花糕推到她面前,“看你的样子,应该没在你嫡母面前受气。”

  “当然没有,要给我气受,也得我愿意才成。”赵嫣不客气的拿起糕点吃了一口,红霞阁的点心做得挺不错,尤其是杏花糕,甜而不腻,她最为喜欢。

  “关于你嫡母的盘算,你打算如何?”

  赵嫣差点被糕点呛到,有些慌乱的看着他,“你……你指的是什么?”

  她是有打算想要回去李代桃僵没错,且她也没打算要瞒着他,原想打定主意等她想清楚之后,再去说服他认同她的决定,只是他现在就这么直接问了,她可还没想好说词。

  见他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她呐呐道:“赵妍这么刁蛮,你都不嫌弃了,没道理我这么可爱,你会不喜欢,对吧?”

  楼子棠伸出手,捏了捏她粉嫩嫩的脸颊。

  她皱了皱眉头,倒也没有把他的手给拍开,毕竟现在有“求”于人,她不像魏氏不长眼,还端个架子。

  “明明脸皮挺薄的,触感挺好,可是说出来的话怎么这么厚脸皮,不知羞?!”

  她没好气的看着他,“你的意思是,纵使知道赵妍嫌弃,你也情愿去娶她?”

  楼子棠不置可否,拿起茶,喝了一口,看向戏台,没开口。

  赵嫣见他专注地看戏,气恼不已,难不成他真看中赵妍?!

  突然脑中闪过一句门当户对,他出身侯府,娶赵姊已是委屈,而她不过是个庶女,又何德何能能入他的眼?

  自己还真是自以为是,还以为他对她笑一笑,就是对她有点儿意思,她闷着头吃东西,盯着戏台上的戏闷闷不乐。

  “你说这世上真是善恶有报吗?”

  楼子棠收回放在戏台上的视线,“你信吗?”

  “原本信,但有时却很茫然。”

  “有人令你失望?”

  “失望不至于,只是——”她撑着自己的下巴,目光微敛,“我的爹娘心善人好,却早逝,我的姨母人好,但姨父下落不明,枯守半生活寡,我也挺好,可除了姨母外,所谓的亲人视我如蝼蟮,我与姨母与人为善,却被人视为低贱之人,反观赵家境况虽日薄西山,背地里欺负人,却依然受人敬重,你说这是什么道理?”

  楼子棠看着她正经的神情,忍不住笑出声,“世间事本无道理可言,但你心善,从未改变,在我看来,实属难得。”

  “确实难得,未曾改变,”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她不平的略一皴眉,“所以才会任你坑我一次一次,我问你,你污蔑我、坑我的时候,心中可有一丝不安?”

  “未曾。”他喜欢逗她,所以怎么可能不安?

  她“啧”了一声,“果然,什么善恶有报,我还想,若你捉弄我时,能有一丝不安,便是有所报应,但如今看来,都是假的,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对你心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