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母亲,”赵嫣看着底下的戏,看也没看魏氏一眼,口气轻飘飘的,“你糊涂了,一一郎虽体弱,入不了你的眼,但他背后的可是永安侯府,你就不怕你今日李代桃僵,让永安侯府得知,连累了赵家一门?”

  魏氏既然敢动了这脑筋,自然就已经无所畏惧——她因为有个富贵娘家,在如今日薄西山的赵府过着如鱼得水的日子,顺风顺水的过得久了,也忘了分寸,眼高过顶,自以为能依靠着娘家,无所不能。

  “什么连不连累的,还不都是赵家的姑娘。”

  赵嫣淡然的扫了她一眼,道:“母亲,你这般盘算,不知道大伯母可知晓?”

  提到赵府的当家主母,魏氏一哼,她压根不在乎嫂子田氏的想法,在她看来,这女人就是个毒妇,竟打着主意让她的好闺女嫁给个病秧子,意图傍上永安侯府来换取赵家富贵日子能延续下去。

  “看来大伯母是被蒙在了鼓里。”赵嫣眨了下眼,一张圆脸似笑非笑,“你后头纵使有娘家得以依靠,但赵府可不是你一个二房媳妇能做主的,若今日母亲这番话传出去,母亲也免不了被责罚的下场。”

  魏氏高傲的神情扭曲了下,有些事她敢暗地里做,却绝对见不得光,“你在威胁我?”

  “威胁不敢,只是给母亲提个醒。”

  “哼,你只要照着我的话做,其他的事你不用管。”

  赵嫣收回了看向戏台的视线,“看母亲的样子是胸有成竹,不知心中盘算为何?”

  “你的名声横竖已败坏,只要再用点手段,逼得二郎不得不认下你,娶你为妻便好,反正当年你小小年纪就知道为了攀高枝,推了二郎君入水,自己也跳了下去,如今若再做一次,也不会令旁人太多误会。”

  赵嫣几乎被气笑了,伸手拿了把花瓜子嗑着,瓜子仁塞进嘴里,借着这个动作,平静自己的思绪。

  想她这辈子背的黑锅也算不少,背着背着虽然也挺习惯的,但不代表她心头乐意。

  没料到魏氏想到让她代嫁,又不想连累赵府、自己和宝贝闺女,想到的法子是再坏一次她的名声,而若真照她所言去做,她名声毁了不说,这天气渐凉,明知楼子棠的身子不好,也不怕这样会害得他受寒得病。

  魏氏耳里听着赵嫣狠嗑着瓜子的声音,脸上掩不去的烦躁,就连多留一会儿都觉得嫌弃,“总之这几日收拾好,下个月十日我便派人来接。”

  赵嫣将手中的瓜子给嗑完,又慢条斯理的将茶给饮尽,扫了桌上一眼,点心都被她吃完了,底下传来一阵喝采声,她转头望向戏台,她喜欢看戏,戏里演着好人被奸人所害,但最后终老天有眼,好人得以出头,坏人得到报应,让人有了希望又大快人心,然而现实往往事与愿违。

  听着锣鼓点,台上的戏来到最精采的地方,而她的戏却不想再演,她的笑容一隐,眼中的冷意越深,连掩饰都懒,声音陡然一低,“狗急了还会跳墙,别以为我好声好气的唤你一声母亲,就真把你给当长辈了,我已离开赵家,由不得你左右拿捏。”

  魏氏有些惊讶的看着赵嫣瞬间变脸。

  “大胆!你这是怎么跟二夫人说话的。”

  魏氏身旁婢女的手还没碰到赵嫣,就被她反手一抓,用力的推了一把。

  婢女跌在地上,吓得一张脸都白了。

  “瞧你这泼辣模样,”魏氏猛然站起身子,“果然是庶出的,没半点规矩,今日你是不想走也得走,不然我便派人去告官,说秦悦在十年前从赵家将你偷走,让我痛失爱女,失了天伦,其心可诛。”

  赵嫣啐了一声,魏氏颠倒黑白,也不怕闪了舌头。“你以为我怕你不成,告官?!好!就去告官,立刻走。”

  赵嫣不客气的伸出手,拖住魏氏。

  魏氏着实吓了一跳,被拖得脚步踉跄了下,要挣扎却挣扎不开,“你不怕你姨母被关进牢里吗?”

  “我为何要惧怕?”赵嫣不屑的反问,狠狠的瞪了魏氏一眼,这辈子她最痛恨的就是把她一辈子只知道安安分分过活的姨母拿来威胁人、当枪使,“老实说了,其实我心中积怨已久,巴不得去官府好好说道说道,想我当年不过八岁,生母死了,嫡母不给饭吃,说是书香传家,但动辄对我打骂,一心折磨我这个苦命娃儿,最后可怜的我只剩一口气,你这毒妇怕我真有个万一,正好我姨母上门探我,便硬是逼得她将我带走,如今却来反咬我姨母一口,如此蛇蠍心肠,欺人太甚,天理难容。”

  魏氏被说得都懵了,她没给赵嫣饭吃是真,但从未动辄打骂,毕竟府中这么多双眼盯着,纵使她再看她不顺眼,也得忍着,背后使点小手段,让赵嫣难受便好,可如今到了赵嫣口中,她却成了恶毒嫡母,容不下庶女——

  “你胡说八道!”

  “你都能口口声声诬赖我姨母说她将我从赵府偷走,我为何就不能也说一套?”赵嫣不留情地反问:“如今我赤脚不怕你穿鞋的,到时到了公堂之上,咱们就让青天大人断断,看最后是谁失了面子、里子。”

  魏氏心头一阵恼火。

  赵嫣厌恶地推了魏氏一把,看她踉跄的被推坐回椅上,魏氏的婢女连忙将她给护住,一脸防备的看着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