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巧巧,”叶齐云没对赵嫣的指控发怒,反而带着笑意说道:“这是永安侯府的家事,先不论我出手相助是否名正言顺,只问帮又能帮多久?以往二郎能有大郎护着,但若大郎真回不来,将来二郎就得靠着自己。

  “但你放心,二郎虽看似温和,其实心中自有定见,你无须替他担忧,这门亲事看似已是板上钉钉,实际上未必,且赵家二房也未必满意把闺女嫁给二郎。”

  赵嫣沉默,赵妍对这门亲事确实不满,毕竟就是个被宠坏的姑娘,魏氏极疼爱赵研,又怎舍得让自个儿的掌上明珠一嫁人就可能成了寡妇,死了丈夫,一生孤独,最后顶了天的恩泽就是得了块贞节牌坊,但终究是个死物,魏氏自己都守了半生的寡,又怎么会让闺女落入同样的境地。

  陈嬷嬷出面上红霞阁找人,今日在普陀寺又遇上赵妍几个,看来不是巧合,这后头必然也有魏氏的手笔。

  “二郎君的身子真不成吗?”赵嫣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他或许瘦弱了些,脸色苍白了些,但也不至于是大限之期将至之人。

  “这事儿不好说。”

  赵嫣看着叶齐云意味不明的笑,也不知是车厢太闷,还是心中烦躁,整个人觉得不舒坦起来。

  突然很想嘴巴里咬点什么,她紧张时想吃东西放松,生气时更想吃东西泄愤。

  她拿出荷包,在叶齐云一脸“你又要吃”的无奈表情下,倒出里头的栗子,用力的剥开来,狠狠的继续吃……

  “小姐,有人想见你。”

  赵嫣挑了下眉,“谁?”

  “是赵家的人,除了之前在普陀寺遇上的那位嬷嬷,还有一位夫人,一身富贵。”

  难道是魏氏来了?!赵妍果然是魏氏心尖尖上的人,竟让魏氏亲自来见她这个贱妾所生的死丫头。

  “人在何处?”

  “在竹字间。”

  红霞阁的雅间分了三六九等,梅字号是正对戏台中间的二楼雅间,价位自是最高,然后是两旁的兰与竹,这些雅间价高,不先预订还订不到,看来魏氏盘算着要来寻她,不是一日两日的事。

  “小姐,赵家的人寻来,可要知会嬷嬷或三爷?”

  康嬷嬷最近身子好些,已能下地走动,但毕竟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所以还是要好好养着,不能太过劳累,赵嫣并不想去惊扰了她,至于叶齐云——他既不想插手永安侯府的事,她也没必要让他知道她的盘算。

  “既是找我,就不要告诉他们了。”正好今日她也想看戏,进雅间舒服的看也挺好。

  赵嫣迳自越过大堂,登上阶梯,推开了竹字间的门。

  竹字间的大小能坐进六、七个人也不显拥挤,打扫得乾乾净净,桌椅虽比不得权贵之家来得精细,却独有一股古朴的味道。

  赵嫣进了雅间,看也不看里头的人,先扫了桌上一眼,就见上头摆了壶茶和一盘花瓜子、白糖糕,除此之外便空无一物,她不由嫌弃的嘴一撇,这也太小气,都来看戏了,就叫上这么点东西。

  魏氏面上没有掩饰对赵嫣的憎恶,在她的眼中,赵嫣的亲娘不知羞耻的勾引了她的夫君,在她有身孕之时,将人迎进门,从此之后,她夫君眼中只有新人,最后她索性动了念头,将人给除了。

  众人皆以为那贱人是难产而亡,实际是她下药让她早产,才会让她没闯过这关,她死了,她以为自己终究赢了,却没料到贱人死了,夫君一副生无可恋的死样子,弄得自个儿也命丧黄泉,她落得只得一个闺女,年纪轻轻便守寡的下场,痛不欲生。

  所以她看赵嫣极不顺眼,这丫头的存在就像根刺,始终扎在她的心窝里。

  “不过转眼之间,小四已经长了这么大。”

  看着名义上的母亲,除了不喜外,赵嫣着实没有太多旁的感觉,她大剌剌的坐了下来,迳自拿了片白糖糕塞进嘴里。

  她的没规矩令魏氏的眉头微皱了下,心中的不喜更深,果然就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庶女。

  “明人不说暗语,”赵嫣不在乎魏氏如何看待自己,直接了当的说:“找我何事?”魏氏忍着气,“你离府多年,也该是时候回去,妍儿应该也跟你说了,在普陀寺你的放肆我便不与你计较,我已经安排好了,对外便说你这几年是因身子孱弱,所以养在深闺,鲜少见人。这次回府后,就乖乖的听从安排,准备嫁人。”

  赵嫣将白糖糕给吞下肚子里,笑着看魏氏一脸高傲,“你凭什么跟我计较,我又为什么要听你的安排?”

  赵嫣问得魏氏微愣,但她随即一哼,“我亲自来接你,算是给了你颜面,别不知好歹,你该知道这门亲事若能成,是你占了便宜。”

  “说得好听,这门亲事真这么好,以母亲对我的“疼爱”,怎么也轮不到我的头上吧?”赵嫣没两三口就把白糖糕给吃完,知道魏氏的私房不少,竟小气到上了红霞阁还舍不得多上点茶点。

  底下的锣鼓声响起,她看了过去,戏已开锣,“说穿了,你不过是舍不得赵妍最终可能落得跟你一样的境地,所以才会想起了可有可无的我,所以别在我面前装出一副慈母样,好像事事为我着想,恶心了自己,也恶心了我。”

  被戳中痛处,魏氏的表情更难看,“你既然知道,就乖乖的回去替了妍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