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第五章 让你多吃点

  看到赵嫣的反应,李大壮惊得眼微睁了下,这还真不像以往所见的那些世家小姐,好奇的瞄了眼楼子棠,惊奇的发现主子脸上竟没有一丝厌恶的神情。

  这胖丫头真不知何德何能竟能入了他家郎君的眼,这几年,出现在主子身边更好、更美的姑娘不少,但主子从没兴趣,这样的淡然还让府中的老太君急得不得了,私底下隐讳的派人来问过他几次,就担心自己的孙儿因为体弱,“那方面”不成。

  自己身为贴身小厮,知道主子自然不会不成,只是向来寡欲是真,没想到如今竟对个姑娘有兴趣,只是,这胖姑娘圆滚滚的模样实在配不上他谪仙般的主子,尤其吃东西快得简直像是饿死鬼投胎似的。

  赵嫣吃东西极快,虽称不上优雅,但也不算狼吞虎咽,入口的饭菜绝对充分咀嚼,好好品味才会吞下肚。李大壮在京中看多了贵女做派,一时有些难以接受,但看她的表情,却不得不说,挺勾人食欲的。

  赵嫣注意到楼子棠只是盯着自己,一点也没有动筷的打算,又看他的脸色太过苍白,痩弱得像是一阵风吹来就会倒似的,她不禁挑了挑眉,问道:“你的腿真断了?”

  他点头,“你离去后,不小心摔了一跤。”

  她的眼中写着怀疑,不过对他说的话也懒得去探究,反正这个人从一开始就让人看不透。

  不管他话中的真假,她直接站起来,走到榻前,一把将他打横的抱起来。

  楼子棠难得露出惊愕的神情,“你做什么?”

  “抱你过去吃东西。你长得好看像谪仙,但应该还不想饿死自己当神仙吧。”她面色不改的将他抱到桌旁的椅子放下,“纵使吃不下,也喝点东西,这鱼汤鲜甜,是我跟我姨母一大早去庄子替你挑的,快喝。”

  楼子棠有片刻失神,他被赵嫣这个有圆圆包子脸,像个福娃儿似的丫头抱了起来,这让他……颜面何存?!

  他抬头看向李大壮,李大壮立刻将头给一撇,用行动表示自己什么都没看到,摆明了欲盖弥彰,楼子棠抿了抿嘴。

  “喝吧!”她盛了一碗鱼汤给他。

  楼子棠伸出手,勉为其难的喝了一口。

  李大壮见了,双眼迸出光亮,感激的看向赵嫣。

  赵嫣被瞧得一脸莫名,将面前的玉米软煎蛋推上前,“这个好吃,你也吃点。”

  楼子棠举箸,夹起吃了一口,看她吃得美味,果然入口滋味不错。

  李大壮是真心激动,从世子爷在边疆失踪的消息传来后,郎君外表看起来似乎平常,但只有贴身伺候的自己知道这些日子主子几乎夜不成眠,食不下咽,如今见他终于愿意吃点东西,他激动得直想跪谢天地,看着赵嫣顿觉顺眼许多。

  “好吃吧?”赵嫣浑然不知李大壮的激动之情,只顾着再给楼子棠夹菜。“好吃就多吃点,吃多些,身体才会康健。你看看我,平时就是吃得多,力气大,身子也好,所以才能活活蹦乱跳”

  想起方才自己被她轻而易举的抱起,楼子棠顿觉浑身不自在,不由微沉了下脸,“你或许力气大,身子好,但脑子却不好,成天就想着吃,我叫你吃,你就吃,就不怕我下毒害你吗?”

  赵嫣一口菜喷了出来。

  楼子棠挑了下眉,身子微侧了下,转过身来竟还能神情未变,一点也不觉得恶心。赵嫣恶狠狠的看着他,重重将手中的筷子放下,“不过吃点东西罢了,何必惹人不痛快!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让你如此厌恶,处处针对?”

  “我对你并无一丝厌恶,若厌恶,我根本连个眼神都不会赏赐给你,相反的,我挺欣赏你,不然不会与你同桌共食。”

  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令人想吐血,看来病态虚弱又如何,就是个心黑的。“若是你表达欣赏的方式是捉弄,那我情愿让你厌恶,看都别看我一眼。”

  “就你这身材,想让人别看,有些难度。”

  这家伙狗嘴吐不出象牙,她生气的时候更是需要吃东西。“这些菜都沾了我的口水,怕你恶心,所以你也别吃了,饿死你,让你去当神仙,不过你爱坑人,死了去不了西方极乐,应该是下地狱才对。”

  想起自己给他的百两银子,像是要吃回本似的,赵嫣吃得满足,但楼子棠注意到摆在他身旁的那盅鱼汤她始终没动。

  最后她恶狠狠的瞪着他,“还不把汤给喝了!我的口水可没喷进去。”她一脸不情愿的将汤推向他。

  这是变相的关心他,他浅浅一笑,拿起汤匙,缓缓的喝着汤。

  一张桌,两个人,一个吃得斯文优雅,一个吃得风卷残云,饶是知道她是个吃货,但看到她真能吃下一桌饭菜,还是令楼子棠开了眼界。

  似乎看出楼子棠心中所想,赵嫣满足的放下筷子,得意的摸了下圆滚滚的肚子,“宝庆楼的林大厨厨艺一流,出自他手的佳肴色香味倶全,就算再来一桌,我也照样能吃下。”“你很中意林大厨的手艺?”用了半盅鱼汤,楼子棠停下了手。

  赵嫣有些不以为然的看着他,就喝这点汤怎么成?她拿起她的筷子,替他剔了鱼刺,将鱼肉放在一旁的小盘子上,要他吃,“你是京城里来的,所以不知,宝庆楼是江南一带最大的酒楼,能在这里当上掌勺大厨,本事自然不一般,我巴不得天天能吃上宝庆楼的饭菜。”在她眼神示意底下,楼子棠拿起筷子,吃下鱼肉,味道确实还不错。“若你喜欢宝庆楼的饭菜,就天天来吃。”

  听听口气,俨然是何不食肉糜,她撇嘴道:“天天来?我在红霞阁制些胭脂水粉,虽说收入挺不错的,但也禁不起我这么天天来吃上一顿。”

  “这一桌菜要多少钱?”

  “少说也要十两银子吧!”她替他剔着鱼刺,分心的回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