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你主子是长得好看,但我也不差,所以别说得你主子是个香脖脖,我一定会喜欢似的。”

  “姑娘,小的还是送上一句,别自欺欺人。”李大壮将赵嫣带到了西院阁楼,不理她愿意与否,迳自让她等着,自己先端鱼汤进去。

  楼子棠坐在榻上,一旁矮几上的膳食没动分毫,看着呈上的鱼汤,虽然香味扑鼻,但他看起来仍无一丝用餐的兴趣。

  李大壮微敛下眼,掩去心头担忧,这都多长的日子,主子的食欲始终不见好。他强装语气轻快的说:“郎君,外头有人求见。”

  楼子棠脸上并无太多思绪,时辰不早,随时准备启程,不论来人是谁,他都没兴趣接见,正要开口,李大壮继续说道——

  “郎君该有印象,就是昨日那位名唤巧巧,力大无穷的姑娘。”

  楼子棠拒见的话到了嘴边,绕了个弯,淡淡的问道:“她来做什么?”

  “赔银子。”李大壮忍不住笑道:“说什么世上有因果,今生欠的,今生得还,若没还清,还得欠到来生,因为不愿意欠郎君,所以决定拿着银子来赔马。”

  楼子棠的嘴角几不可察的一扬,“她既然有心,就让她进来吧!”

  李大壮一喜,立刻转身到外头叫人。

  赵嫣不太情愿的拖着脚步,拿着银子踏进屋里,不过满脸不愿在闻到了满屋子的食物香气后全都散去,目光一下子就黏在桌上的饭菜上。

  林义这是使尽了全身的功夫,虽是早膳,但做的都是精巧的素菜,不单味道好,看起来更勾人食欲,虽然一大早她已经吃了两个大包子,然而这会儿看着一桌菜,她肚子又饿了。

  楼子棠坐在榻上,注意到她进门后视线一直放在兔物上,心头顿时有些不舒畅,口气也冷了下来,“大壮说,你要赔马?”

  “是。”赵嫣眼睛看着菜,吞了下口水,将手一伸,银子奉上。

  李大壮上前接过手,巧妙的用身子挡在桌前,不忘对赵嫣使了个眼色。这个胖丫头是怎么回事?他家郎君就在她面前,她的眼中竟然只有那一桌子饭菜,没看到他家郎君的脸色都变了吗?

  赵嫣不满的看了李大壮一眼,她吃不了,难不成连看都不成吗?真是太小气。

  “郎君。”李大壮用口形暗示了下。

  赵嫣这才看向坐在榻上,神色莫测高深的楼子棠。

  楼子棠见她终于眼中有了自己,不由一哼,“你这个赵四,就是个吃货。”

  楼子棠不提,赵嫣几乎都忘了自己还有个赵四的名号,“你还是叫我巧巧吧!我跟姓赵的没关系。”

  楼子棠挑了挑眉,也没多问,只道:“这是一百两?!你可知昨日你所击毙的那匹马是西域的宝马?”

  “知道又如何?”赵嫣不平的咕哝,“你这人也怪,平白无故的干么拿这么好的一匹马来拉车?”

  楼子棠眼露异光,瞥了一眼赵嫣,“此马乃我兄长所赠。”

  赵嫣一愣,觉得有些尴尬,他的兄长不就是永安侯世子吗?就算远在扬州,但百姓对这位世子爷的名号也是如雷贯耳。

  永安侯世子楼子沁不单出身富贵,还有勇有谋,如今随着叶大将军镇守边疆,最疼爱的便是这个体弱多病的胞弟,以世子爷的能耐,送匹宝马给弟弟拉车又如何?人家有本事。“你拿这百两银子,是侮辱本郎君,还是侮辱那匹马?”

  “说什么侮辱,这是我全部的家当!”

  赵嫣不乐意了,这些年她一心要替姨母赎身,偏偏姨母一心要寻人,所以两人始终存不了太多银两,如今她拿出百两银子,已经展现了诚意,心都在泣血了,他竟还说是侮辱?!“不过百两银子便是你全部的家当?”楼子棠神情微黯,“看来,你的日子不好过。”

  听到他语气中的一丝叹息,赵嫣眼底闪过一抹光亮,难不成这个白眼狼还有一丁点良心?

  她立刻微吸了口气,用着又软又柔的声音低诉,“我不过是个小老百姓,每日过得忙碌辛劳,辛苦一日,赚的不过就几个铜钱,如今这百两银子是狠狠的割下我一块肉。”

  “听起来令人同情。”

  赵嫣心头一乐,看来这家伙真的还有一丝仁慈之心。

  “可惜,”他撑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盯着她,“你割下的这块肉,让本郎君塞牙缝都不够。”

  她猛然抬头,与他四目相对,就见他对她一笑。

  那一笑令她眼晃了下,她用力的闭了闭眼,要自己争气点,长得好看、心肠恶毒之人,她巧巧不稀罕。

  “这一百两银子,我暂且勉为其难的收下,至于剩下的,就先当你欠着吧!”

  混帐!她的脸拉了下来,嘴巴一嘟。

  “你用膳了吗?”

  她闷闷不乐的摇头。

  “不介意的话,坐下来吃吧!”

  赵嫣闻言精神一振,这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你要给我吃?”

  “若你不要,便算了。”

  “要!怎么不要。”她像是怕他反悔似的连忙坐下来,一桌子的菜都没动,与其最后他一口不吃,浪费了,还不如便宜了她。

  她一点都不客气的拿起筷子,连声招呼都不打,迳自吃了起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