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楼子棠的话声才落,外头传来声响,一下子,医馆外来了十几个护卫,为首的锦衣男子大步踏入,脸上写着担忧。

  “二郎君。”

  楼子棠略显虚弱的看着来人,这次下江南,是应魏宇坤这位两淮盐运使的嫡子相邀,却没料到一行人在进城前遭人埋伏。

  慌乱之中,他的车夫带着他先行一步,可进城时马匹受到惊吓,车夫被甩下马车,要不是最后马匹停了下来,只怕他将连人带着马车落进运河里去。

  “宇坤,你来得迟了。”

  魏宇坤低着头,一脸的愧疚惶恐,“二郎君恕罪,方才我带人追杀刺客,一时忘了在郎君身边留人,让郎君受惊。”

  “罢了,当时情况混乱,也难怪你慌了手脚。”楼子棠也没多加怪罪,柔柔的将此事轻轻揭过,“人可抓住了?”

  “虽将人抓住,却一时不察,让人咬破了藏在牙中的毒药,如今没半个活口。”

  “是吗?没半个活口?!”楼子棠一叹,“倒是可惜了这几条人命。你派个人,去清理清理,把人都葬了,说到底客死异乡,都是可怜人。”

  “郎君心善。”

  楼子棠低头不语,像是真的难过。

  吴大夫在一旁心中难掩惊奇,这好看的男人虽未表明身分,但看来贵不可言,只是未免太过心善,竟说刺杀他的人是可怜人,还花心思将人给埋葬,这脑子该不会有问题吧?!

  “郎君的伤如何?”

  吴大夫正要开口,不意对上了楼子棠的眼神,里头的威胁一闪而过,吴大夫虽只看了一眼,但绝对是赤裸裸的威胁没看错。

  吴大夫觉得自己才是脑子有问题,怎么被他的外貌所骗,以为他是个心善之人。他正色回道:“郎君伤得颇重,少说也得休养半年才成,若没好好照料,只怕日后不良于行。”

  魏宇坤神情凝重的看向楼子棠,“都是我不好,邀郎君至江南散心,却没将人护好,让郎君伤了。”

  “罢了,此事也并非你所愿。”楼子棠微闭上眼,似在深思,“只是伤未痊癒前也不适宜四处游走,不如就随你返家,作客几日。”

  魏宇坤心中一突,让楼子棠住进魏府并非不可,只是这次邀他下江南,他是另有所图,若是让他住进自己家里,虽更好下手,但是魏家可就难脱干系……

  “怎么?不方便?”

  “自然不会。”魏宇坤一笑,维持着表面的敬重,不过就是借住几日,大不了就多留几天他的命,一个不良于行的柔弱公子哥,他也不看在眼里。“我立刻派人回青桐镇交代一声。”

  “有劳了,只是今日天色已晚,也不宜赶路,先在城内暂歇一宿,明日再回吧!”

  “是。”魏宇坤立刻交代下去,医馆非久待之处,先去城中找妥落脚地点,再将郎君护送过去。

  楼子棠便半卧榻上歇息,微眯着眼,看似睡去。

  魏宇坤在一旁守着,眼底露出若有所思的深意。

  夜里赵嫣一直辗转反侧,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迷迷糊糊的推醒。

  “已经卯时了,巧巧若还想睡,今日就别起了。”

  赵嫣揉了揉眼睛,都怪昨天遇上的白眼狼,让她连觉都没睡好。

  她伸了个腰,强打起精神,“不,都跟宝庆楼的伙计说好了,不好失信于人。”

  秦悦闻言,也没多说,给赵嫣打了水,让她梳洗之后,两人才从侧门离开红霞阁。

  嬷嬷的身子不好,秦悦特地要赵嫣去问问宝庆楼的采买是否能行个方便,带上她去宝庆楼供货的庄子给嬷嬷买些补身的食材。

  赵嫣透过爱看戏的宝庆楼掌柜的妻子余氏,让掌柜点了头,每隔几天,跟秦悦一起出门采买一趟。

  秦悦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鲜少出红霞阁,每个月除了上扬州城外的普陀寺参拜祈福外,这大半年就只为了嬷嬷的食材会主动出门。

  两人离开戏园,走向同一条街上的宝庆楼,虽然天还未亮,但她们到时,宝庆楼的伙计已将牛车备好,就等她们了。

  “山哥,早,”一走近,赵嫣就爽朗的打着招呼,“我们可是迟了?”

  “没。”被叫山哥的乔顶山咧嘴一笑,“来得正好,秦大娘早。”

  红霞阁里的人多唤她秦姨,而外人便都叫她秦大娘了。

  秦悦戴着一顶斗笠,巧妙的遮住自己额头上的胎记,她点了点头,惜字如金的回了声,“早。”

  “快上来吧!”乔顶山也习惯了秦悦的内向寡言,并不在意,只是招呼着说:“走了!”

  赵嫣伸出手扶秦悦坐上牛车,自己随后坐到她身旁。

  等两人坐稳,乔顶山这才让牛车缓缓前行,准备出城到庄子上采买,这活儿对他来说不重,只是要起早,常走到一半就打起了瞌睡,但若是有赵嫣在,一路上说说话,人便能精神不少。

  “听说昨儿个戏园里很热闹。”乔顶山一边赶着牛车,一边随口聊着。

  赵嫣吃着姨母一大早就替她准备好的大肉包,吞下之后才道:“山哥,这话错了,我们红霞阁可是扬州首屈一指的大戏园,哪一天不热闹。”

  乔顶山愣了一下,然后哈哈笑道:“好、好、好,是我说错了,红霞阁是扬州第一阁,如今又出了个冉姑娘,自然是天天热闹。”

  提到了白小冉,乔顶山脑中不由浮现其在台上的风采,忍不住一叹,一脸陶醉,“冉姑娘真是美,如今大部分的人都是冲着冉姑娘去听戏,以前红霞阁就热闹,现在更是连想买张戏票,捧着银子都买不到。我们这些粗人,比不上那些富贵人家,就连想远远看一眼都是奢望。巧巧,你倒是好,住在红霞阁里,想见便能见,真羡慕你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