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说话啊!”赵嫣压根没注意到方才吃糖葫芦时糖沾到了嘴边,只顾着急急问道:“你可有哪里不适?”

  楼子棠看她急得都快要趴到自己身上,他没闪,只是眨了下眼,将目光从她的嘴边移到她的眼,静静的看着她,看见她眼底的关怀,想起了方才她在大街上试图阻止奔驰的马……

  “巧巧,你行行好,先让让,也不瞧瞧你自个儿这身形,人家公子才醒,别压着人,小心人被压晕了。”吴大夫有些头疼的叹道。

  赵嫣缩了缩脖子,赧然退开,但一双眼还是担忧的紧盯着楼子棠不放,从马车上被甩下来,原该有些狼狈,但这男人不单没有,反而还别有一番翩翩出尘的美感。

  巧巧?!楼子棠回视着她,印象中似乎有这么一个娃儿叫这个名字,出生在七夕,小名为巧巧,长得胖嘟嘟,爱吃糕点,吃得一嘴的糕饼屑,见他落湖,奋力的迈着小胖腿向他跑来,娃儿手短脚短,看上去就像一个圆滚滚的球——她是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丫头,除了爱吃之外,还有她独特的娇软语调。

  是她?!他不禁专注的盯着她瞧,圆圆的包子脸,看到她嘴边的红糖渍,他忍不住笑了,真是她!还像当年一样,吃个东西都能吃得满嘴都是。

  赵嫣一见他笑,也跟着露出傻笑。

  楼子棠拒绝了吴大夫的诊治,有些吃力的想要坐起来。

  赵嫣顺势伸手要扶他一把,一旁的李大壮见了,连忙挡住她。

  这位姑娘未免也太不将男女大防给看在眼里了,现在郎君都醒了,怎么能容许让她动手动脚,对他家郎君伸出“狼爪”,染指一次又一次。

  赵嫣有些不满的看了李大壮一眼,李大壮故意视而不见,迳自问道:“郎君,身子可还好?”

  楼子棠轻应了一声。

  “你脸色不好,”赵嫣在一旁插嘴道:“先让吴大夫瞧瞧。”

  “多谢姑娘,但我的身子打小便不好,方才是受了点惊吓,才会晕过去,如今无碍。”

  他的声音就如同他外表给人的感觉一般,温和而乾净。

  赵嫣向来不是个愚昧的,看他的样子,应该出身不凡,这样的人家,府中都有养着大夫,除非必要,应当不会随意在外头让不知深浅的大夫诊断,所以她也不好勉强。

  “你人没事便好,只是方才惊马,就算没伤了人,但一路上也毁了不少摊子,我看你是个明理之人,应该负的责任,应该懂得怎么处置,若你不懂也没关系,”她对他眨着眼,一脸的期待,“我可以帮你。”

  李大壮今日算是大开了眼界,还真不知这扬州的姑娘这般豪放,竟对个男子如此示好。

  楼子棠温和的目光稳稳的看向赵嫣,“帮我?!”

  赵嫣不若一般姑娘娇羞,直视着他的目光,赞叹着这人长得真好,趁机多看几眼,不然以后可难得看到这么好看的人。“是啊!我叫巧巧,你叫什么名啊?”

  “家里人都叫我二郎。”

  “二郎。”赵嫣一脸兴奋的叫唤了一声。

  听到她叫唤自己名字,奇异的令他想笑。再见到赵嫣,楼子棠心中有些五味杂陈,当年在赵府故意激怒堂弟出手将他推入湖中,原想借机让堂弟受罚,却没料到被她打坏了计谋。

  她是一片好心,见义勇为的冲过来想救他,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因为她的力气太大,所以冲入湖中时,直接把掉入湖中的他给撞晕……等他醒来,才知她已背了黑锅,替他的堂弟担下罪行。

  一个赵府不受宠的庶女,没人怜惜,就连他,为保全侯府的名声,也得认定她的罪,他记得当时她眼巴巴的望着他,黑亮的眸子闪啊闪,透着几分委屈。

  想不透这是怎么样的缘分,当初他落湖,她出手相救,却因冲过来的力道太猛,一把将他撞晕,而此番相救——他的手轻触手上的扳指,看似不起眼的一个指环,却是精巧的机关,指环中藏有十二根细针,在危难中,可以杀人于无形。

  方才惊险,他已将针射中马身,却没料到她毫无预警的跳出来,拿着扁担击中了马,让车厢蓦然倾倒,让他一时措手不及,摔了出去,又晕了一次。

  他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可爱的包子脸,如今算来也该是十七、八的年纪,怎么长得还像个孩子似的软嫩可爱?!

  “负责是自然。”他的语气近乎三月温柔春风,“但因姑娘之故,我的马儿毁了,姑娘又该如何赔?”

  眼神里兴奋赞叹缓缓消失,赵嫣怀疑自己听错了,“啥?!”

  “我的马……大壮,”楼子棠看向一旁的李大壮,“如今何在?”

  李大壮立刻上前,“郎君的马已经死了。”

  赵嫣的身子一僵,想起了那匹被她一击便倒地不起的马,可她实在不认为自己有这么大能耐,能一击便打死了匹马,可是那匹马确实是死了……

  “马死了,”楼子棠看着她,“你要怎么赔?”

  “赔?!为什么要赔?我是为了救你,并且阻止马匹闯入市集。”她替自己辩解,说得振振有词。“我是好心。”

  “姑娘确实心善。”楼子棠点头认同,但话锋一转,还是回到原点,“所以姑娘打算怎么赔呢?”

  赵嫣傻了,该说她帮了他才对吧,怎么最后却要赔银子……这不合理,一点都不合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