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看着院子里忙碌的身影,赵嫣暗暗做下了决定。

  在鲜艳的石榴汁中混入猪油和蜜,细细的搅匀后,赵嫣用小拇指沾了些,对着铜镜抹在唇上,唇色立刻鲜艳饱满。

  她满意的绽开一抹笑,颜色看起来挺好,只是——她抿了抿嘴,因为加了蜜,所以入口一股甜味,她有些不满意,若是再加点麦芽糖滋味会更好,或许该上街去买些来试试加在胭脂里……

  她可不想承认这是因为她自己爱吃,所以做出来的口脂不单涂上唇上好看,更能吃下肚,滋味还不错。

  这几日,她可耐心的待在院子里捣鼓这些胭脂水粉,不是因为想讨好朱文和,而是叶三爷要下江南了,到时她得拿出点好东西,如此开口讨回姨母的卖身契时才更有胜算。

  赵嫣并不算是个喜欢讨好人的人,但是她够聪明,明白自己可以张狂,是因为在红霞阁里主事的是康嬷嬷,所以只要康嬷嬷看重她,她的日子就好过,其他人她大可不理会。而叶三爷——他是真正的主子,虽说她对进京没兴趣,但并不影响她在他面前表现出色。

  听到前头有脚步声,她抬起头,透过窗子看了出去,就见金子从月牙门跑了进来,跟在外头洒扫的银子低语了几句,看了看秦悦的屋里,最后金子跑向康嬷嬷的房里,银子则放下扫把,走向赵嫣。

  “有什么事?”

  “方才金子告诉我,有人上戏园打听小姐的消息。”银子说道:“方才人才走。”

  赵嫣挑了挑眉,“打听我的消息?!我一个小人物,有人打听?!不会听错了吧?”

  银子摇了摇头,“金子说她听得一清二楚,听到来人提了赵嫣,又提到巧巧,说的不就是小姐吗?”

  赵嫣闻言来了兴趣,“说清楚,我自个儿都快忘了自个儿的名儿,却有人来打听,是什么样的人?”

  “金子说是个婆子,长得瘦高,脸型似马,一脸的刻薄相,好像是林县来的。”

  林县?!赵嫣嘴上虽带笑,但眼底闪过一丝阴沉,她与林县唯一的牵扯就赵府——所以来人是赵府的人?!

  她脑子里搜索着赵府上下,还真让她想到一个长得一脸刻薄相的婆子,那是二房夫人、她嫡母身边的嬷嬷,嫡母把她赏给自己的宝贝女儿,当时在赵家,她可没少吃这个嬷嬷的暗亏。

  “金子可有说她打听我什么?”

  “也没什么,就问小姐在这里待了多久,性子如何?可有签契,都在这里干些什么之类的事。”

  这么多年过去,突然来打听她的消息,其中肯定有么蛾子……只是不管他们打算做什么,如今她已不是当年任人拿捏的小小团子,现在的她不靠赵府依然可以过上顿顿吃饱饭的日子,活得舒心肆意,若他们真欺到她的头上,她可不会让对方好过。

  听到门口有声音,赵嫣立刻对银子使了个眼色,将手中的口脂交到银子手上,“拿去给冉姑娘。”

  银子会意的点了点头,转身跑了出去,跑过秦悦身旁时还不忘行了一礼。

  秦悦微微一笑,“慢些,小心跌了。”

  “知道。”银子也回她灿烂一笑。

  秦悦走进来,看着桌上散着的物事,顺手替赵嫣收拾。

  看着已经用了一半的蜜,她摇头道:“我记得昨日才买的,怎么只剩这么点儿,该不是又拿蜜吃着玩吧?”

  “不是,只是试了几个新色,所以用料稍大了些。”

  赵嫣说得一脸诚恳,秦悦向来疼她,就算疑惑,也还是相信。

  金子从康嬷嬷的房里出来,一见到人,赵嫣立刻拉着秦悦的手,“姨母,我要用丁香,去替我多采些。”

  秦悦闻言,立刻点头,“我马上去采。”

  赵嫣打了个手势,让金子进门,支开姨母是不想赵府来人打听自己的事被她知情,姨母若知道赵家找上门,以她的性子,可能会担忧的食不下咽。

  金子低声说道:“小姐放心,嬷嬷说,她会派人去打听,让你稍安勿躁。”

  金子是过过苦日子的,小时候常被酒醉的爹打得遍体是伤,来到红霞阁,虽说是当个奴才,但反而才像是个人般地活着,更别提赵嫣待她们极好,没少护着她和银子,不然她们两姊妹日子肯定不会这么好过。

  跟在康嬷嬷身边,她好歹也学了些东西,她知道小姐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却是庶出,大户人家重嫡庶,小姐就是个不受宠也不被重视的,所以她懂小姐不想回去,正如同她情愿当奴才,也不想回去见她的爹一样。

  庆幸她爹已死了——虽然不孝,但知道他死的时候,她哭了,高兴得哭了。

  “来打听我的人从哪里走了?”

  “看方向该是东城门。”

  “我让姨母去替我采丁香,你去跟她说一声,说今日大街上有晚市,我去买白糖糕,晚点回来。”

  金子微微皱眉,“小姐,你是要去追人吗?别去了,嬷嬷说了让你——”

  “放心,我有分寸,反正我也真的想吃白糖糕。”捏了下金子的手,赵嫣立刻转身离去。

  她不知道是否还有机会能够追上,若是往东城门去,十有八九是要连夜赶回林县去的。

  康嬷嬷虽说待她好,但是这些日子她的身子不好,若是能自个儿解决的事,她不想要闹到嬷嬷跟前。

  扬州城内每晚上有热闹的市集,从码头开始延续到城里,天色已暗,街上的人却不少,她也没闲晃,直往东城门的方向去,只不过并没有追上人。

  她只能往回走,为了抚慰自己白走一趟的失望心情,她买了支糖葫芦安慰自己。

  不过才喜孜孜的舔上几口,就听到后头传来纷乱的马蹄声,赵嫣好奇转过身,就见眼前的人不停的朝着四周逃避散开,一辆无人驾驭的马车奔驰而来。

  大街上人来人往,马车再往前冲便是最热闹的码头处,若再不停下,可就要直接掉进河里了。

  赵嫣皱着眉,看着马车上的布幔拉开,伸出一双骨节分明的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