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几次交锋下来,朱文和算是吃到了苦头,终于安分了些,知道小丫头不好惹,不敢太明目张胆的找麻烦。

  “前几日,姨母才听说,朱当家是三爷的心腹,将来红霞阁上下都归他管。”

  赵嫣挑了挑眉,看似随意的问道:“姨母照顾嬷嬷和院子的花草,鲜少出院子,怎么会听到这些话?”

  “就前几日正在照料红蓝草时,听到有人在院外说话,所以……”秦悦说完之后,有些脸红,偷听别人说话是不好的,她总这么教赵嫣,自己却做了坏榜样。“这是不小心听到的。”

  赵嫣体贴的说道:“我知道,一定是他们说话太大声,所以传进了姨母的耳里,姨母不想听都不成。”

  秦悦闻言,笑了开来,用力的点点头,“是啊!就是这样。”

  赵嫣看着姨母,柔柔一笑,只是眼底却闪着精光,她才不相信有人会这么无聊跑到小院外去聊这些是非,看来是有心人要让姨母知道,心中不禁微微担忧起来。

  赵嫣自己可以肆意的活,但却不得不承认姨母是她的弱点。

  银子毕竟年纪小,心中想什么,面上也藏不住,一脸嫌弃道:“朱当家实在惹人厌烦,三天两头拿着鸡毛当令箭,要不是康嬷嬷身子不好,哪轮得到他蹦躂.”

  赵嫣虽说并不怕得罪人,但如今这情况,她不想徒增是非,“这话在院子里说说就好,说穿了不论康嬷嬷或是朱当家,都是三爷的人,三爷想将戏园让谁做主便让谁做主,不是我们能议论的。”

  康嬷嬷原是三爷家的奴仆,后来帮着叶三爷打理其中一处在江南的戏班子,江南的好山好水养出了不少水灵灵的公子、姑娘,只要有好苗子,练个几年,便有机会进京去,到叶三爷亲自领着的丽正阁。

  能进丽正阁的伶人都是来自各地的一时之选,到丽正阁看戏的更是达官显贵,若是有些手段,权势、富贵可得,就如同颜容,只是这之中却有更多不长眼的,进了丽正阁后,死得不明不白。

  这些事跟在康嬷嬷身边的赵嫣听得不少,所以对京城从未向往,人贵自知,纵使如今她靠着康嬷嬷传授的手艺,足以立足于任何一处,但她从不贪心妄想,只愿守着姨母,过着自己肆意的日子。

  外头的天变暗了,秦悦连忙站起身,担心是要变天了,“你们吃,我去将一早放在外头晒的草药给收好。”

  赵嫣用眼神示意两个丫头由着秦悦,别阻拦。

  “小姐,秦姨的性子太好了。”金子压低自己的声音,一脸难掩忧心,“如今嬷嬷身子不好,朱当家想要好用又漂亮的胭脂,只能看你的脸色,或许对秦姨还不敢怎么样,但若是你不在,怕会趁机寻法子找秦姨麻烦。”

  这道理赵嫣自然懂,姨母的性子温和得近乎软弱,赵嫣未与戏园签下任何卖身契,秦悦却不同——说到底,就是自己的姨母傻,因为额上的胎记,打小自卑,与她生母的嚣张跋扈截然不同,当年她娘看上了她爹,一见倾心,她死去的外祖母是个寡妇,没读过书,但性子也刚烈,认定宁愿为人妻,也别为人妾的道理,硬是把上赶着给人当妾、作践自己的次女打了一顿,偏她娘就是不管不顾,后来让人抬进了赵府。

  一个女儿毁了,外祖母就担心起剩下的这一个——性子温和,就怕被人欺负,于是急着替姨母寻门亲事,找个赘婿。

  只是秦家的情况摆在那里,好的人家看不上,不好的人家做娘的又怕女儿委屈,最后又蹉跎了些时候,外祖母因为一场病卧床不起,家里穷得都快要掀不开锅,最后勉为其难的招进个无父无母的男人,身上有些银钱,尽管不多,却愿意拿出来先让秦家过了这个难关,这男人长得好看,说话好听,只有一点——他看不见。

  姨母完全没嫌弃,她没料到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嫁给一个这么好看的男人,成亲之后,真心诚意的对待夫君。

  赵嫣知道姨母本就不是妄想着要过大富大贵日子的人,就是个死脑筋的,相信即便日子辛苦,只要夫妻和睦过上一生,就是幸福,偏偏幸福的日子不长,成亲不过一年,外祖母死了,她没见过面的姨父也在没多久后下落不明。

  姨母本以为这辈子只会活在山村里,但为了寻夫而离家,只是身上银子并不多,用完后,身子又弱,病了一场,幸好被康嬷嬷遇上,带回了红霞阁。

  最后她听了康嬷嬷的劝,留下来打理药草,又回去卖了在山村里的田和屋,请村子里的人若见到自己的夫君回来,就让他到红霞阁,所得的银两,又全给了康嬷嬷帮忙找人。

  过了两年,还嫌不足,连卖身契都签了,银子还是用来寻人。

  然而多年过去,姨母的银子花了不少,姨父却依然没半点消息。

  赵嫣对未曾谋面的姨父有着极深的厌恶,这人若是死了也就算了,若人还活着,这么多年来没个消息,在她看来就是个始乱终弃的负心汉。

  看着姨母为了寻人,银两就像打水漂似的丢出去,她便开始在姨母跟前叨念自己年纪不小,早晚要嫁人,身上得有些嫁妆,免得被夫家瞧不起,她的傻姨母这才如大梦初醒般,多少留了些银两在手边,没将身上的银子全放在寻人上头。

  想到这个,赵嫣又是一阵暗恨,不论康嬷嬷待她们再好,姨母就是红霞阁的一个奴才。

  这事成了赵嫣的软肋,想要拿捏住她,只要对付秦悦就好。

  “小姐,琴姨当年签的卖身契到底得了多少银子,现在还缺多少?我跟妹妹身上存了些钱,只是我们的月银不多,只能帮点小忙。”

  不得不说康嬷嬷看人果然精准,两姊妹懂得感恩,赵嫣对她们好,她们也同样的待她好,几年前,她们不负责任的爹死了,两姊妹的月钱可以存下,如今却要给了她。

  “银子我有,只是嬷嬷也没法子做主,得等三爷发话。”她对金子一笑,“等吧!等三爷来,这次我便跟他好好的谈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