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名字取得奇葩,却不得不说好记,在红霞阁里里外外,谁不知道有对金银姊妹花。

  “金子说,还有宝庆楼的炸八宝丸子,冉姑娘觉得油腻,连碰都没碰。”

  赵嫣听得一脸满意,冉姑娘不吃,最后就全便宜了她。

  初见白小冉时,白小冉不过是个七、八岁的姑娘,但清秀的五官已能隐约看出长大后的风情。

  果然不出几年,白小冉成了红霞阁的红牌,在江南一带远近驰名,柔美诱人的扮相往戏台上一站,一举手一投足,迷倒了不少老爷、公子、夫人、小姐,每每只要有她登台,红霞阁肯定坐无虚席。

  只是人红了,白小冉难免傲气,不少人暗地里说了她不少酸话,但这些碎嘴的人之中,还真没赵嫣。

  毕竟赵嫣从小就是个吃货,只要有得吃,她就是个好商量的主,白小冉对吃不在意,常有人打赏,她不喜吃,就全给了赵嫣,单冲着“吃”这件事,赵嫣巴不得白小冉名气再大一点,戏迷再更爱她一点。

  “冉姑娘。”前面热闹,后台也正因为换衣、化妆而乱成一团,赵嫣熟门熟路的坐到了白小冉的身旁。

  一坐下,就闻到放在白小冉身旁那些糕点的味道。

  “就知道你这馋虫闻到味儿就会溜来。”白小冉魅人的丹凤眼一勾,啐了一声,“要吃就全拿去,但是——老规矩。”

  赵嫣立刻会意的将袖子的东西拿出来,放在白小冉的铜镜前。

  看是不起眼的小瓷罐,白小冉却像拿到什么珍宝似的打开来,里头是口脂,颜色红得发亮,涂在唇上,樱桃小口散发诱人的光亮,还隐隐能闻到花香味。

  “你这丫头,好东西都藏着掖着,要不是我有这些吃的跟你换,你还未必会拿出来。前几日,我刁难了朱当家,让他去找你了,你可有趁机讨回点公道?”

  “冉姑娘,我怎么敢,人家可是当家。”

  白小冉耻笑的看着笑得没心没肺的赵嫣。

  赵嫣对一旁的银子使了个眼色,银子立刻上前不客气的将所有吃食全都拿走。

  “不是我说你,”白小冉涂上口脂,满意的看着铜镜里的自己,不由提醒了句,“你也老大不小了,别一心只顾着吃。朱当家跟你索要东西,你就算不开心,多少也得给点,毕竟他可是京里来的,总不好得罪了。”

  “我知道分寸的。”赵嫣嘴上是这么说,但实际还真是没放在心上。

  “算了,我不跟你多说,你自个儿想清楚,没事的话就回去吧!”白小冉挤眉弄眼地压低声音又道:“我发现朱当家身子似乎不太利索,方才就一直看他捂着腰,也不知道是不是闪到腰了,所以你最好别不识相的在这个当头去惹他,徒增自己的不痛快。”

  “知道了。”赵嫣知道白小冉是为自己好,忍不住亲了下美人的脸。

  白小冉一惊,“你这死丫头,把我的妆都给弄花了。”

  “谁叫冉姑娘是个大美人,害我一时没忍住。这脸蛋真滑嫩,应该没少擦我给的玉肤霜吧?”

  “是啊!我就靠你的东西来养我一身皮相,真是没个正经的,快点滚吧!”白小冉没好气的说。

  赵嫣的目标是吃的,东西拿了,自然也不想再多待,挥了挥手,走出去后接过银子手上的吃食,让她去大堂叫金子回院子,准备再泡壶茶,主仆三个好好的享受一顿。

  §第二章 大街上救人

  赵嫣轻快地走向后院,将前头的喧闹抛到了脑后。

  平时她跟着姨母、金子、银子两姊妹与康嬷嬷一起住在最后头的望梅轩里,这名字还是姨母取的,姨母和她死去的娘亲都喜梅,因为在两姊妹成长的小山村外,有一片野梅林,娘亲嫁进赵家后,也将自己所住的院落取名为望梅轩。

  只是赵府的望梅轩内确有一片梅林,但在红霞阁的望梅轩里却只有角落两、三棵秦悦亲手种下的梅树,每年花开,秦悦就叨念着,等结果后要腌梅子、做梅子酒。

  因为康嬷嬷做的胭脂水粉之所以好用,最主要是她是医女出身,精通药理,所以懂得善用药性在胭脂水粉之中。望梅轩里种了许多药草,康嬷嬷用在胭脂水粉面霜中,效果堪比宫中的贡品。

  康嬷嬷当初看赵嫣聪明,巴不得把一身的功夫全都教给她,于是有了一门技艺在身的赵嫣活得更加滋润洒脱,只是嬷嬷虽疼爱她,却也不得不拘着她,让她立下誓言,寻常的胭脂水粉也就罢了,若是出自康嬷嬷独门手艺的玉肤霜,没嬷嬷点头,她不能任意制作卖人。

  赵嫣能理解这要求,毕竟嬷嬷上头还有一个叶三爷得交代。

  赵嫣拿着糕点,跑进了小院,开心的刚踏进望梅轩,耳里就听到——

  “小心!别跑得这么急。”

  听到声音,赵嫣转头看过去,“姨母。”

  秦悦侧着头看外甥女,赵嫣皮肤白,跑了一段路,脸颊红扑扑的,看起来十分可爱,今年的茉莉花开得正好,一大早赵嫣就说要多采些花制香粉,只不过采没多久,她人就不见了,秦悦也没过问她的去处,反正自己的外甥女在她眼中是千万般的好,不会惹是生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