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的眼珠儿一转,娇软着语调说道:“姨母的东西还是留着自个儿用,其实我屋子里还有玉肤霜和五盒水粉、三瓶口脂,是宝庆楼掌柜的夫人透过康嬷嬷订的,要不然我去跟对方说一声,应该可以先挪用。只是朱当家,亲兄弟也得明算帐,当家先给个对牌,回头我得去向帐房支领银两。”

  朱文和扶着腰点头,阁中的规矩,任何出入帐目都得拿着对牌去帐房提领银两,他立刻将手中的对牌交出去,对他而言只要能让白小冉登台,其余都不重要。

  只是当最后帐房匆匆拿着对牌,说巧巧要支领的比以往多出一倍的银两才愿意把东西交出来时,他气得牙都疼了,这个丫头只在秦悦面前装成一副乖顺的样子,背地里根本就吃人不吐骨头!

  “嬷嬷,”赵嫣柔着声音劝道:“您再多喝一点,昨夜你咳得厉害,姨母今天起了个大早,特地给你炖的。”

  康嬷嬷听了,只能再多喝几口,目光看着赵嫣一张可爱包子脸上的双眸眼巴巴的盯着自己瞧,不由取笑道:“怎么?你也想喝?自己去盛一碗,难不成嬷嬷这里还会舍不得你吃吗?”

  “巧巧当然知道嬷嬷舍得,”赵嫣讨好的一笑,“只是我得留点肚子,今日前头热闹,肯定有不少人会送给冉姑娘好吃、好喝的。”

  康嬷嬷眸中带笑,“你这丫头就只顾着吃。昨日我听朱文和说,白小冉要用的脂粉没了,也不见你补上,你是存心生事?”

  赵嫣早知道事情瞒不了,她也没想瞒,“朱大当家自诩无所不能,看不起姨母,我做的那些玩意儿,他自然也看不上眼,我就不送出去了,省得惹他不痛快。”

  “怎么?姓朱的欺负你姨母,让你这丫头记恨上了。”康嬷嬷点了点她的鼻子,言谈之中并没有太多的指责。

  这么多年来,康嬷嬷替叶三爷在江南打理戏园,南方扬州的水养人,吴越之音婉转动听,吴越之女艳丽诱人,有心寻访不难寻到好苗子,练个几年便能送入京城。

  扬州有大运河由北向南,这些年她不只在最热闹的街上主持起红霞阁,更大手笔的订下两艘画舫,在两船间架设戏台,能登上画舫的客人非富即贵。

  送往迎来多年,康嬷嬷年近五十,虽保养得宜,风韵犹存,却也不得不服老,体力已大不如前。

  看多了人,经历了事,康嬷嬷的心头不再有太大起伏,只不过几年前,这个丫头被秦悦带到自己的跟前,一个胖胖的娃儿,一张肉肉的包子脸,白白的皮肤,圆圆的大眼,笑起来像个福娃娃似的可人,特别得她的眼缘。

  这十年,她将赵嫣带在身边教导,这丫头学什么都快,但就一点不好——不懂得隐藏情绪,开心便开心,不喜便不喜,活得张扬无畏,从不委屈自己。

  以往在她身子还好时,她是能护着她一二,只是这一年来,她卧病在床,京城里的主子派了朱文和来帮她,红霞阁里虽说还敬她为尊,但早已有了变化,她了然于心。

  “你别做得太过便是。”一句话,等于给了小丫头一块免死金牌。

  康嬷嬷虽然老了,但她跟主子的情分可不一般,她在叶家三位爷还小时,就在府里当差,三爷算是她照料着长大的,只不过她从不拿这事来说嘴,那些以为她垂垂老矣,将被主子舍弃之人,终将失望了。

  她在心中冷哼,这世上趋权附势的人多了去,论真心,只会伤了自己,不过还是有几个例外的,比如眼前这个丫头,和她那个只知道尽心尽责做事的姨母秦悦。

  “谢嬷嬷。”赵嫣露出甜甜一笑。

  听到前头有声响,赵嫣来了精神。“嬷嬷,我出去会儿,等等给你拿好吃的。”

  康嬷嬷没有拦她,看着她飞快的跑了出去,只不过看着她圆圆的背影,她有些头疼。

  虽说早早就派了红霞阁的师傅,天没亮就给丫头练身子,但这么些年下来,娃儿是练了一身力气,会了些功夫,但身材还是圆润润的,她管着戏园多年,压着底下那些小旦们,哪个身段不是婀娜多姿,所以心头总觉得自个儿的小丫头似乎也该开始让她克制些口腹之欲了。

  “小姐、小姐。”一看到巧巧出来,一个小丫头飞快的迎来,兴冲冲的说道:“我刚才听金子说,前头有人给冉姑娘送来大大的一盘莲花糕,真不知道怎么做的,个个都像朵莲花似的,可漂亮了。冉姑娘吃了一个,说是包莲蓉馅的,滋味肯定好。”

  赵嫣听着口水都要掉下来了,急急的往前走。

  不得不说,康嬷嬷对待赵嫣确实好得没话说,从入戏园那一日,几乎都被康嬷嬷带在身旁,而那会儿在替红霞阁买进新人时,看上了一对姊妹花,这对姊妹花的爹爱喝、爱赌,打算将女儿卖进戏班子,两姊妹长得还行,但要登台成角儿却还远远不成,本该打发,但因为想让赵嫣有人照料,有自己的丫头知冷知热,便留了心眼将两个姊妹留下,随着赵嫣一同起居。

  “银子,金子除了莲花糕,有没有说还有别的?”一边走,赵嫣一边问身旁的丫头。

  银子进红霞阁时,才不过四岁,话说得还不是很利索,瘦得只剩一把骨头,嬷嬷将两姊妹交给她时,说这两个丫头就是她的贴身丫鬟。

  她在赵府时虽名为小姐,底下也有丫鬟伺候,但因为没人将她看在眼里,她也不觉得丫鬟有什么好的,然而彼时两姊妹又小又瘦,若她不要,她担心两人不知要被发卖到何处,最后她心软的将人留下。

  嬷嬷做主让她给两姊妹改名,她原想着一个叫粽子,一个叫包子,但两姊妹一副眼泪汪汪的样子,好像不是很想要这名儿,她也就改了主意,反正她自己再怎么爱吃,也不会想要吃丫鬟,最后决定一个叫金子,一个叫银子,她的理由简单,金银众人爱,她的丫头自然也是人见人爱。

  当时康嬷嬷听到她取下这两个名,在人前总是绷着脸的她,差点撑不住的笑了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