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大人蹭饭日常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


  张洛却是神情淡淡的丢下一句,“我知道了。”

  他们一走,张沁玥拉着战君泽问道:“方才你话中何意?郡主对阿洛是真的吗?”

  战君泽没有回答她,只是低头吻住她的嘴。

  她不依的左躲右闪,“别,跟我说清楚,郡主怎么可能会对阿洛……”

  “你有心思去管他们的事,不如先想想怎么跟我算算昨天的帐。”

  她一时忘了闪躲,不解道:“什么帐?”

  “为了阿洛,不顾你我夫妻之情。”

  张沁玥无辜的道:“可是昨夜明明……这还不算赔罪?”

  他道貌岸然的将她抱回房内,压在炕上,“那日是利息。”

  她还来不及抗议,他已经急切的解了她的衣裳,匆促中,她清楚听到撕裂声响,她只能任由他摆弄,脑中一片空白,谁能想见世人眼中的英雄,在床上就成了禽兽。

  §尾声 终于清静

  冬去春来,一晃三年。

  夏日炎炎,纵使角落放了冰盆也只能稍微消消暑气。

  张沁玥靠在炕上,手拿针线,缝着手中的小衣,战君泽侧躺在她身旁,手拿蒲扇,轻轻的替她搧凉。

  两夫妻时不时轻声交谈或是交换眼神,恬静自在,只是不一会儿功夫,门外的吵杂声破坏了宁静。

  战君泽手中的动作微顿。

  张沁玥抬起头,看了眼窗外,树下原本互靠着打瞌睡的疾雷和福来也被声响吵醒,动了动身子。

  原在该是宁静的午后,一下子又热闹了起来,察觉夫君心中不悦,张沁玥轻拍了拍他的手安抚。

  战君泽的嘴一撇,继续搧着手中蒲扇。

  “阿洛,你知道本郡主今年多大年纪了吗?”不得不说,夏天到了,连人的火气也跟着大了。

  张洛,如今已将名字改回洛沁杭的他,在阳光下弄着草药,语调一惯的轻柔,“郡主上个月生辰,小的还给郡主做了个纸鸢庆贺,小的自然知郡主已年方二十。”

  “既然知道,你也清楚在郡主是个老姑娘,所以过几日你就跟本郡主回京,跟着本郡主,本郡主保证你从今尔后吃香喝辣。”

  “谢郡主,只是小的向来不重口腹之欲。”

  李洪妍的眉头皱了起来,“不然跟着本郡主,本郡主保你家财万贯。”

  “小的不重富贵。”

  李洪姸的脸都扭曲了,“不然——本郡主让你名声远播,助你重振洛家辉煌。”

  “多谢郡主,但小的想凭一己之力重振洛家,不靠旁人。”

  李洪妍气得都快跳脚了,他如此油盐不进,功名利禄、锦衣玉食都不放在眼里,偏偏她能给的也只有这些。

  “总之,本郡主不管,本郡主就是要你跟郡主回京!”知道他不喜欢刁蛮的姑娘,这三年她为他改变不少,但如今她不管了,她没有更多的三年可以等,她父王已经打定主意让嫁人,可这辈子她只想嫁给阿洛。

  “总之你不走也得走,本郡主用绑的也要把你绑回去。”

  洛沁杭站直身子,眼神带着淡淡无奈。

  看着他漂亮的眼睛,李洪妍的气莫名一消,几乎毫无招架之力,只是这次——她心一横,捂住了他的眼,“别看我,我才不会心软!”说完,她竟然甩马鞭直接将人给绑了。

  在屋内的张沁玥见了,坐直身子,就要下炕。

  战君泽却懒懒的将她拉回来,“由着他们折腾。”

  “可是……”

  “以阿洛的性子,其他不想,也不会乖乖的任由郡主捆着他。”战君泽看着李洪妍拉着洛沁杭往外走,开心的想着,这下子日子可终于清静了。“你弟弟跟你一样死脑筋,顾忌着配不配,这下子他被一路绑回京,有眼睛的人都认定是郡主逼他娶她,指不定他现在心里正乐。”

  “别把阿洛说得这么心机深沉。”

  “当年他都敢设计你我,你还指望他单纯?”他的手轻抚着她皱起的眉头,“别烦了,日子是他要过,你再担心也无用。”

  张沁玥张嘴欲言,但看着已经没了身影的院子,最终一叹。

  这三年的变化颇大,尤以战君泽活捉了五部之一的一位酋主为最。

  战君泽行事向来果决,原以为他会如以往一般直接手起刀落,取其性命,却没料到他放了此人,还助此人夺下五部共主之位。

  最终两国签下盟约,以嘉峪关外百里为界,结为兄弟之国,天下一家,共守太平。

  战君泽立下大功,被封为大将军。原驻守边疆的轩辕将军自已作死,好色的他在新纳的小妾床上马上风,被送回京城,一门将帅,至此只留于青史之中。

  战君泽接替驻守边关,在外依然是不苟言笑的将军大人,私下住着小宅院,屋内不见奴仆伺候,自在自得的守着娇妻,唯一妥协能靠近的,不过是为了妻子安危而守在宅院四周的十数名士兵。

  “这些年来,你真未曾想过要我出手助阿洛重建洛家辉煌?”

  洛家当年本就无罪,只是在夺嫡之争中被无辜牵连,如今想要回复洛家当年富贵,就算没有郡主相助,也只要他一句话,可是她压根没向他提过一个字。

  张沁玥放下手中针线,轻抚着已经显怀的肚子,轻摇了摇头,“洛家以医术扬名天下,若由你出马,只是要来富贵无用,阿洛该是想凭自己的能力,用医术服人。”

  “但你为何不也改回洛姓?”

  她柔柔对他一笑,轻点了下他的鼻子,“多此一举。不论姓张或姓洛,我如今都是战家的人。”

  她的话取悦了占有欲极强的战君泽,他一勾唇角,亲吻她的手,在她已显怀的肚子落下一吻。

  五年后,京城一带数日大雨成灾,饥民蜂起,疫病横行,郡马洛沁杭以其医术,救死扶伤,名扬天下,洛家重返荣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