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大人蹭饭日常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九


  张沁玥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瞅着他,“如此肯定?”

  “当然,你在我手里,他为了你都敢欺上瞒下了,怎么也不可能置之不理。”他拉过她,低头咬了下她的耳垂。

  “别这样,”她的身子一颤,躲着他的吻,“我浑身难受。”

  听着她软糯的话语,他不是很情愿的放开她,手脚俐落的刷了木桶,替她烧水打水,让她舒服的洗去一身疲累。

  张沁玥心以为弟弟很快会到,谁知道等到田嫂子送来吃食,她与战君泽都用尽,还不见人影。

  张沁玥有些坐立难安,战君泽倒不急,一派淡定,就算当张洛跟韩至浩一前一后进门,看到他昂藏八尺壮汉因为心疼媳妇,正蹲在井边洗碗筷,战君泽的淡定神情也没一丝变化。

  张洛与韩至浩几乎同时僵在门口,怀疑是今日阳光太大,他们看花了眼。

  战君泽在下属面前向来英武不凡,一身挺拔,如今却纡尊降贵弯腰洗碗,这画面看来格外辣眼,让他们浑身不自在。

  张沁玥听到声响,忙不迭的从屋里走了出来,意外会看到韩至浩,“毛毛,怎么你也回来了?”

  “姊姊。”韩至浩被这一声温柔叫唤给叫回了神,难掩心虚的看向张沁玥.

  他不顾自己娘亲气急败坏,连忙收拾东西赶回边疆,才知道张沁玥已经早一步来到,还进了军营里,他跟张洛是担忧了一夜,如今看来……他的目光偷偷飘向还在洗碗的副将大人,就算是天大的事儿都不是事了。

  张洛好不容才从英雄形象幻灭的恍惚中回神,几个大步来到战君泽的身旁,“大人,我来洗吧!”

  战君泽没理会他,目光看向张沁玥,“别站着,天气冷,进屋去。”

  “是啊!姊,”韩至浩比任何人都知道战君泽对张沁玥的珍宠,狗腿的附和道:“快进屋去吧!不过几个碗筷,这里有姊夫和洛哥就成了。”

  张沁玥只能听话,在他们的目光底下,一步一回头的进屋。

  张沁玥一走,小院子除了水声,一片死寂。

  战君泽不让张洛洗,张洛也不敢插手,但也不敢离去,乖乖的蹲在一旁,直到战君泽洗好碗筷站起身,他才连忙接过洗好的碗筷,殷勤的拿进屋里。

  张沁玥就在屋内担心着,看到他进来,立刻迎了上去,轻声说道:“这是附近田嫂子家的碗筷,你放在桌上先晾晾,晚些时候我再拿回去还给田家嫂子。”

  张洛依言将碗筷放下,对姊姊一笑。

  看到他的笑,张沁玥好气又好笑,手轻搁在他的手臂上,“以后可……”

  她的话还没说完,她的手就被人往后一拉,她踉跄了下,还没回过神,就见战君泽抬起脚,用力的往张洛的肚子踢去。

  张洛闪避不及闷哼了一声,连退了几步。

  张沁玥见状,脸一白,正要上前,战君泽拉住她手臂的手一紧——

  “这一脚是给他的教训,我有拿捏分寸,他死不了,只会痛上几天。”

  张洛痛得快要直不起身,但他是大夫,知道战君泽确实已经脚下留情,痛是痛了点,也只是皮肉之苦,被踢一脚便他的所作所为一抹干净,他算是占便宜了。

  战君泽将皱眉心急的张沁玥拉到身后,径自上前,低头看着弯着腰的张洛,“你可知你错在何处?”

  张洛感受到阴影笼罩周身,点点头,“我被救下时,不该隐瞒。”

  “不单如此,你还错在让你姊姊为你难为、哭泣、不安,更错在你姊姊竟要为了你跟我夫妻情断,”战君泽不留情面的骂一通,“我这次就念在你姊姊替你求情,你又救我有一功,让我娶到你姊姊又一功的分上,姑且饶过你,若有下次,就别怪我不念一家情谊。”

  这意思是战君泽介意的不是因为他骗了他,而是因为他害姊姊难受了?张洛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但还是连忙点头,“是的,大人。”

  听了他的称谓,战君泽冷冷一哼。

  韩至浩赶紧推了推张洛。

  张洛向来聪明,想到韩至浩在他面前总是喊战君泽“姊夫”,立刻狗腿的改了口,“我明白了,姊夫,日后绝不再犯!”

  果然,战君泽的脸色好看了些,“好了!事情既已说开,你们可以走了。”

  这就走了?他们进门还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你姊姊累了,要午睡。”战君泽说得理直气壮。

  要不是战君泽的神情太正经,张洛都要忍不住笑了,不过现在他才被原谅,所以他很识趣的点头,“是的,姊夫。”

  “你别听他胡说,我不累。”张沁玥伸出手要拉弟弟,他们久别重逢,昨日也没好好说说话。

  战君泽眼明手快的将她的手给拉回来,包在自己的大掌里。

  无须暗示,张洛上道的说道:“郡主下令我不许离开将军府,但我一听到毛毛来消息,便偷溜出府,如今郡主该是发现了,我得立刻回去请罪。”

  一听,张沁玥自然不敢留人,“你回去与郡主解释后便跟毛毛早些回来。”

  张沁玥的意思是要一家住在一起,不过张洛和韩至浩交换了一个眼神,住在这里,整日对着战君泽的冷面,他们着实承受不起。

  “我与毛毛本就宿在营里,晚些我便与他回去。”张洛看向战君泽,“姊夫,这样可好?”

  “极好。”战君泽蓦然觉得自己的小舅子很上道,“回营前去找田兵长,我会交代他如何处理。”

  “谢谢姊夫。”张洛拉了下韩至浩,两人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阿洛。”

  听到战君泽的叫唤,张洛立即停下脚步,转过身,恭敬的问道:“姊夫还有事?”

  “若对当郡马没兴趣,就离郡主远一点。”

  张沁玥闻言,难掩惊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