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大人蹭饭日常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一


  “郡主错了,”张沁玥微微一笑,“这是茶枝,连次品都不及。”

  李洪妍双眼一瞪,“拿这等劣茶给本郡主,你是侮辱本郡主?”

  “郡主误会了。”张沁玥柔声解释,“张家屯是个小地方,就算有银两想喝好茶,也苦没有地方可以买。请郡主恕罪。”

  “你的男人是战君泽,只要他开口,天下好茶多得是人送到他的跟前,你身为他的妻子,他却连杯好茶都让你喝不上?看来你方才说的是自欺欺人,他压根不在意你。”

  “这倒无关夫君的事,因为我不爱饮茶,最爱的是清水。至于送茶,夫君性子该是厌恶收礼这等俗事。”

  李洪姸撇了撇嘴,这是什么破烂藉口,却也免不了认同她的说法,战君泽确实就是这种死人个性。

  “红绣,去车上给本郡主拿茶过来。”

  “是!”红绣连忙去马车上拿来李洪妍惯喝的毛尖。

  张沁玥拿过红绣递过来的茶叶,进灶房烧了水,泡好茶后,送到李洪妍的面前。

  李洪妍看着面前冒着白雾的茶,却是碰也不碰,又对张沁玥说道:“本郡主饿了,去弄点吃的。”

  张沁玥只能称是,她走到了西屋灶房,熟练的生起火。

  红绣跟在她身旁,如同方才见张沁玥泡茶一般,只在一旁看着,并不动手相助。

  张沁玥也不见一丝不自在,蒸了大米饭,炒了腊肉白菜、素三菇和咸鱼炒蛋,家里的东西明摆着,就算是郡主来,这也是她所能弄出最好的菜色。

  红绣看到三道菜已弄妥,这才踅回堂屋,平心而论道:“郡主,张沁玥双眸坦然,并无不悦,而且菜色看来真是用了心。”

  李洪妍正拨动着一旁小竹篮中的鞋底,看着结实的缝线,听完红绣的话,她挑了挑眉:“战君泽这人的脾气跟头驴子似的,没想到却迷上了个软柿子,敢情他看不上本郡主,是因为本郡主性子太过张扬?”

  关于这一点,红绣可不敢答腔。郡主在府中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性子自然比一般人跋扈,但碍于身分尊贵,无人敢得罪斥责,在京城只要不犯太过的错误,根本就是个横着走的主。

  李洪姸已过二八年华,正值待嫁之年,遇上同样睨视一切的战君泽,激起了她兴趣。

  战君泽越冷漠,她越是誓在必得,在京城还使了小心思,两人一同落水,弄得满城风雨,原本就差一道赐婚圣旨,他却早一步返回西北,再得到消息时,他已成亲娶妻。

  这是明晃晃的打她脸,她气恼之余,当晚就离开了京城,赶赴嘉峪关。

  偏偏到了边关,不见战君泽,问起轩辕将军也是百般推托,不愿相告,最后还是从轩辕将军的姨娘口中得知,战君泽发话,只要她在嘉峪关一日,他便一日不回。

  普天之下也只有战君泽敢将她的脸面踩在脚底,她气愤难当,硬是与战君泽对上了。

  她就不信,身为将帅,他真能不回边关。不过最后事实证明,她低估了他的说一是一,纵使夷人来犯,也不见归来。她纵是任性,也知为了边关安危,只能让步。

  只是回京途中,她越想越不服气,这才一个回转,派了人四处打探,找上了张家屯。

  赶往张家屯这一路,红绣的心始终悬着,张沁玥再不配,如今已是战君泽的妻,郡主若真伤了人,以战君泽的脾气,杀了郡主都有可能。

  不过看郡主这模样,似乎并不厌恶战夫人。

  张沁玥端上饭菜,见到李洪妍撑着下巴,懒懒的靠在椅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摆弄着鞋底,她也没多言,只道:“郡主用餐了。”

  李洪妍将手中的鞋底一甩,看着张沁玥摆上的饭菜,这些饭食平时她完全看不上眼,但在这个农村,就如红绣所言,确实已经是张沁玥可以拿出手的最好食物。

  其实她如今虽一身富贵,但也不是没有吃过苦头。想当初在皇伯父还没登基前,父王不过就是个不起眼的皇子,还被丢去守皇陵好些年,当时还未必能吃上眼前这些热腾腾的食物。

  红绣上前布菜,李洪妍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张沁玥就站在一旁,不发一言。

  李洪妍吃了几口,不得不承认滋味挺好的,但她才不会说出来让张沁玥得意,她故意不客气的道:“酒呢?”

  张沁玥立刻进屋去拿出春夏时酿的梅子酒。“不知郡主喝不喝得惯。”

  李洪妍没理会,径自喝了一口,也没说好或不好。

  张沁玥看着她吃饭的速度,心想这些东西该是合她的口味。

  她并非巴结,只是不想惹事,让李洪妍有机会发作,找她麻烦,待李洪妍吃得酒足饭饱,放下筷子,她赶紧上前收拾。

  李洪妍只道:“你让红绣去收拾,本郡主有话要跟你说。”

  红绣闻言,立刻上前接手张沁玥的工作。

  张沁玥微低着头,静静的听着。

  看着她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李洪妍哼了一声,“若是皇伯父降旨,本郡主就是战君泽的正妻。”

  张沁玥敛着眼,她摸不准这位郡主的脾性,说她意图刁难她倒不至于,但态度高傲是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