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大人蹭饭日常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九


  可是万万没料到,上次扰乱军营被打了五大板,这次他也不过偷懒被捉,就被赶出了军营,而他才回张家屯,竟然又遇到了战君泽。

  “你娘不老实,你来说。”

  战君泽这话说得轻飘飘,却让张敬良的身子抖得像落叶,“我弟弟赌输了大笔银两,家里需要用银子,所以我娘就生了心思,将公粮拿给李家村的舅舅家,要他们进城变卖。”

  他的话一出,顿时引起哗然。

  张业难以相信自己听到的,立刻跟身旁的一个汉子交代一声,让他去村长家叫老村长过来。

  李春花听了,立刻尖声嚷嚷道:“没——这是天大的误会——”看着众人鄙夷的眼神,她知道大势已去,随即又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我这不是一时糊涂吗?我家兴哥儿犯了事,我这个当娘的总不能见死不救,就念在我一片慈母心,你们就饶了我这一次。”

  这是看准了张家屯大部分的人都心善,才演这场戏,张沁玥眼底过厌恶,站起身,退了一大步。“是不是第一次,咱们去查查就知道。”

  李春花的哭声蓦然一停,接着又是更大声的哭声响起,“玥姊儿这是不信我?我不活了、不活了!”她打算用撒泼的方式混过去。

  战君泽对她尖锐的声音感到不耐,直接抽出靴里的短刀。

  注意到他的动作,张沁玥连忙轻唤一声,“夫君,不要。”

  听到声音,战君泽的手微偏,刀狠狠划过李春花的脸,李春花尖叫了一声,整个人晕了过去。

  四周因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而蓦然一静,做为始作俑者,战君泽只是淡淡的一句,“她想死,我成全她。”

  张业不自在的清了清喉咙,才道:“阿泽,这事儿等村长来了定会有个处理。你看这天寒地冻的,不如你先带玥姊儿回去,不然玥姊儿病了就不好了。”

  张业对张沁玥使了个眼色,知道只有张沁玥是战君泽的软肋。

  张沁玥意会,立刻假装咳了一声。

  战君泽看了张沁玥一眼,怎会不晓得自家娘子的心思,这是怕他动手杀人。他走过去,弯腰捡回短刀,上头带着血迹,他不客气的抹回李春花的衣服上,这才大步转身离去。

  张沁玥连忙跟在他的身后。

  “就如此轻放?”对他而言,这种做法太妇人之仁。

  张沁玥摇头,“不!村长虽然年纪大了,却也不是个公私不分之人,这次李春花肯定得被扭送进官府,就连良哥儿也难逃罪责,高傲的活了大半辈子,如此是活着比死了更痛,只是可怜了村长,以后将难以在村里立足。”

  战君泽不以为然,不过这是张家屯自家人的事,他不予置评,只在乎——

  “如此一来,事情已了,你可以放心了。”

  她拍头对他一笑,“是!我的好夫君。”

  他不说,她也不问他在后头使了什么手段,她知道自己狠绝不了,宁可什么都不知,也不要过于仁善令他为难,也害了自己。

  这夜对张家屯的许多人来说,是不平静又难以入眠的一夜,但对战君泽和张沁玥而言,却是了却心事、安稳的一夜。

  天才刚亮,战君泽正在起火,隐隐听到马蹄声由远而近。他微眯起眼,转身走了出去。

  走出堂屋时,正好看到翻身下马的田仁青和王汉宇。

  “大人,将军有令,派汉宇来报。”

  战君泽挑了下眉。

  王汉宇立刻上前接话,“郡主已启程返京,将军有令,请大人即刻返回嘉峪关。”

  看王汉宇的神情,似乎是边情况有变,战君泽的眼神微冷,这个轩辕澈就是个废物。

  他冷着脸,转身进入屋内。

  躺在炕上的张沁玥睡得正安稳,他的眸光一柔,坐在床沿,轻推了推她。

  张沁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我要即刻返回嘉峪关。”

  一听,她立刻清醒过来,猛然坐起身,“怎么如此突然?”

  “该是边关有变,”战君泽摸了下她的头,“你收拾东西,等我回来,再带你前往嘉峪关。”

  “你不用顾虑我,我会照顾自己。”张沁玥忙不迭的要起来。

  “你别起,”他阻止了她,“继续睡,我立刻得走。”

  张沁玥彷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仍起身将衣物给穿戴好,瞥了眼窗外,天色才蒙蒙亮,她手脚俐落的打开炕头上的柜子,将这几日做的鞋子全给塞进包袱里。还有腌好的腊肉、酱菜,收拾了满满的一大包袱。

  看她忙碌的模样,他嘴角微扬,脚都要迈不开,不舍的轻声说道:“我得空便回来。”

  正将布巾打包的她,手的动作一顿,闷闷不乐的点点头。

  他将她搂进怀里,力道之大,好像要将她揉进身体里一般,“有事找师父或罗吉传讯。”

  她伸出手反抱住他,在他怀中点了点头。

  他松手,拿了包袱转身离去。

  离别时,就是分开的这一刻最折磨人,他人才离开,她的心就觉得空落落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