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大人蹭饭日常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几个原本就崇拜不已的孩子听了,一脸兴奋,方才不论他们怎么吵、怎么问,战君泽都不吭一声,如今他一开口,孩子立刻叽叽喳喳了起来,而其他大人则是惊叹不已,没想到这男人居然光凭一把短刀就能杀了山猪,太厉害了。

  李春花的脸色顿时由红转白。她在张家屯作威作福了十多年,谁人不给她这个村长儿媳妇一个面子,她倒一时忘了张沁玥家可来了个不好惹的。

  战君泽冷冷的扫了李春花一眼,应付看不上的人,不用多费唇舌,直接动手,粗暴但简单了事。

  “婶子不过是想多拿点肉回去,直说便好,何必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张沁玥怕极了战君泽像在山里一般,直接抓起人的脖子像捉小鸡似的晃来晃去,连忙割了几两肉用叶子一包,塞进李春花的手里。

  李春花被她如其来的动作弄得一愣一愣。

  张沁玥压根不想分给李春花,但村子有一半的人都在,每户都分得了些肉,不给李春花说不过去,又怕战君泽动怒出手,所以就意思意思的给了,想把人打发走。

  李春花想把手上的肉给摔了又舍不得,原先打的主意是来将人给痛骂一顿,却没料到反被洗了把脸。

  “拿了就快走吧!”田忻不耐烦的推了李春花一把,“婶子以后嘴上可不要总是没个把门,胡言乱语。”

  李春花想说什么,但一看到战君泽的神情,到嘴的话很没出息的吞进了肚子里,拿着肉,灰溜溜的走了。

  战君泽轻飘飘的看了张沁玥一眼。

  张沁玥状似无辜的回视他,直到他收回视线,又继续切着猪肉,她才着实松了一大口气。

  §第十一章 置办东西

  张沁玥特地起了个大早,她可不想厚着脸皮真的把家里的活儿全都给战君泽做。

  他不介意,但她内疚得慌。

  战君泽听到声响,也从炕上起身,看着她在灶房忙,知道她的心思,也没阻止,径自走到外头练起拳来。

  一套拳打完,他身上的衣物都被汗水浸湿,正好张沁玥叫吃饭。

  他当着她的面直接脱了衣服,光着臂膀,拿着院子的木桶,从水缸里装水,直接从头淋到自己身上。

  张沁玥愣愣的目光随着他的动作移动,这都深秋了,他……不冷吗?不过话说回来,他长年练武,肌理结实分明,水滴滑过他的身子……

  他转头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

  他的笑,让她立刻红了脸,她瞋瞪了他一眼,转身进屋去。

  他心情愉快的一连又浇了几桶,进屋去换了一身衣物,这才坐在桌前,看她不太搭理自己,他一把捉住了她,将她压坐在自己的腿上。

  “你做什么?”她一惊,“吃饭。”

  他动手拿了个馒头,咬了一大口,又将馒头送到她嘴边。

  她无奈的看他一眼,只能张嘴咬了一口,“这样行了吧?咱们还得进城,别闹了。”

  “好。”嘴上是这么说,但他还是重重的吻了她一下才放开她。

  她被他闹得脸颊绯红,吃饱了也不理他,径自去后院给福来放上车架。

  只是随后而来的战君泽,却要用疾雷拉车。

  “带福来去吧!”以往她进城都是福来拉车,这次也不想例外。

  “让福来拉车,咱们在路上得多耗不少时间。”

  战君泽话中的嫌弃太过明显,福来不由得喷了好几口气。

  他挑了挑眉,不客气的拍了拍福来的头,“听得出我瞧不起你,挺聪明的。”

  福来不悦的闪开他的手。

  “你别欺负它。”张沁玥忍不住在一旁说道。

  “怎么?”他瞄了她一眼,“在你心中,我比不过这头毛驴?”

  “出息,”她好笑的点了点他的鼻子,“跟头驴比。我告诉你,李代海溜进家里的那一晚,要不是福来嘶鸣,先让我提前有了防备,说不定就让李代海得逞了。”

  想起那一晚,她还是有些后怕。

  战君泽的眼底闪过一丝光亮,单凭这点,杀了李代海是必然,而福来……他会养着它终老。

  “让它跟疾雷一起拉车。”

  “这……”张沁玥看着福来和疾雷,“这成吗?”

  身村相差太多,共拉一台板车,只怕一上路就要翻了。

  “自然不成,”战君泽好笑的揉了揉她的脸,“傻丫头。不如下次吧!下次再由福来拉车。这次进城,我有要事,耽误不得。”

  他话都说到这分上了,张沁玥自然不好再坚持,只能看着战君泽给疾雷放上车架。

  坐在车上,看着拉车的疾雷,张沁现叹了口气,威风凛凛大宛宝马竟拉着一台破旧的板车车架,凡懂马的一见,定会痛心疾首的说上一句“暴殄天物”,无奈战君泽的思虑从不是外人可以理解的。

  两人来到甘州城,城里一如既往的热闹,城中最热切的话题便是李代海告人却反被关进牢里的事,至于李代海状告何人……张沁玥心塞的发现,压根没有人在乎,毕竟她只是个小人物,百姓更感兴趣的是李代海被个连县大人都敬畏的大人给抓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