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大人蹭饭日常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战君泽已经煮好鸡蛋,发好面做了馒头蒸上,再加上地窖里拿出来的咸菜,虽说简单,但在张家屯,算是很不错的一顿。

  她坐到桌前,接过他递来的馒头,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做的馒头就跟他的身材一样,足足有她两个拳头大,吃这么一个,她都得撑了。

  她带着笑,咬了一口,入口软甜,对上他充满期待的眼神,她大声赞道:“好吃!”

  得到赞美,他一脸得意,也拿了一个馒头,两三下便吃完了,正要拿第二个时,才注意到她直直的瞅着他。

  看着她水汪汪的大眼,他这才想起她说过在家要慢食,他勾了下嘴角,放慢速度,直到吃完第三个馒头,肚子饱了,才开口说道:“等会儿我们进城一趟。”

  张沁玥一个馒头才吃了一半,她将嘴里的馒头吞下,看了看天色,“现在进城,回来都晚了,不如明日再去,你先陪我去田里一趟,然后我带你进山转转。”

  战君泽想想也行,他也想看看她生活多年的村子。

  两人用完饭,他坚持替她的脸上药,这才装了水、背起竹篓,又不顾她的反对,硬是带了张小凳子跟她出门。

  才出村没几步路,张沁玥指着山溪旁的麦田道:“这便是家里的田地。”

  战君泽注意到田地不大,但麦子长得很好,“就你一个人耕作?”

  “平时靠我一人便成,天天做一点,也不累人。”她说着,正准备要下田,却被他拉住,她不解的看他,就见他拿出了小凳子。

  “你伤没好,坐在一旁。”

  张沁玥这才知道他坚持带着小凳子出来是要让她歇息用的,她一脸无奈,“我没这么娇气。”她脸上只剩淡淡青紫,这也能算是伤吗?

  “总之你坐着就是。”战君泽无视她的反驳,径自踏入麦田里,弯腰除草。

  本该手拿大刀的英雄,现在却拿着农具替她农作,动作还熟稔得就像是个庄稼汉,一派自得其乐,这画面让张沁玥心头发虚。“若让人瞧见这样的情景,我会不会被人戳脊梁骨?”

  他好笑的扫了她一眼,“尽会胡思乱想,我做家里的活儿,与旁人何干?战场杀敌是情非得已,凿井而饮,耕田而食,才真是过日子。你看似凡事不在乎,实际却是最在意旁人眼光,思虑过重,心口不一。”

  被他一说,她嘴巴一嘟,却无法反驳。她总以为自己活得肆意,但心知肚明所谓的肆意只是表面,心里从未真正放下。以前正经八百过日子,怕人非议,影响名声,影响阿洛,久了也压抑惯了。

  “我每每被你堵得无话可说,你这口才,若有朝一日进京封侯拜相成了京官,肯定也不会让言官占到便宜。”

  “我与你过日子,无须争对错,只要你自在,至于旁人,”他露出不屑的神情,“我可没兴致多言。”

  确实如他所言,在外人眼中看来,他就是严肃清冷之人,除非他自己愿意,不然他根本不搭理人。

  “日后你可会回京?”

  “回京与否,是圣上、是朝廷的主意,不过若是你喜欢京城,我可以跟轩辕将军一提,该是可以早几年进京。”

  她看着他,心有些沉,不论对轩辕将军或是朝廷来说,他都是个人才,进京该是早晚。

  看她若有所思,他叹道:“有话便说,别闷在心里。”

  “我想留在边疆,日子虽然苦了些,至少单纯平静。”当年的灭门之祸,如今想来她还心有余悸。

  他浅浅一笑,“我媳妇儿跟我心有灵犀。”

  她一脸狐疑。

  “我也喜爱边疆生活肆意,反正我媳妇能吃苦,咱们就留在边疆一辈子。”

  “你别把我当成什么都不懂的村妇,”她咕哝着,“若将来朝廷要你回京,你真推了圣旨,是要杀头的。”

  “这点你倒无须担心,大不了就是这官不做了,但不论将来如何,我都保你过单纯平静的日子。”

  他一心为她着想,令她感动。

  战君泽的手脚俐落,不到一个时辰就将草除好。

  见他挺直腰,张沁玥也连忙站起身,先让他到溪边洗手,递上帕子,擦干后,忙倒了杯水给他。

  战君泽被伺候得心里舒畅,平时在边疆,闲暇时,他也会跟着底下的士兵开垦荒地,但可都没有小媳妇在身旁照料舒服。

  他将装水的竹筒和小子放回竹篓中,背在肩上,空出一手牵着她。

  两人亲密,难免惹人侧目,张沁玥下意识的挣扎,但是她才一动,他的手就一紧。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端的是一脸的正经,但行为……她失笑摇了下头,由着他拉着手,他若不在意,她又何须顾念着人目光,这么跟他一起走着,感觉很好,这是她的夫君,她的男人。

  两人并肩进了大山里。

  秋意已浓,进了山林中,阳光并不炙热,微凉的秋风还带来一丝凉意。

  几天没进山,张沁玥发现近村外的野菇和木耳都被采得差不多了,若不想空手而归,只能往更深山里走。

  以往只有她一人,她肯定不会冒险,毕竟越往深山,野菜、野味虽多,毒蛇、野猪也不少,她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冒险,但今日有战君泽在一旁,她便放大了胆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