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大人蹭饭日常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大胆刁民,见了本官,还不跪下!”

  张沁玥收回视线,嘲弄的看着堂上的县令。这人姓邱,名玉晨,两年前被派到甘州城。在边疆,管理城县军事与行政的都是领兵的将领,这个县令最多只能办些小案,辅助守城将领理事。

  在她眼中,此人跟李代海是一丘之貉,她不想跪下,却清楚情势比人强,再不情愿也只能双膝落地。

  看她跪下,邱玉晨勾了下嘴角,“堂下之人可是张沁玥?”

  “大人这不是多此一问吗?我若不是张沁玥,捕快大人也不会捉我回来。”

  听到她语带不屑的回话,邱玉晨不悦的皱起眉头,正想斥责,结果一抬眼看到张沁玥,不由得愣住了。她一身粗布衣裳,猛一看毫不起眼,但是再细细一看,瓜子脸大眼睛,细滑的皮肤,纵使脸上仍有着被李代海所伤的青此,依然不减秀丽,身段还带着几分南方女子的婉约。

  他不由得翻开案上的竹简,上头明明白白写着张沁玥出身张家屯,是个农户,无父无母,原以为是个没啥好看的村姑,倒长得如此水嫩,难怪李代海会对她生出旁的心思……

  “大人。”一旁的师爷轻唤了一声。

  邱玉晨回过神,神情一正,用力一拍惊堂木,“大胆刁民,若再出言不逊,就别怪本官不客气。”

  张沁玥在心中冷哼,被捉进了官衙,她早有觉悟,就算态度恭敬也没法子全身而退,压根没想过要露出讨好的神色。

  “李代海身上的伤可是你所伤?”

  “是,”张沁玥敛下眼,口气没有愤懑,只是平静陈述,“李代海夜半闯入民女家宅意图不轨,伤他不过是自卫。”

  “大胆!”邱玉晨再用力一拍惊堂木,斥道:“伤人还敢狡辩,公堂之上竟这般口出狂言!”

  他的话语方落,便引起在堂外听审的百姓一阵难以置信的惊呼。堂上跪的姑娘口气平稳,陈述事情经过罢了,怎么就成了口出狂言?

  邱玉晨听闻鼓噪,眉头一皱。平时他审案鲜少有百姓聚集,今日却不知怎么回事,张沁玥人还没押回来,府衙外就开始聚集人群,人越多,越容易落人口实,不好力事。

  他看了堂下目不斜视的张明一眼,这人出身张家屯,入赘进了之前老捕快廖大虎家,之后顶了他的位置,之前李代海派人过来商量时,就特别提过张明的老家与张沁玥关系匪浅,今日聚集的人八成就是他在背后搞鬼,妄想要护住张沁玥.

  邱玉晨到任甘州城不过两年,当时就因为被派到边城不毛之地感到不痛快,想他一个县令处处听命驻守边疆的武官之令也就罢,就连个捕头也不把他放在眼里。

  明明他才是个官,但张明有岳丈帮助,在府衙里当了十年捕头,名声和威望俱在,要不是他透过李家的关系与守城的罗副将交好,说不定他还得被张明牵着鼻子走。他抿着唇,神色冷了几分,打定主意若这次张明出声护人,就别怪他办他个徇私之罪。

  “肃静!”邱玉晨啐了一声,瞪向张明,借题发辉,“张捕头,你是怎么办事的?竟放任闲杂人等在公堂之上吵吵闹闹,还不将人全给赶出去!”

  “大人此话差矣,”张明状似恭敬的开口,“大人向来断案有理,属下佩服。这次大人审案,正好可以让百姓见识见识青天大人是如何刚正不阿,一身正气,怎好将人赶出去?”

  张明明褒暗贬的话让邱玉晨脸色铁青,正要斥责,李代海却抢白道:“张捕头,这公堂之上到底是听你的还是听县大人的?我看你也是个聪明人,应当知道什么人不好得罪,你可别犯了糊涂。”

  张明当了十年的捕头,脑子自然不差,邱玉晨说穿了不过就是个欺善怕恶的芝麻官,他大可面上恭敬,虚与委蛇,但李家可是甘州城富户。

  五年前甘州城守将换来轩辕将军看重的罗副,偏罗副将与李家交好,看这情势,李代海已私下跟罗副将疏通商议,邱玉晨不过是走个过场,代为岀面定下张沁玥的罪。

  伤人一事可大可小,判个二、三十下杖刑算是轻的,但看张沁玥娇小的身子板,别说二、三十下杖责,十下就能要了她的小命,张沁玥若想不受皮肉之苦,也可以赎代刑,只是代价不小,一杖得以用五金代,一金十两,二十杖就得一千两银子。

  一千两………别说张家屯,就算放眼整个甘州,能拿出这么一大笔银子的人家也不多。

  今天他确实有心想帮张沁玥,只是他一个小小捕头,也没这么大能耐让人全身而退,只能想办法让人少受点罪,看着邱玉晨面色不善,他定下心神,对门外的兄长使了个眼色。

  张业见了,连忙闭上嘴,也让四周的人都安静下来。

  这些人都是他听了父亲的话找来的,他进城找了回春堂的韩大夫和富林楼的温东家,拜托两人看在与张沁玥的交情上,尽可能找人到官府前,意图藉着人多势众,让县大人跟李代海无法任意颠倒黑白。

  原本信心满满可以救出张沁玥,但现在看弟弟的脸色,张业隐隐觉得不安。

  邱玉晨见众人安静了下来,满意的点点头,再望向张沁玥时,神色又多了几分凶很,“张沁玥,你既已认罪伤人,本官……”

  “大人,”张沁玥不卑不亢的打断道:“民女是认了伤人,但并不认罪。”

  邱玉晨正眼看着张沁玥,她虽出身山村,却带着一身凌人气势,没想到大山村也能出个金凤凰,就是可惜得罪了李代海。

  “大胆,”邱玉晨一斥,“人是你所伤,罪证确凿,还敢狡辩,来人啊!用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