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大人蹭饭日常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田忻搂了搂张沁玥,“妹子放心,明日天一亮,我就让大郎替你将家里所有的窗都巡上一遍,把每扇窗都再加上栓子。”

  “对。”张业用力的点头,“我明日就办。”

  张秀才看张沁玥神色苍白,又见一室血腥,看来这个家今夜是不能再住人了,便道:“玥丫头,收拾点东西,今晚就凑合着到大爷家歇一晚。”

  张沁玥缓缓的吸了口气,摇摇头婉拒了张秀才的好意:“这屋子乱得很,我想先收拾。”

  “先别管收拾了,都出这么大的事儿了,你先歇歇。”田忻语带无奈,“听大爷的话,跟嫂子回去。”

  “嫂子,我没事。就算去了嫂子家,我也没法歇着。”张沁玥站起身,顾不得自己一身狼狈,先将匕首捡起,擦拭干净收妥,再将炕上的被扯下,丢到屋外。

  张秀才慈爱的看着张沁玥一脸倔强。打从第一眼看到她,他就知道这个丫头不简单,不过十岁的年纪,就能靠着双腿,走了个把月的路,带着弟弟从京城来到边疆,这一路辛苦,别说是个小丫头,就是个大男人都未必能坚持下来。

  但她不但撑了下来,还照顾病中的王湘,将弟弟拉拔长大,只可惜王湘走了,阿洛那孩子也英年早逝,她经历大喜大悲,可依然挺着,所以他相信,今日之事,她虽受到了惊吓,但也确实仍然能够撑过去。

  “罢了!你向来是个有主意的,就由着你了,”张秀才叫来儿子,“先送我回去,让阿忻帮着收拾。”

  张业知道自己一个大男人在这里不方便,便交代了一声,扶着父亲先回家。

  张沁玥打了盆水,开始收拾屋子,除了脸上的伤,她的举止就跟平时没有两样。

  田忻着实佩服她,不过眨眼的功夫,她便能恢复过来,这样的从容可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

  田忻推开窗,散去屋内的血腥味,手脚麻利的上前帮着收拾屋内的狼藉。

  张沁玥点了艾草将屋内薰了一圈,散了血腥味,这才从炕头的柜子拿出干净的被褥铺上。

  “明儿个你就给你的未婚夫君传个迅。”田忻的声音在张沁玥的后头响起,“今夜这事儿终归得让他知道,虽与你无关,也庆幸没出大事,但说出去毕竟不光彩,对你名声有损,所以先跟他透个信儿,免得日后他从旁人耳里听到有所误会。”

  听田忻提到战君泽,张沁玥平静的表情终于有了浮动,随即鼻头一酸,眼中的泪没能忍住落了下来。

  田忻不舍又疼,除了王大娘和洛哥儿死的时候,她没见玥姊儿掉过泪,今日肯定是委屈极了,想到了未婚夫君,心里更加难受。

  “虽说是在军营,但让他过来看看你也好。”田忻上前拉住张沁玥的手安慰道,她不知道军营里的规矩能否允许自由来去,但好歹得试试。

  张沁玥抹了抹脸颊的泪,田忻不提战君泽还好,可是她这么一说,她觉得自己想念他想念得紧,遇上他,令她变得脆弱了。

  大半个月过去,战君泽没半点消息,她压根不知道他何时归来,更别提以他的身分,返回边疆肯定是先回军覆命,而不是儿女情长的来见她。发生的事情再大,终究得要自己打着。

  见她沉默不语,田忻也跟着忧愁了脸,“妹子,若是这人在意流言,要因此取消婚事,只证明是个不辨是非的男人,咱们不要也罢。只要你愿意,嫂子肯定会再替你寻门好亲事,定不会让你受委屈。”

  张沁玥知道田忻误会了,却无力解释。她与战君泽的身分本就相差悬殊,这姻缘是用弟弟的命换来的,若他知情心中介意,一拍两散也就罢了,她却没来由的相信,他不是这样不辨黑白的人。

  田忻见她不言,也不再多说,只是不管不顾的坚持陪她睡了一夜。

  张秀长顾及张沁玥的名声,天一亮就去了趟村长家。

  村长家在村尾,一旁还有间新盖的土屋,里头的地窖一样有村民共同存放的粮。

  昨日张沁玥家闹出的动静不小,但张沁玥家在村头,村长家在村尾,村长知道时,人也散了,他原想一早去张沁玥家问个清楚,就见张秀才带着张业来,他连忙招呼人进屋,让李春花倒上茶。

  张秀才坐在屋内,将上完茶要退出去的李春花叫住。

  李春花急着要回屋里去看看刚回来的宝贝小儿子,可没空理会张秀才这个老不死的,但是公爹在,她就算不情愿也得出个假笑,“不知张大爷叫住我何事?”

  “大忠媳妇,你是李家村出来的,跟昨日来闹事的李代海七牵八扯多少有点儿亲戚关系,所以就请你出面,我让业哥儿带了些鸡和银两陪同,请你跑一趟李家,看看李代海的伤势。玥丫头有了婚约,这时不好闹出太大动静,彼此各退一步,别再声张。”张秀才不是要李春花上门赔罪,只是要李代海的嘴也别张扬,保全张沁玥的名声。

  李春花听闻来意,一脸不悦,“张大爷,我压根不知是咋回事,可不敢应您。”

  “方才大郎瞧见你家顺兴回来了,”张秀才也不高兴了,“找他来问,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李春花的表情有些难看,公爹只知李代海三更半夜溜进张沁玥家,可不知道张顺兴也在里头插上了一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