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大人蹭饭日常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她回到家,先将东西放到后院,又拍了拍福来的头,喂了牠点吃的,才将捡来的柴枝堆到西屋的空房内。

  房内的木材已经堆了半屋,只是要度过长长的冬日,这些柴火远远不够,这天一天冷过一天,她心中盘算着这几日若天气好,还得进山几趟,加快手脚多存些柴火才行。

  趁着天还亮着,她将早在屋外晒干的木耳收进地窖里,这些年,她一个人过日子,过冬的粮都靠她一人储存,家中人口简单,一人饱便全家饱,存来不算费力。

  将一切收好,天也暗了下来,她才用一早起来用炉中余温热着的水简单洗漱一番,随即就听到外头响起田忻的声音。

  原来田忻在家里看到了她屋子里没有炊烟,知道她还没弄吃的,便给她送了碗小鱼汤,还有自家种的炒白菜和两个大馒头。

  “你还没张罗吃的,这点东西给你。这鱼是今早我家大郎去河里捞的,煮汤正鲜,给你凑合一顿。”

  “嫂子客气了,这么丰盛的一顿,谢谢嫂子。”张沁玥也没客气的接过手,“嫂子来得正好,等我一会儿。”

  张沁玥将食物先放在桌上,转身走向后院将今天捉回来的小鸡全给了田忻。

  田忻瞧了一眼,连忙拒绝,“这可不成,怎么全给了我?”

  “嫂子拿着吧!我不过一个人,家里就养了几只母鸡,下的蛋够我吃的了,嫂子别跟我客气。”

  田忻还是坚持不要,张沁玥没法子,只好留下两只,剩下的田忻才勉强的收下:“你啊!就是性子好。你快趁热吃,也累了一日,早点歇着。”

  “好,嫂子也早点歇着。”张沁玥送走了田忻,看着桌上饭菜,浅浅一笑。

  她一个人坐在桌前,慢慢的吃着。

  如今十日之期已过,但她没有等到战君泽,她的心也从期待成了担忧,不过她强迫自己不去多想。

  以往弟弟从军,也常常三、五个月没有半点音讯,如今认定了战君泽,她也得习惯这样的日子,若是她总记挂在心上,日子也不用过了。

  如今,她算是深切体会到战君泽在弟弟坟前说的那番话,嫁给他真要吃得了苦,耐得住寂寞。

  吃饱收拾好,她也没急着睡,坐在房内的炕上,拿了麻绳和针,就着油灯的光纳鞋底,想起战君泽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穿着自己做的鞋,她又忍不住摇头,弟弟还真是古灵精怪。

  做了好一会儿,她眨了眨疲惫的双眼,看时辰不早,这才拴了门,吹熄了油灯,上炕歇息。

  睡得迷迷糊糊间,听到后院福来的嘶叫,张沁玥皱了下眉,睁开睡眼惺忪的眼,张家屯普遍都是穷苦人家,穷得连偷儿都不愿意上门,就算平时大门不关,也没听过丢失东西,但福来这样叫,她心里隐隐不安。

  一片漆黑中,她敏锐的察觉房门被推开,那声音细小,但足以令她瞬间清醒。

  她的手下意识的往旁边一摸,这阵子也不知怎么就养成了习惯,入睡前总要把战君泽给她的匕首拿起来瞧一瞧、摸一摸,顺势就摆在一旁,只是手还没碰到,一道黑影就扑了过来,将她身子压住,她心头一骇,正要尖叫,嘴却被死命的捂住。

  “别吵,你总不想让人看到半夜有个男人在你炕上。”

  李代海猥琐的目光在黑暗中异常明亮。

  张沁玥一阵恶心,拚命的甩胳膊蹬腿,她的挣扎反而让李代海更兴奋,嘴就落在她的脸上。

  她忍着想吐的冲动,屈起腿,用力的朝他双腿间撞去。

  但这次李代海早有准备,闪了开来,狠狠的说道:“上次让你得了个空,你以为这次还能让你得逞吗?”

  张沁玥的眼神一冷,不顾一切的抬起头,使劲全力的撞向他的鼻粱。

  他惊呼一声,吃痛的松开了手。

  张沁玥立刻放声尖叫,“救命,来人!救——”

  “贱人!”他啐了一声,顾不得痛,一把捉住了张沁玥的头发,给了她一巴掌。

  张沁玥被打得眼冒金星,又再次被他捂住了嘴,压回炕上。

  她死命的挣扎,若不制止他,她的清白就完了,她现在只能期望自己的声音能够惊动附近的人家。

  李代海怒红了眼,鼻子被她一撞,流出了鲜血,这更激起了他的血性。“就算有人来了,你这样子也没了清白,这辈子就安安分分的跟着老子,伺候老子舒服了,以后有你的好日子。”

  张沁玥摸到了一旁冰凉的触感,手用力一握,恐惧夹杂着愤怒令她失了理智,拿着匕首用力朝对方刺过去。

  匕首锋利,毫不留情的刺进李代海的肩头。

  她能感受到利刃刺入皮肉中的钝感,随即温热的血溅上自己的脸。

  李代海痛得放声大叫,她不留情的将刀拔出,又是一刀刺过去。

  李代海扬手又要给她一巴掌,她头一侧闪过,用力的踢开他,又是给他一刀。

  屋内的骚动惊动了向来平静的张家屯,尤其是住在隔壁的田忻家,听到了福来和鸡舍传来的叫声,早就已经醒来,如今又听到尖叫声,她和张业也顾不得赤着脚,赶紧披了件衣服,点了火把,就匆忙跑来。

  他们在外头叫嚷,却没听到张沁玥的回应,屋内又传来撞击声,张业眉头一皱,用力把门给撞开,拿着火把跑向动静最大的西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