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大人蹭饭日常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这样的她,如何能与他匹配?

  “你到底要我怎么说才明白?”她幽怨的看他一眼,“你我不相配。”

  “你无父无母?”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知道若是他坚持要跟她辩驳,自己没有胜算。

  “回答我。”

  “是。”她不情愿的开口。

  “真巧,”他伸出手,拨了拨她散在脸颊的碎发,“我也是。”

  她没好气的扫他一眼,顿时有种幻想破灭的感觉,明明就是个无赖。

  “除了一身虚名和这些年存下的军饷,我一无所有,说到这……我的军饷还全让田兵长随着阿洛的遗物交给了你,所以现在与你相较,除去名声,是我配不上你。”

  歪理!她在心中啐了一句,义正辞严的说道:“等会儿回去,我立刻将银两还给你。”

  “既已收下,岂有再还回来的道理?这对我名声有损。”

  他的话硬生生把自己的英明神武给打得七零八落,对这个从英雄变无赖的家伙,张沁玥真心没辙。

  “把银两收着,成亲后由你管家,你拿着我的家当是天经地义。我曾多次听阿洛提起你,纵使生活贫困,依然能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我羡慕他有个处处维护他的姊姊,从今尔后,你的心中也只能有我。你该认出了我靴上的目云纹,阿洛说是你亲手所做,我还没谢过你。”

  在第一眼看到他的战靴,她就认出是出自她的手,真没想到她竟然被自己的弟弟给算计,弟弟去了边疆之后没多久,她便收到他的家书,说是看边关将士训练繁重,鞋、靴损坏多,提议让她多做些鞋,为将士尽份心力。她没多想,只要一得空便替他做鞋,如今才知都被他拿去讨好战君泽。

  长沁玥没好气的扫了眼前的土坟一眼,从小到大,弟弟总喜欢捉弄她,如今人死了,还不忘最后耍她一次,送这么一尊大佛来,请都请不走。

  “玥儿,外人只见我上阵杀敌,战功无数,却不曾细思我为此付出的代价,我杀戮过重,一心只为定国安邦,除去身分外,我真的是一无所有。”

  闻言,她莫名为他感到心酸,他一心想着为国为民,得到的却是孤寂。

  “与我成亲,妻小只能退在家国之后,有夫君如无夫君,我实非良配。今日若非遇上你,我已打定主意终身不娶。”

  她带他来到弟弟坟前,明明是想要打消他的念头,却没料到最后竟是她被他打动。

  “你根本不了解……”

  “我有得是时间听你说。”

  张沁玥没好气的瞋他一眼,“大人还得赶快赴京覆命。”

  “我可以为你晚几日再走。”

  如此任性,她傻了眼。“大人说笑吧?”

  “我从不说笑。”

  她一时再难寻藉口,顿了一下才干巴巴的说:“我不想离开张家屯。”

  “虽然我希望成亲后你能随我返回嘉峪关,但你若是不愿意离开,我也可允你留下。”

  张沁玥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他是打定主意不论她如何刁难,就是不会让步。她无话可辩,只能睁睁看着他从腰间解下一把匕首,递到她面前。

  她下意识将手放到身后,退了一步。

  “拿去!”他坚持的拉过她的手,将匕首放在她的掌心。“男女相悦,交换信物,你既已给我信物,我也得礼尚往来。”

  战君泽以往并没有太多与姑娘家相处的经验,毕竟他之前真是打定主意终身不娶,但营中手下士兵打闹时说的男女情事,他倒是听了不少。

  “我什么时候给你信物了?”

  他拿出她昨日用来压住他伤口的帕子,“这个。”

  她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你真不要脸面了?”

  “脸面这事儿,是要看情况的,我向来懂得变通。”

  张沁玥无言一叹,垂眼看着手中的匕首,玄铁打造,必是削铁如泥,在阳光之下闪着阴寒光芒,她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脱口问道:“你可有拿过这把匕首杀过人?”

  “当然,”他的口气透着一丝傲气:“我用这把匕首削过不少敌人的脑袋。”

  她的眼角抽了抽,不愧一代武将,将杀人的玩意儿当成定情信物,偏偏她还挺喜欢的……

  她紧握了下,最终将之收入衣襟。

  看她收下,他的眼底闪过一抹光亮。

  他一笑,翻身上马,对她伸出手。

  这次她也没有矫情,自动将手放到他的大掌上,与他共骑一马,纵使一路引来村民侧目,她依然一派从容淡定。

  战君泽注意到她的转变,眼中一柔,他最不需要的便是个胆小、怯懦的妻子,张沁玥很好,真的很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