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大人蹭饭日常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五年前寒灾,庄子里又收留了几个可怜的孩子,如今约有十三、四人,平时就在附近垦出的荒地种点庄稼,虽说收成不多,但省吃俭用也能一日吃上两餐饭。

  他们人才到,就有人跑了出来。

  张沁玥认出来人是十岁的张义,因为身旁还有战君泽要赶着进京,所以她没打算多作停留,只是将车上的馒头和药材交拾他,“义儿,今天玥姊姊还有事,下次再来。”

  张义一大清早就跟着庄子的人下了田,但因带去的茶水不小心打翻了,所以被叫回庄子里再装上一壶水。他好奇的看了战君泽一眼,对这人高马大的壮汉不自觉生出敬畏的心情。

  “去忙吧。”张沁玥见张义看傻了眼,不免觉得好笑,轻轻推了推他。

  张义回过神,抱着大大的包被,背着竹篓,转身进了庄子。

  “走吧!”

  战君泽听到张沁玥的话,没有迟疑的掉头离去。

  她没等他开口问,主动说道:“当年我带着阿洛在这庄子住过一晚,结识了住在里头的乞儿,其中有两人也随着阿洛去了军营,就是不知他们如今可安好……”

  “你指的是罗吉、罗祥两兄弟?”

  她的眼底闪过一丝光亮,“是。你认得他们?”

  老实说,张洛不单擅医,拳脚功夫也不错,所以才能得战君泽青眼,而罗吉的体格好,也挺能吃苦的,将来该能成为个人物,至于罗祥,战君泽并无太大的印象,会记得不过是张洛和罗吉曾经在他面前提及罢了。

  “若你想见他们,我派人回去让他们来见你一面。”

  “不用,”张沁玥不想他为自己公私不分,急急的说道,“我只想知道他们安然便好。”

  想起方才她对那个瘦弱孩子的亲近,战君泽心有感慨的说道:“人人皆论富林酒搂的温老板心善,但在我看来,你才真是大善人。”

  她从未思索得失,只是随心而走,她带着弟弟逃难到了西北,对于跟他们一样失去父母、无家可归的人,总是多了分同病相怜之感。

  被他称赞,她有些发愣,待回过神来,才发觉不知不觉已靠近张家屯。

  战君泽自在的驾着马车进入了村子里,此刻天已大亮,他们的归来引来不少侧目。

  张沁玥不用想也知道之后会有多少的议论,但事已至此,她也无能为力,只能沉默的拉着福来进了自家院子,给牠喂了水,看着战君泽解开车架。

  战君泽拍了拍疾雷的颈项,翻身上马。

  她抬头看去,在初阳淡淡的光芒照射下,威武的一人一马彷佛镀上一层金光。这样的男人该是众女求嫁,他愿娶她,不在意两人之间隔着天渊,她该不顾一切的点头,偏幼时的颠沛流离把她的心养小了,她不想为了一时冲动而选了一个与自己出身不配的人,往后过日惶惶,平静难求。

  她眼眸深处像是想起什么,滑过一丝晶亮,“我知道你急着赴京,但可否陪我去阿洛的坟前看看?”

  战君泽微眯起眼,她突然的热络让他心中闪过几分警讯,但他并未拒绝,弯下腰,长手一捞将娇小的她抱起,让她坐在自己身前。

  张沁玥身子一僵,愣愣的抬头看他。

  “阿洛的坟在何处?”他没有废话,直接回道。

  她缓缓抬起手,指向山的另一边。

  他一夹马腹,往她所指的方向而去。

  张沁玥看战君泽单膝跪在坟前,念及他的身分,她本想上前制止,却又想着弟弟毕竟因他而亡,纵使他官拜从三品副将,弟弟也应当受得起他一拜。

  “若非伤重昏迷,我不会留他一人在大漠。”

  张沁玥闻言,只是轻声的叹道:“以阿洛的性子,若非真心敬佩,也不会舍身救你。只是大人若是真的心怀感念,就请大人放下意欲娶我为妻的念头。”

  他早就察觉她的态度不对劲,看来是打算换个柔顺的态度,在张洛的坟前与他划清界线。

  他站到她面前,低着头,表情不悦的看着她。

  被他俯视的感觉十分压抑,他太高太强壮,一靠近,整个人就像会被吞噬一般,她不自在的移开目光,不去看他深沉的眼眸。

  “我的拒绝,许伤了大人高高在上的脸面,但我不愿意阿洛死后受人非议,说他用自己的一死,让大人娶其胞姊为妻。所以今日大人与我就在阿洛坟前做个了断,从今尔后,大人对张洛,不论是有愧疚或是不舍,都随着他的离去而烟消云散吧,从此不要再提。”

  “因恐军心骚动,我伤重一事除了几名亲兵之外,并未外传,众人只知张洛战场杀敌,舍身取义,但实情如何无人知晓,你无须担忧张洛死后名声有损。”

  “只要有心,打听便知。”这哄人的口气,不知是当她是三岁孩童,还是当旁人都是傻的,张沁玥无奈的轻摇了下头,“人言可畏。”

  “人言不可畏,只求无愧于心,便可淡然置之。”他无心也不想理解她的思虑,看多战场无情,站在生死面前,他最不在意的就是旁人的指指点点。

  他的理所当然令她哑口无言。想她在王湘死后,养大了弟弟,一个姑娘撑起一个家,从未曾胆怯,却在他的眼前硬是没了底气,她虽看似得失不萦于怀,实际却是自卑自己不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