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大人蹭饭日常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她皱起了眉头,听出他语气的凌厉,这人算是得寸进尺吧?她顾及彼此颜面,不在街上与他争论,他竟摆出了个训斥的架子,彷佛她还真是他的妻,还是错事、不懂事的妻。

  这个男人或许真是战功赫赫的少年英雄,但应该是杀敌太多,看多生死,脑子有了毛病。

  “大人,我从未同意要嫁……”她的话语蓦然隐去,因为他从马上一跃,轻松的跳到驴车上头,她惊恐的看着突然近在咫尺的他,车架不大,平时坐她一人算是宽敞,如今挤进他,两人不得不肩并肩相靠。

  他神色自若的接过她手中的缰绳,他捏着细鞭,福来动了下,只是它原本就走得慢,如今多加一人,步伐更加沉重,偏它还不经意的靠向一旁的疾雷,这画面实在令张沁玥不忍直视。

  照福来这速度,等送她回张家屯都日正当中了,战君泽皱起眉头,嫌弃的看着眼前肥硕的小毛驴。

  看到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张沁玥不禁感到一乐,“大人也看到了,我家福来走不快,大人若担心耽误时辰,不如就让我自个儿回去,大人忙正事吧!”

  他转头看她,眼底映着她浅笑的脸庞,他轻扬了下嘴角,果断的直接翻身下车。

  张沁玥以为他改了主意,心中正得意,怎料下一瞬就被他给拉下了车。

  没有防备的被人扯下来,她一头撞进了他的胸膛,这硬得像铁的身子,撞得她鼻子一疼,眼泪立即掉了下来。

  她双手捂着脸,痛得不行,心中咒骂。

  虽说时间还早,街上的人不多,但两人的动静还是落入不少双眼睛里头。她虽不是甘州城里的人,可一个月总有几日拿着东西进城来卖,所以城里的人纵使不知道她的名字,也有个脸熟,晓得她是城外张家屯的人。

  战君泽低头看着她,将她的手拉下,看到她的泪,明显愣了一下,“怎么哭了?”

  她气恼的瞪他一眼,鼻粱被狠撞这么一下,能不掉泪吗?

  她这一瞪,自以为凶狠,但含着泪的双眸在他看来却带着女儿家的娇憨,他的眸光一柔,“别担心,不过送你回家,不会误了我的事。”

  她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这人的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

  他的大手抹了抹她脸上的泪,虽说是个大粗人,动作倒尽可能的轻柔。

  她看着他一脸专注,神色不禁有些怔然。

  “在一旁待着。”他嘴角含笑,给她淡淡一瞥,手脚俐落的将车辕解下,固定在自己的马上,然后重新将她抱回车架上坐好,自己随即坐到她的身旁,动作一气呵成。

  这是打算用疾雷来驾车,但是……“福来怎么办?”

  战君泽看着福来亲昵的用头顶了顶疾雷的颈子,但疾雷闻风不动的样子,不由挑了挑眉,“跟在疾雷后头跑便是。”

  自家小毛驴这么丢人现眼,张沁玥都快没脸看了,“我家福来身子圆滚,四肢矮短,要它跟着疾雷跑,这不是存心槽蹋?”

  战君泽听见她的咕哝,回道:“谁让你将它养成了这副懒胖的模样。”

  她没好气的嘟起嘴,“福来是我接生的。”

  “所以?”他不以为然的反问。

  她哼了哼,看着福来跟在后头有些吃力,顿觉失了说话的兴致。

  想当年跟李春花借马车想送王湘进城看大夫被刁难时,她就起了心思买头牲畜驮物。

  当时有考虑买马,但养匹马实在太费精神和狼食,驴子就不同了,个头儿较小,吃食也不用太细致。正巧隔壁的张家嫂子田忻牵线,在田忻嫁过来的村子里有个急需银两给儿子讨房媳妇的夫妇,家里的母驴肚子有崽,她便将之订下。

  谁知道母驴生时难产,那户人家以为母驴和小驴都活不下来,给田忻来了消息,正巧让她听见了,便毛遂自荐的去了隔壁村替母驴接生。

  最后母驴顺利的生下福来,那户人家大喜之余,打算不收她银子便将福来送给她,可她不愿,毕竟都是穷苦人家,谁家都不好过,两相推托之后,那户人家只拿了一半的银两。

  转眼间福来都这么大了,之于她而言,福来存在的意义不单只是头蓄生,更是一个相依为命的伴。

  看着福来在后头跟得气喘吁吁,她忍不住心疼,埋怨的看向战君泽。

  战君泽意识到她的目光,心中无奈,只能放慢疾雷的速度。

  出了城,张沁玥不太情愿的开口,“等等前头的小径绕进去。”

  往前走了一段,果然有条不起眼的小径,战君泽没有多问,将马车给转进去。

  没多久,出现在眼前的是座破旧宅子,宅子不太,除了堂屋外还有东、西两屋。

  庄子的主人是谁,早已不得而知,只能单就外观看出这里富丽堂皇过。

  十年张沁玥带着张洛要到张家屯投靠王湘时,张洛发了高,她因缘际会在这庄子住了一晩,也在那一晚,她许下了一生不嫁的誓言,更因此认识了几个同他们一样无父无母,早就住在这个庄子的乞儿。

  这些年庄子依然破败,不过当年她相识的几个乞儿长大,虽说能够干活养活自己,但在甘州城里想要寻个更好的地方安居还是不易,最后几个大的挣了钱,整理出西屋,住得比以前舒适许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