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大人蹭饭日常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战君泽伸出手,一把捉住了她。

  手腕传来的温度几乎能烫人,她想挣扎,又忍不住顾及他才包扎好的伤口,只能气恼道:“大人——”

  他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模样,心情却莫名的更好,“别恼,静下心仔细想想,你年岁已大,除了我,该也找不到更好的。”

  一句年岁已大更把张沁玥脑中最后一丝理智给烧尽,“我年岁大又如何?我不是嫁不出去,是因为我从未将终身大事放在心上。”

  “女人!”他啧了一声,低头看着她脸上闪过的倔强,微扬嘴角,“心眼就跟针尖大似的。”

  她恼火的瞪着他,斥道:“我就是心眼小,大人若见不惯,大可转身离去。”

  “偏我就欣赏你的心眼小,若不娶你,怕会一辈子后悔。”

  要不是他的神情太过正经八百,张沁玥都要以为他在调戏自己,她又羞又恼,“你这个疯子!”

  “你看似柔弱,但脾气不好。”

  听到他的批评,她更是气红了脸,“我的脾气确实不好,大人不喜正好,大可不要理会。”

  “我并非不喜,反而特别欣赏。”

  这是调戏,赤裸裸的调戏!谁人想见,众人吹捧的少年副将,有这么无赖的一面。

  “你的脾气差反而好,我便无须担心你受人欺凌。”他说得坚定。

  张沁玥顿感无言。武将大多性子直爽,不喜文墨,口舌鲁钝,偏他口若悬河,述事清明,让她对武将的印象有些改观,想来她只要稍一不慎,就会被他牵着鼻子走。

  这样一个男人,她要不起,也不敢要,用弟弟的一条命换回一个夫君,她还没这么不知羞耻,偏偏又说不过他……

  “明日我送你回张家屯。”

  她开口要拒绝,但方才几句言词交锋,她清楚自己在他身上绝对讨不到好,只是浪费口舌。

  她看了一眼被绑在一起的一驴一马,明明就不该有交集,又何苦要强求?

  她甩开他的手,愤愤的转身离去,她若不想让他送,有得是办法躲开他。

  一夜无眠的张沁玥在天色还未亮前就收拾好自己,悄然打开房门,看着对面依旧紧闭的门扉,像作贼似的溜了。

  到了马房,看着依然绑在一起的一驴一马。福来爱吃玉米,平时护食得很,看到家中养的鸡上前分食,都会嘶叫个不停,如今这没出息的,竟用头将自个儿面前的玉米推到了疾雷的面前。

  这明显的讨好,令她的眼角抽了抽。

  “瞧你这出息。”她没好气的轻拍了下福来,跟守马房的小厮打了个招呼,以家中田事要紧,请小厮向温家夫妇转达一声,便要启程返回张家屯。她将车架放到福来的身上,福来却不太愿意的甩着头,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敢情你这家伙还看上人了?疾雷是匹马,还是匹大宛宝马,你们不配,你就歇了心思吧!”

  福来似乎听懂了她的话,不悦的用头轻轻撞了撞她。

  她不理会牠的小脾气,硬是拖着牠走,打算城门一开就出城。

  天色尚早,街上只有几个早起的商家正在收拾。

  她坐在驴车上,福来没什么精神的迈着步伐,反正她也不急,就由着牠慢慢走,她心中一叹,真别跟她说才经过一个晚上,这头像驴就跟人家宝马生出了感情,她可没法子接受。

  离开酒楼没多久,她听到身后响起由远而近的马蹄声,心中顿时有股不好的预感,她转身看去,认出来人,她不由得双眼微微瞠大。

  她连忙抽动手中的细鞭,要福来加快脚步,却只换来福来的嘶叫,牠的步伐依然慢吞吞,慢得几乎要停下来。

  “你平时懒也就算了,这个时候还跟我耍脾气。”张沁玥僵着一张脸数落道。

  不过眨眼功夫,战君泽已到了跟前。

  “玥儿,你这是在躲我?”

  他的话轻飘飘的传进了张沁玥的耳里,一声玥儿,令她脸色有些涨红。

  战君泽坐在马上,居高临下的看她,“昨夜我说要送你回去。”

  张沁玥被捉个正着,心中正恼,轻挥了挥手中的细鞭,眼角看着四周,大街上的人越来越多,众目睽睽之下,他不顾及颜面,她却不能,“大人赶着赴京覆命,不好因为要送我而耽误大人正事,所以我自个儿回去便成了。”

  “还未过门便知替为夫着想,果然懂事。”

  他一脸正经八百的满意神情,令张沁玥颇为傻眼,明明该是英勇聪慧的将才,说出来的话却一点都不着调,像个傻子似的,她摆明了是不想跟他扯上关系,才匆忙离去,在他眼中竟成了懂事、为他着想?

  战君泽鲜少踏足甘州城,纵有来去也是匆匆,城里少有人认得,只是他一个身长八尺的男子,胯下是名贵的大宛宝马,放眼甘州能有几人,察觉四周已有似有若无的打量视线,张沁玥忍住反驳话语,只想快快打发他。

  “大人明白我的心思便好,不好耽误大人,大人请回吧!”

  “你能为夫君设身处地着想,善也。只可惜……”他的声音一沉,“你却犯了个更大的错误,妻以夫为天,夫君既已开口交代,你便该遵从。昨夜我已说要送你返家,你便不该置之不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