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大人蹭饭日常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时候不早,大人早点歇息。”

  “慢,”他再次开口,“我有话说。”

  “我与大人无话可说。”她的语气强硬。

  “你虽无话,我却有千言万语。”

  战君泽的神情一派正经,说出的话却带了一抹令人想入非非的旖旎,张沁玥的身子极没出息的一僵。这位千军万马指挥若定的少年副将是在调戏她?随即她摇了摇头,肯定是自己多想了。

  “此行赴京归来,我便娶你为妻。”

  此话一出,天雷滚滚,打得张沁玥脑子一片空白。这人八成真的是疯了,她瞪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明明是怒气冲冲的一个瞪视,在战君泽看来却是眼波流转的迷人,他的眸底精光闪动,若他的属下在,看到他现在的模样,肯定觉得副将大人魔怔了。

  §第四章 交换信物

  疾步走向后院西侧,穿过月洞门来到马房,张沁玥的思绪一团乱,他这赫赫有名的少年副将,竟然说要娶她为妻?!是因为对她弟弟心怀愧疚,想要报恩?!

  死了一个弟弟,换来一个夫君,这是老天爷在跟她开玩笑吗?这一点都不好笑!她反倒觉得讽刺极了。

  马房四周的火炬燃烧着,张沁玥一眼就看到原本该待在马房里的福来被绑在外头的树下,她微皱了下眉头,快步走了过去。

  听到外头有脚步声,今夜轮到守马房的小厮跑了出来,一看到是张沁玥,立刻解释,“今日因有贵客到,当家交代除了贵客的坐骑外,其他都得移到马房外。”

  张沁玥眼底的嘲讽又多了几分,有权有势之人,无论到哪里都是备受礼遇,不过她表面上一如过往的平静,“我明白了,谢谢小哥。”

  福来看她靠近,亲近的用头蹭了蹭她。

  张沁玥浅浅一笑,轻拍了拍它,手拿着玉米喂着。身上却突然罩上一层阴影,她的心一突,微侧过身,就见到站在身后的战君泽。

  她心头一恼,看着他傲气的手一挥,小厮立刻恭敬的弯腰,退了下去。

  她收回视线,盯着福来,不理会他。

  “张洛挂念你至今未婚配,我承他救命恩情,决定了却他的心愿,娶你为妻,以慰亡灵。”他低沉的声音打破沉默。

  她的眉头紧紧皱起,“大人意欲报恩,民女心领,但民女不配。”

  “男未婚,女未嫁,何来不配?”

  “大人,不配的是身分。”她轻拍着福来,“大人可瞧见了,大人的坐骑一来,我家福来就得被逐出马房,连同处一屋都不被允许,牲畜尚且如此,更何况大人与民女?这便是世人眼光,大人……民女高攀不起。”

  他的目光移向她护着的矮胖小毛驴,主子长得瘦弱,这头驴倒是养得肥头大耳。

  他伸出手解开绑着福来的麻绳,边道:“我乃一介武将,不在意身分、门当户对、旁人眼光。”他将麻绳握在手中,要将福来牵入马房。“我说相配便是相配。”

  张沁玥怔忡,看着福来被拉扯,却硬是一动也不动。

  战君泽不禁沉下了脸,挑眉看着这头肥毛驴。

  她忍不住扬起了嘴角,“大人瞧见了,纵使大人能不顾旁人眼光,但这事儿,也得你情我愿才成。”

  看着她嘴角的笑意,他轻摇了下头,不发一语的松开麻绳,转身离去。

  张沁玥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她拍了拍福来,重新绑上麻绳,却没料到他去而复返,手中还牵着自己的坐骑。

  战君泽神色自若的拿过她手中的麻绳,直接跟自己的坐骑一起绑在树下的木栓上。

  她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这就成了。”他的神情严肃正直,直视着她的眼眸,“你的福来不动,我的疾雷动,你不靠近,我靠近。只要有心,便能在一起。”

  张沁玥的心一阵颤栗,木木的看着自家福来,四肢短小,肥头大耳,一旁的疾雷,毛色发亮,四肢健壮,一马一驴,不单是血统,甚至外观上看来都是违和……

  “大人硬要娶民女为妻,但家中长辈如何?他们断不可能允许大人娶个山村出来的姑娘。”

  “我的父母双亡,我家只余我一人。”

  张沁玥难掩惊讶的抬头看向他,如此出身,却能处于今日地位,他不单要有才,更要比旁人付出更多的努力。

  “我家中并无长上,只有几门讨人厌的亲戚,对他们,以礼还礼,平常心相待便是。我的婚事,由我作主,我要的妻子,无须旁人指手划脚。”

  传闻战君泽沉默少言,但如今看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她不想与他争辩,索性直言,“大人英勇盖世,自然得寻一门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为妻才是。大人还是将愧疚放下,此事莫要再提。”

  战君泽眼底闪过谴责,“你已收下我的聘金,敢情是要悔婚?”

  张沁玥先是一脸困惑,哪来的什么聘金?突地想起随着弟弟遗物送来的楠木盒子,她的心一突,敢情他是硬要将放在里头的银两说成聘金?!这存心是挖个洞等她往下跳。

  她忙不迭的说道:“我立刻返回张家屯将银两奉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